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ちっちゃな おなか

ちっちゃな おなか


人是感情動物, 情感是我們工作 生活的能量源泉,正面積極的情感能帶給人快樂,而消極的情感使人沮喪,看不到未來,尤其是女性,感情較之 男人更加豐沛,往往遇到一些情感問題,就措手不及,仿佛經歷九九八十一難般痛苦,卻苦無出路。


  那么, 女人最害怕的幾種情感 折磨是哪些呢?第一種,老公婚外情而 不知如何處理很多女人都覺得,一直以來老公對自己不錯,什么 出軌之類亂七八糟的事情不會輪到自己頭上。


  可是事實上,她們總會不幸遭遇。


  而且,遭遇得措手不及。


  面對老公出軌,有的女人平靜,有的女人哭鬧,有的女人喊打喊殺,有的女人直接離婚,有的女人默默容忍。


  但是,無論哪一種狀態,都給她們帶來無限的情感折磨。


  第二種,自己出軌又擔心事情敗露女人在婚外情方面,往往比男人弱勢。


  男人就算事情敗露,他們也不會太糟糕,他們有自己的理論和辦法。


  而女人呢,要是被老公發現出軌,后果輕則吵鬧一番,重則打打殺殺也不足為奇。


  就算不離婚,男人也不會讓出軌過的女人好過。


  要是婚離了,出軌過的女人要想再覓一份真愛,恐怕很難很難。


  第三種,自己不想出軌又欲罷不能出軌的女人,除了那些風騷放蕩以及被逼無奈的,其他的大都因為內心空虛感情寂寞。


  要是在出軌后,她們的空虛獲得了填補,寂寞獲得了安慰,那她們 就會漸漸陷入低智商的沼澤,沉溺于此。


  就算她哪天清醒了,也知道出軌是一種錯,但她也放不下那種 誘惑感覺,欲罷不能以致越陷越深,不知如何做女人。


  第四種,夫妻冷戰卻不知如何打破在如今的現實生活中,夫妻冷戰的發生率越來越高,可能由于生活壓力,可能由于感情不力,可能由于各自脾氣,可能由于平日矛盾……在這些情況下,都有可能步入冷戰期。


  而在這個冷戰過程中,對于雙方都是煎熬。


  尤其是通常嘴硬心軟的女人。


  她們不懂得如何去打破這一情感隔膜,以致在其中飽受折磨。


  第五種,內心騷動吃著碗里望鍋里誘惑如紅唇無處不在,曖昧在現代成為流行。


  平時經常說男人最難抵擋誘惑。


  其實,女人一樣如是。


  在那些誘惑和曖昧面前,她們往往會產生一種躍躍欲試的沖動,但是,她們又竭力讓道德來壓抑這種沖動。


  久而久之,她們就會漸漸生出對(邊插邊做吃奶)面前男人的不滿,而覺得自己還能找到更好的男人。


  然而,現實中的感情牽扯,又讓她們不敢去行動。


  情感折磨,人人都怕。


  要想減輕或者去除這種折磨,最好的辦法,就是在兩個人的生活當中,多一些信任和理解,多一些尊重和體諒,多一些溫情和交流,多一些忠誠和珍惜。


  外面有誘惑,那就多點自控。


  內部有矛盾,那就多點溝通。


  兩個人能夠走到一起,那必定是有著莫大的緣分,不要將這份緣分踐踏之后才后悔莫及,才知道去珍惜。


   王大柱一手攀附在胸口,另一只手則是摩挲著她那白皙的脖頸,隨后沿著她迷人的鎖骨往下滑去。


  “ 山神……不要……”楊婉清極力壓低聲音阻止的同時,按住了王大柱的手,實在是那種從未有過的奇妙感覺,讓她有些不知所措。


  早已心癢難耐的王大柱,一把將她的手給打開,故作惱怒道:“ 本神在施法的時候,莫要亂動妨礙本神,否則你丟了小命,就別怪本神了!”瞧見山神發怒,楊婉清 嚇得再不敢動了,只得任憑王大柱的手,任意施為。


  “感于其忠貞之心……”外面仍然在宣旨,王大柱忽然加大了力道,疼的楊婉清眼眶飆淚,幾乎要叫出聲音來!可她只能死死咬著唇,拼命著劇痛,這是山神在為她檢查身體啊,他不能打擾到山神施法,更不能讓外面的 吳剛發現他的 師娘現在的情形。


  興奮的感覺刺激著王大柱的感官,大手在楊婉清的身前前不斷游走,忽然往下一滑,向下蔓延……“特命人建貞節牌坊一座,即刻動工……”“唔……”毫無防備的楊婉清渾身一抖,悶哼了一聲,臉色瞬間血紅,她怎么會……發出這樣奇怪的聲音呢!“師娘,圣旨你可聽清楚了?”酥麻的感覺蔓延至全身,讓楊婉清莫名覺得身子,無比空虛!楊婉清強忍著想要叫出來的沖動,兩手死死按著王大柱的手腕,隨后語氣顫抖道:“聽……聽清楚了……”楊婉清白皙的脖頸都泛起了潮紅的顏色,王大柱心知楊婉清這是來了感覺,被沖昏了頭腦的王大柱,用蠻力掙脫了楊婉清的手后,再次朝著那地方探去!果然是未經人事的女子,稍微一挑逗,就不行了!聽到楊婉清的聲音有些不對勁,門外,吳剛關切的走到門前詢問道:“師娘,你怎么了?”“我沒事,你不用擔心我……”楊婉清拼命咬著嘴唇,努力克制著不讓自己發出聲音,可王大柱的手卻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甚至直接將手指探入!忽如其來的偷襲,和那種從未有過的強烈刺激,讓楊婉清猛地并攏了雙腿,困住王大柱的手,并下意識的叫出聲來。


