愛之谷官方商城

運動 色情

運動 色情


蘇霞背對著陳 小正,承受他的進攻,瓷玉般的后背掛滿了香汗,特別是胸前那兩團飽滿的光滑,此時在耀眼的燈光下,晃得閃閃奪目。


  蘇霞不僅長得好看,身材更是完美,走到哪里都能吸引男人的目光。


  那飽滿的胸部,性感妖嬈的翹臀都能讓人垂涎三尺,活生生的就是一個尤物。


  以至于陳小正每次與蘇霞“溫存”,都顯得極為力不從心。


  當蘇霞時不時的動作,還未抗住三分鐘的陳小正,伴隨著一聲低吼,匆匆繳械投降。


  “老公,我好舒服……”沒得到滿足的蘇霞心中雖有怨念,但為了不讓丈夫產生自卑感,她只能強忍住嬌軀深處傳來的不滿足,白里透紅的臉蛋佯裝成一副意猶未盡的模樣。


  “嘿嘿,你老公我可是天下第一猛男。


  ”陳小正計算機行業出身,性格單純,完全不了解蘇霞的內心想法。


  “老婆,明天我就要正式出差了,半年后回來,到時候升職加薪,咱們很快就能湊齊首付買房了。


  ”“知道了,你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我給你做早餐。


  ”面對沉迷工作的老公,蘇霞眼中閃過一絲失落。


  兩人分別的最后一個晚上,陳小正自己痛快完之后倒頭就睡,沒有得到滿足的蘇霞卻失眠了。


  結婚數年來,她真正體驗到“快樂”的次數屈指可數。


  蘇霞從師范大學畢業后便進入學校任職老師,因為職位的光環,她始終遵守道德、堅守婦道。


  哪怕是數千個日日夜夜 身體上的不滿足,也并沒有讓她想過出軌。


  腦中回憶起剛才在浴室內被老公進入的畫面,蘇霞漸漸眼神迷離,誘人的紅唇發出輕哼。


  兩條大長腿情不自禁的來回摩擦,她悄悄的撩起睡裙、黑色蕾絲內內脫至纖細的小腿處。


  “嗯哼……”隨著手指毫不費勁進入,蘇霞一邊小聲的嬌喘,一邊自我滿足起來……第二天她是被弄醒的,感覺到自己底下塞了東西,蹭來蹭去的弄得她很難受,不用想她都知道是她老公在作怪。


