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abp 713

abp 713


  無意中成了第三者  三年前,二十二歲的我離開老家來到寧波,沒費太多周折,我便找到了一份很不錯的工作。


  因為一個人懶得做飯,我便經常光顧住處旁的一家烤鴨店。


  有一天,我突然發現一個黑黑高高的中年男人也如我一樣每天光顧這個小店,而他似乎也發現了我。


    他給我最初的印象就是熱情、健談。


  沒有太多的交往,沒有太多的了解,突然有一天,他竟然說自己愛上了我。


  他比我大十五歲,我想他肯定是個離婚的男人,所以我毫不留情地拒絕了。


  誰知從那天開始,他經常跟蹤我,還制造各種各樣的巧遇。


  看他如此對我用心,我慢慢地被他感動了。


    他有一個小公司,要求我去他 公司上班,這樣,我抱著幫忙的心理去了他公司。


  事實上,我也是一直在幫忙,從到他公司上班到離開,我沒拿過他一分錢的工資。


  相處了半年后,我發現懷孕了,于是問他什么時候娶我。


  他一臉無奈地說自己有 妻子和女兒,不可能娶我。


  這時我真的傻了,我一直天真地以為只有沒家的男人才會花盡心思追女孩子,沒想到我無意中成了第三者。


  為他三次流產他卻同時有三個 女人(3/3)  為了不傷害那個無辜的女人,我一個人跑到 醫院做掉了孩子,并向他提出分手。


  可他哭著求我原諒他,他會處理好這件事。


  在他的誓言中,我 回到了他身邊。


    我拿刀片割在自己腕上  一年后,我再次懷孕。


  而與此同時,他妻子也覺察到了我的存在。


    接到她打來的 電話時我并沒有感到意外,因為在此之前我已經無數次設想過這件事的發生。


  我沒像其他女人那樣承認我和他丈夫的關系,因為我已經知道這個不幸的女人得了腦癌,我不想讓她遭受身體和精神的雙重折磨。


  這次我一個人回老家做掉了孩子。


  沒多久他妻子就去世了。


    從老家回來后,我仍去他公司幫忙,然而,一個突如其來的電話 把我徹底擊垮了。


  我為了不傷他妻子的心離開寧波這段時間,他竟又有了別的女人,電話中的女人就是他在那段時間新交的女朋友。


    那天晚上,我回到家里越想越想不通,我為他做掉了兩個孩子,為了他我放棄同齡女孩所應該享有的幸福,為了他我放棄了工作,可到頭來我得到了什么?我拿出刀片割在自己的手腕上,放聲痛哭,覺得自己身體越來越輕。