  “啊……”一道令人浮想聯翩的叫喊,嚇得王大柱和楊婉清都愣住了,呆呆的看著緊閉的房門。


  門外的吳剛,更是在這時候開始敲響房門,并大喊道:“師娘,里面出了什么事,需不需要學生進來幫忙?”王大柱怎么也沒有料到,楊婉清竟然真的叫喊了出來,頓時慌了神。


  楊婉清可是皇上親自下旨,要給建貞節牌坊的寡婦啊,若是門外 的人這時候沖進來的話,他就是有一百個腦袋,也不夠砍的啊!想到這里,王大柱唯有寄希望在楊婉清身上,于是低聲說道:“本神此次附身的事情,切記不能被外面的人發現,否則神力失效,不光是你會遭到反噬,隨時有喪命的危險,就連本神也會魂飛魄散!”如此嚴重的后果嚇壞了楊婉清,再說現在山神的手還在里面,如此場景,也萬萬不能被外面的人發現啊!念及于此,楊婉清趕緊對門外的吳剛說道:“ 大人,小女子……身體抱恙,驚擾了大人,請大人見諒!”楊婉清還算機智,王大柱松了口氣,動了動手,本想要抽出來,卻惹得楊婉清渾身一顫,以為王大柱還要動作,下意識并的更緊了!“嗯……”楊婉清咬著嘴唇,粉嫩的顏色從臉頰一直蔓延到了脖頸,莫名有種空虛感浮上心頭,竟覺得身子骨在發癢!莫名的感覺,讓楊婉清不由自主的小幅度扭動著身軀,楊婉清的心中,忽然鉆出了一個可恥的想法,她竟然不希望山神的手拿開……“山神我這是……怎么了?”楊婉清軟糯的問,聲音柔媚的幾乎要滴出水來!看著懷中的小寡婦,不斷扭動嬌軀,一副任君采擷的嬌羞模樣,王大柱只感覺心臟猛地突突了幾下,心中忽然身處一個更加邪惡的念頭。


  “妖邪受到了神力的刺激,已經虛弱不少,抵御不住神力的攻擊,你身體里排出來污穢之物就是那妖邪的鮮血,不信你可以聞一下,是不是有腥臊味?”王大柱說著,把手拿出來,湊到楊婉清的鼻尖。


  不諧世事的楊婉清,還真以為這是妖邪的血液,竟是聳動著小鼻子,湊上去嗅了一下。


  “的確如山神所說……有股腥臊味……”說完這句話后,楊婉清神色嬌羞難耐,慌忙側過頭去,這些穢物畢竟是從自己身體里排出來的,實在是太羞人了啊!“既然師娘身體抱恙,來人吶,傳周大夫速來,為本官師娘好生診治。


  ”門外吳剛的說話聲,讓王大柱原本激動的心,又緊張的懸了起來!“大人,不用了,小女子……小女子已經恢復很多了,咳咳!”或許是太過震驚和驚慌,楊婉清緊張的話都說不明白了,不小心被口水嗆到,猛烈的咳了咳。


  “都咳成這樣了,不治病怎么行?師娘你且稍等,周大夫很快就到了。


  ”沒想到事情竟然演變到這種地步,這可嚇壞了王大柱,他驚恐的掃視了屋子一圈兒,發現竟沒有可以躲藏的地方!只有那深藍色床榻的簾子,可以稍做遮擋。


  “速速隨我來!”王大柱橫抱起楊婉清,原本披在腰間的衣衫盡數滑落,只剩下肚兜和貼身褻褲遮擋著隱蔽之處。


  被一個陌生男人抱住自己(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的身子,哪怕這個男人是山神,如此情形也讓楊婉清羞得都快暈厥了!而且王大柱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每走一步,就要向自己身上撞一下,肌膚碰撞的感覺,帶給她前所未有的羞恥感!“這只是山神在替我治病,我們是清白的,對,我們是清白的……”王大柱將全身已變成了蝦紅色,嬌羞無比的楊婉清放在床上之后,急忙也爬上床,拉好了簾子,并將錦被蓋好。


  身子在楊婉清身上掠過的時候,那兒竟如同蜻蜓點水一般擦過楊婉清胸前,嚇得楊婉清頓時瞪大了雙眼!山神身上怎么會藏著兵器……那兵器是……是做什么的?就在楊婉清疑惑之際,“吱呀”一聲,房門被人從外面推開了。


  王大柱憋著一口氣,聽著腳步聲漸漸靠近,隨后響起一道中年男子溫和的聲音。


  “孫夫人,是周大人讓我來為你診治的,請把手伸出來,讓我為你把把脈。


  ”見王大柱點了點頭,楊婉清這才把手伸出了簾子外。


  三個人只隔著一層薄薄的床簾,尤其是楊婉清還光著身子,和自己睡在一起,王大柱從未遇到過如此緊張又刺激的情景!
https://twytrikincjsv.weebly.com/9533362.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2172107.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6733205.html
https://twqwedscfgr.weebly.com/9181656.html
https://twlkjabuewbdqwd.weebly.com/7397942.html
https://twfghnbgyuujkm.weebly.com/7764135.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4296665.html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6659242.html
https://twghyujikop.weebly.com/5813979.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399340.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