  她老公有個怪癖,就是喜歡趁著早晨從后偷偷要她。


  她睡得沉,有時候還以為是做夢,陳小正將愛釋放到她里面后便去上班了,而她還沒醒,等她睡醒翻看自己雙腿間的污漬才知道被要過。


  她對這事其實挺有意見的,因為男人早上起來的時候憋了一夜的尿,誰知道他弄出來 的是那個是不是尿。


  如果是尿,那得多臟!而且她身體還沒準備好,陳小正就那樣要她,她里頭澀澀的,體驗很不好。


  昨晚她自嗨到很晚才睡,實在太累了,所以就繼續裝睡,由得她老公折騰。


  這一次比昨晚要久點,蘇霞被他勾起了癮頭,后來有回應他,可才舒服一會兒,他又完了,搞得蘇霞不上不下的,心里充滿怨氣,但還得裝作吃飽了,起身給他做早餐。


  送陳小正去機場后,蘇霞這才想起今天是周末,她早計劃好了要去學生王 小明的家里家訪。


   王小明今年讀二年級,品格端正、成績優異,但最近這段時間,上課經常無精打采,考試分數也一落千丈。


  蘇霞平日里最喜歡王小明這個學生,加上身為班主任,責任重大,便決定今天家訪,與小孩家長溝通溝通。


  轉了幾趟公交車,就在蘇霞即將抵達王小明家時,原本萬里無云的天空,忽然烏云密布,下起了傾盆大雨。


  這突如其來的遭遇,頓時讓蘇霞有些手忙腳亂。


  沒帶傘,附近也沒有臨時躲雨的地方,無奈的她索性直接跑進小區。


  最后停留在一棟別墅大門的屋檐下,蘇霞按了按門鈴。


  “哪位稍等一下。


  ”剛從公司回來的 老王,還沒來得及喊孫子王小明去寫作業,聽到外邊有客人,便焦急跑去開門。


  大門一打開,老王卻看呆了。


  門外邊站著位年輕女子,上身白色襯衫已經被雨水淋濕,里面被裹胸布包裹住的驚人輪廓清晰可見。


  或許是因為雨水而產生的身體騷癢, 女人站著的同時,那對被黑色包臀裙緊緊勒住的絕世美腿忍不住微微相互磨蹭著……“請問這是王小明的家嗎我是王小明的班主任 蘇老師,今天專門過來家訪。


  ”直到蘇霞主動開口,老王這才晃過神來。


  “蘇老師你好,我是王小明的爺爺。


  ”老王招呼著進屋,余光卻仍盯著蘇霞的上衣領口。


  那兩團巨大伴隨女人的喘息聲此起披伏,他一時半會兒還真挪不開眼。


  “這天氣,早上還出太陽,結果說變就變。


  ”頭一回家訪碰上這種情況,蘇霞羞得面色緋紅,十分尷尬。


  她早就發現了老王不正經的眼神,但世上哪有不喜歡漂亮女人的男人,只能埋怨天公不作美、使得自己全身太過暴露。


  “蘇老師要不去洗個澡吧,不然得感冒了。


  ”全身的水漬,即便進去了也沒地方可坐,蘇霞猶豫片刻,最后還是點點頭。


  浴室內空間大過平常的主臥,蘇霞面露驚訝,卻并未發現另一邊的裝修不是墻體,而是半透明的磨砂。


  女人的曲線透過半透明的玻璃,具體細節雖然看不清楚,但抬手、揉搓的動作一覽無余,就連摸著胸前的一對“利器”,都能夠隱隱約約瞧見。


  浴室對面,就是別墅一樓開放式的廚房。


  老王瞇著眼、瞄向那個位置,頭腦發熱,下面也脹到接近爆炸。


  蘇霞搓著沐浴露的兩只手在胸前,反反復復,來來回回,輕微的摩擦聲,讓老王做姜湯的手都情不自禁地放慢了。


  老王早年喪妻,后來沉迷工作、管理著本市最大的保安公司,直到今天與蘇霞相遇,內心深處積攢多年的荷爾蒙才在無形中爆發。


  蘇霞滑溜溜的玉手觸碰到自己滑潤的臀部,又想起了昨晚在浴室里與陳小正的旖旎,臉一紅,心里大罵自己不知羞恥的同時,更多的卻是興奮。


  想到這里,她按了按紅潤挺翹的屁屁,忍不住又往下了一點,到達了那美妙的地方……“蘇老師,我給你拿了件衣服,還有沒開封的浴巾。


  ”門外響起老王的聲音,讓沉浸在幻想中的蘇霞趕忙停下手來。


  “謝謝王爺爺。


  ”蘇霞開了一點點門縫,潔白的小手伸了出來,但因為離得近,她的身體又貼著玻璃,所以老王看得更清楚了。


  老王沒浪費任何一秒,暗暗眼神隔著玻璃掃了一遍年輕女教師的身體,飽滿、水潤,誘人。


  但他嘴上卻 說道:“衣服是小明媽媽留下的唯一一件,蘇老師你先將就著穿,我們家有烘干機,你把換洗的衣物給我,過一會兒就能換上了。


  ”“麻煩王爺爺了。


  ”蘇霞面色緋紅,將自己的襯衫、短裙、里衣里褲,一一遞給了老王。


  “不麻煩,浴室里就有吹風機,蘇老師你吹好頭發再出來吧。


  ”蘇霞重新關上了門,但她關門前美眸一眨,竟發現正打算轉身離開的老王,下面支起了大大的帳篷。


  “我沒看錯吧小明的爺爺五十多歲,思想還這么齷蹉不過王爺爺挺會照顧人的,應該是我眼花了。


  ”蘇霞搖了搖頭,不再猜想。


  洗衣機旁邊,老王拿起一條蘇霞換下的蕾絲內內,鼻子湊上去,面帶猥瑣的聞了聞。


  因為被雨水沾到,所以女人所應有味道兒,并未完全散去。


  老王臉上有些呆木,時隔數年,這股熟悉的刺激,再次被他吸進鼻腔。


  此刻家中也沒其他人,肆無忌憚的變態老王,趁機聞了個飽。


  浴室里,蘇霞彎下腰、叉開腿,手上拿著浴巾,開始擦拭全身。


  緊接著,她拿起剛才老王送進來的衣服,瞧了瞧,心里有些為難。


  衣服是件比較單薄的睡裙,雖然做工精致、看上去價值不菲,(兩個洞一起插哦!好刺激)但也許是小明媽媽比較矮瘦,尺寸對于有著火辣身材的女人而言,實在是太過暴露。


  蘇霞穿上睡裙,站在鏡子面前。


  胸口的半片雪白完全遮擋不住,裙擺極短,身子稍微動動,大腿間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加上里面處于真空狀態.面對隨時可能走光的可能,蘇霞俏臉已經羞紅到甚至能滲出水來。


  “如果我穿成這樣出現在老公面前,不知道老公能堅持多久/欣賞著鏡子里擁有完美身材的自己,蘇霞腦中閃過如此想法。


  老王已經坐在大廳的廚房等待著,蘇霞出來的那一剎那,他心跳急促,全身愈發的狂熱。


  見蘇霞離自己越來越近,老王這才意識到失了態,趕忙轉移了眼神。


  “蘇老師,我剛煮的姜湯,你淋了雨, 喝了能預防感冒。


  ”見著老王精心的準備,蘇霞情緒錯愕,有些感動。


  結婚后的這些年,老公陳小正幾乎不會對她有所照顧,累了沒有捏肩捶背,病了也不會陪著她一起去醫院。


  坐上桌,蘇霞握起湯勺喝了一口,原本有些瑟瑟發抖的身子,瞬間充滿了溫暖。


  “蘇老師,我知道你是因為小明來的,所以我這個做爺爺的也不藏著掖著,事情就明說了,上個月小明的父母離了婚,兩個大人暫時都出國了,當爸爸的說忙工作,做媽媽的說要出去一個人靜靜,我手上還管著大公司,平時也沒太多時間照顧孩子。


  ”“以前家里還有些傭人,后來小明住進來,我怕孩子認生,所以就先把傭人都打發走了。


  ”在得知原因后,蘇霞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又喝了口姜湯,說道:“難怪小明這段時間在學校成績直線下滑,班里的學生,我最喜歡的就是小明了,跟小明的關系也很好。


  ”“前些日子我問小明情況,小明卻不告訴我,我擔心小孩子受了什么委屈,所以就親自來家訪了。


  ”“蘇老師,我有個請求……”聽到蘇霞說與孩子比較親近,老王心里萌生起一個想法。


  “我呢……有些時候周末還得在公司忙碌,陪不了小明,所以我想聘請蘇老師住到家里面來,算是照顧小明,順便補補他功課,當然,我會給予蘇老師豐富的報酬,每個月三萬塊錢,怎么樣”“三萬塊錢”蘇霞是又驚又喜。


  她作為公立小學的老師,底薪才剛好三千。


  而且老王出的三萬的薪水也特別容易賺取,以后只需要跟王小明一起上學、放學,周末照顧好王小明就行了。


  考慮到家里的存款,才夠一點就能湊齊買房首付的錢,蘇霞便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就這樣,蘇霞搬進了老王家里。


  她也沒告訴陳小正具體的情況,反正陳小正外出半年,而且等王小明的爸爸或者媽媽回國后,這份工作也就不存在了。


  安排年輕女教師住進別墅,是老王為了孫子王小明著想。


  另一方面,也算為了他自己的私欲……某個周末,蘇霞輔導完王小明做作業后,在別墅樓道慢悠悠的走著。


  大廳頂部晶瑩璀璨的燈光照亮每個角落,各色各類的裝飾品看得人眼花繚亂。


  蘇霞不禁想道,這棟房子所花費的錢,她與老公陳小正需要奮斗多少年才能湊齊走著走著,蘇霞發現跟前的房間亮著燈,走進一瞧,不由看呆了。


  只見房間內的老王穿著背心,身子靠在健身椅子上,兩條粗如蟒蛇般的手臂 舉起啞鈴上下舞動。


  那宛如堅石的肱二頭肌閃閃發亮,更要命的是,老王下面穿著一條緊身褲,胯下的宏偉,讓人無法形容。


  蘇霞看的目瞪口呆,臉色變得微紅。


  她對老王的身材一見鐘情,因為那能夠對女人產生無窮的安全感。


  站在門口好幾分鐘,直到老王將啞鈴放下、發現外邊有人時,蘇霞才如夢初醒。


  “蘇老師,你怎么來了是不是我聲音太大,吵得你給孩子講題了我開的是保安公司,所以自己也非常喜歡健身,平時有空,就在家里健身房打發時間了。


  ”老王早用余光掃到了蘇霞的到來,不過他沒第一時間停下。


  “不是的王爺爺,我正好路過,看到王爺爺你在健身,就來看看。


  ”蘇霞連忙擺了擺手。


  “難道蘇老師也喜歡健身如果蘇老師想健身的話,我可以教教你,雖然我年紀有些大,但水平絕對比外邊一些健身房的私人教練要好。


  ”蘇霞聽到老王的邀請,也不好意思拒絕:“我對健身挺感興趣的,不過之前連健身房都沒去過。


  ”“那明天你跟我練練今天有點晚了。


  ”老王見有戲,便咧嘴笑了笑。


  “沒問題,那我先回房睡覺了,晚安,王爺爺。


  ”蘇霞點點頭,轉過身,秀發遮擋住滾燙的臉頰,迅速離開。


  回到房間,蘇霞感受到雙腿間有些難受,手伸進去一摸,竟發現自己一塌糊涂。


  到了成熟的年齡,需求也越來越大。


  蘇霞羞澀的同時,更多的是對老公陳小正的愧疚。


  她怎么都不會想到,自己會因為別的男人而身體這樣……蕾絲內內是穿不了,好在里邊就有單獨的浴室。


  重新洗了個澡,蘇霞對著鏡子。


  此時她身上僅穿著一件半透紗裙,胸前的傲人驕傲地凸顯著。


  欣賞著自己那副所求不滿的紅唇和媚眼,某處的感覺,再次冒了出來。


  蘇霞躺在床上,兩條細長白皙的美腿將床被夾住的同時,玉手迫不及待的開始工作。


  與以往一樣幻想著被老公陳小正撫摸、親吻。


   張雅眉頭頓時皺了起來:“她說這是男人本身的需求,找不到釋放的機會,只能用這種方法滿足自己,女人也一樣。


  真是奇怪了, 姚婷居然會向著你。


  ”想起剛才姚婷也在自我安慰,我頓時笑了起來,她顯然是理解我的,我們都一樣。


  張雅眼睛轉了一下,突然開口:“你剛才把我嚇到了,你是不是該 補償一下我?”我直接沒好氣到:“你還把我嚇到了,你怎么不補償我?”張雅冷哼一聲:“我不管,反正你嚇到我了。


  ”我真是對著姑娘沒招了:“那你說,要怎么補償你?”“本來我想找你出去 吃夜宵的,這樣吧,陪我去吃夜宵,你請客,我就原諒你。


  ”張雅笑瞇瞇的說道。


  我還以為是什么苛刻的要求,聽張雅這么說,便笑道:“那行,沒問題,不過等我先洗把澡。


  ”洗完澡就和張雅一起下樓吃夜宵。


  我們選了一家燒烤店,張雅還點了幾瓶啤酒,說道:“吃燒烤哪能不喝酒,對不對”我們邊吃邊聊,不一會已經將剛才發生的事拋諸腦后。


  我忍不住 問道:“你晚上去酒吧上班了?”“是呀,怎么了”張雅吃著烤肉串。


  “這么早就回來了”“又不用唱一夜,每晚兩個多小時,就可以下班了。


  ”張雅笑著問道:“你想不想去我工作的酒吧看看,順便聽聽我唱的歌”“沒興趣。


  ”我撇了撇嘴,喝了口酒。


  沒想到張雅撅起了小嘴:“你這個男人還真是沒趣,怪不得直到現在還只能和五指姑娘作伴。


  ”見張雅生氣了,我便敷衍的笑道:“那下次吧,下次你上班的時候去看看。


  ”張雅酒量不大,兩瓶啤酒已經差不多了,我喝了四瓶。


  吃完,我付了賬,二人一起沿著路邊走回去。


  路上,我們繼續聊著。


  “我看你那把吉他有些舊了,怎么不換一把?”張雅不自然笑了一下:“這是 我爸送給我的生日禮物,他知道我的音樂夢想,希望我能努力堅持去追尋,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把吉他。


  我為什么辭職,就是為了帶著我爸的鼓勵和寄托,一起追尋我們共同的夢想。


  ”末了,我張雅又看(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向我:“你爸媽呢?”我其實沒什么好說的,早年我爸做工程,但是因為出現意外死了人,項目砸了,賠得傾家蕩產,我爸承受不住打擊跳樓自殺了,我媽也隨之跟別人跑了,就剩了五套房子給我。


  張雅頓時面露歉意:“對不起,我不知道你……”我只是擺了擺手:“沒事。


  ”回家各自休息,第二天早上被一陣婉轉的歌喉叫醒,原來是張雅在客廳彈吉他 唱歌


  唱得真的很好聽,怪不得能去當駐唱歌手。


  沒有打擾她,我悄悄去洗漱。


  中午張雅請我和姚婷夫婦吃飯,選在商業街一家中式餐廳的包廂。


  姚婷和王率坐一邊,我和張雅坐對面。


  點菜的過程中,姚婷一直低著頭,不敢看我的眼睛。


  菜上齊了,張雅露出燦爛的笑容,舉起酒杯說道:“今天要多謝謝姚婷姐,姐夫,還有我們的好房東,讓我成為這里的一員,來,我敬大家一杯,干杯”姚婷以茶代酒,舉起了杯子,我和她的目光在空中交匯,她急忙又躲開了我的目光。


  席間,姚婷起身去了趟廁所。


  我喝了一些酒,酒勁上來,涌起一股沖動,立馬跟了出去。


  她剛走到廁所門口,我就叫住了她:“姚婷”姚婷腳步頓住了,扭頭詫異的看向我。


  “你知不知道這兩天我有多想你”我上前認真的問道。


  “我們前天才見的面。


  ”姚婷緊張的看了看四周,低聲道。


  我忍不住一把拉住她的手,繼續說道:“我想真正的和你在一起。


  ”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4156268.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868519.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7856455.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5728471.html
https://twghbnjuygfdc.weebly.com/4167822.html
https://twloikujhiy.weebly.com/6175051.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3959103.html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3806534.html
https://twytyhgtrgh.weebly.com/4199629.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5616010.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如何 勾引 女人 上床如何 勾引 女人 上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