  為他三次流產他卻同時有 三個女人(3/3)  醒來時我發現自己躺在醫院里,是鄰居聽到我的哭聲報了警,110民警把我送到了醫院。


    我第三次做掉了孩子  第二天他來醫院看我,卻只是簡簡單單地問候一聲便匆匆地離開了。


  人都說戀愛中的女人智商等于零,我又原諒了他。


  而他卻變本加厲了,再不把我當回事,有時甚至當著我的面給那個女人打電話、發信息。


  每當這時我都會安慰自己,一切都會過去的,他現在不是每天晚上都回到我身邊嗎?他不是經常帶我參加朋友聚會,帶我去見他父母嗎?  去年年底,我第三次懷孕。


  我問他怎么辦,他想了半天說,先留下來好了。


  我提出想回家休息一段時間,他很贊成。


  我回家后,他再沒主動給我打過電話,我給他打過去,他也是一副很不耐煩的樣子。


  孩子在肚子里一天天長大,我只得一次次催他。


    終于有一天他讓我先回寧波,這時孩子已經四個多月。


  我萬萬沒想到他會在這時讓我把孩子做掉,并且親自陪我去醫院。


  在婦兒醫院,醫生說要婚育證明,否則不能引產。


  他見狀只好把我帶到鄉下找了一家私人診所,診所很簡陋,連麻藥都沒有,在我的哭喊聲中,那個赤腳醫生從我的肚子里取出了孩子。


  為他三次流產他卻同時有三個女人(3/3)  他說現在還有兩個女人  把我帶回住處的第二天,他對我就不管不問了。


  我身體稍微好一點又去他公司上班,剛走到他辦公室,他就當著全公司人的面大聲斥責我,問我是他什么人,可以這樣大搖大擺地進出他的辦公室。


  我哭著從他公司跑了出來,回到家里就接到他打來的電話,他告訴我又有了新的女朋友,春節時處的,那女的33歲。


  他甚至很無恥地告訴我,最初我知道的那個女人,他現在也一直交往著,然后掛斷了電話。


    那一刻我的心都碎了,思前想后,覺得自己付出太多,心有不甘,便再次打電話給他,希望能挽回我們的感情。


  他說我們之間再沒什么好談的,接著便給我講他和其他女人之間的故事……  ( 巖巖連著三天打我電話,第一次她給我講了以上的故事,第二次她告訴我男朋友剛剛給她打了兩個小時的電話,內容都是講他和其他女人在一起的事,她粗略算一下,跟男友有過關系的女人已有二十個左右,其中有兩個女人現在正和他密切交往中,一個33歲,一個37歲。


  巖巖希望她們不要步自己的后塵,因為沒有那兩人的聯系電話,所以她只好找到我們,希望通過情感實錄給她們提個醒。


  第三次巖巖向我辭行,她說為了克制自己去想男朋友,她要出一趟遠門,到外面散散心。


  )為他三次流產他卻同時有三個女人(3/3)  ●編輯語  這個實錄看得我非常生氣,不是生那個登徒子的氣(對那個男人我是不齒的),而是生巖巖的氣。


    這個男人有什么好?值得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回到他身邊,做他不領薪水的義工,為他不斷玩懷孕的游戲,并在他面前放下一個女人起碼的尊嚴?  如果說當初沒有了解對方的底細就與他戀愛,可以歸咎于你的年輕幼稚,那么,在知道他妻子患了腦癌、而這個男人卻依然在外面尋花問柳后,你為什么還要回到他的身邊?苦苦地求他只愛你一個?更有甚者還企圖為他放棄父母給你的生命?是什么令你如此癡迷于一個不(愛女狂歡)尊重婚姻、不尊重感情的男人?  有話說: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


  這話對巖巖來說,可能重了些,但巖巖實在太不爭氣了,到最后還不醒悟,還會花兩個小時去聽那個男人的無恥故事,還說想他,如果不重重敲你一棒,你也許會在錯誤的路上走得更遠。


  為他三次流產他卻同時有三個女人(3/3)  所以現在我要對巖巖說:醒醒吧,你闖入了別人的婚姻,你就得接受被別人闖入,這才是公平。


  現在,你唯一要做的,不是去散心,而是盡快徹底擺脫這個人,積極生活,然后去尋找一份健康、純結的愛情。


   “恩,這才是我的好哥們,等有空了我陪你去河里逮蝦子去,我先走了。


  ”把二彪子忽悠住了,劉寶便笑呵呵的往家里走。


  一想到 二賴子的腦袋上頂著一頂綠油油的帽子,劉寶心里就暢快的不行,心里的郁悶也是一掃而空。


  走到家門口劉寶看到不少人圍在那,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事兒


  分開人群擠進去,劉寶就看到李 春杏掐著腰,指著他父親的鼻子正數落呢。


  “我說劉大全,你要臉不要,今天你就得賠我兩千塊錢,少一個字兒都不成,要不咱們就去村長那說理去。


  ”劉寶的父母在村里都是出了名的老實人,從來不和別人吵架。


  見父親愛欺負劉寶的火“騰”的一下就竄了出來,幾步走到李山杏面前, 說道:“李春杏,你這是要干啥?我父親把你咋的了你就要賠錢,有事兒沖我說。


  ”劉大全兩口子見兒子回來了,臉上現出了一絲輕松。


  而李春杏看到劉寶頓時就嘿嘿一笑,說道:“怎么了?你問你爹,無緣無故為啥打我家的母豬?”“打你家母豬?這怎么可能?”狐疑的把目光看向父親,劉大全也把事情的經過給講了出來。


  原來李春杏家的母豬跑到了他家菜園子里,拱了不少的菜,劉大全一見就用樹枝抽了那母豬幾下,把它給趕出來了菜園子。


  沒想到這事兒讓李春杏給看到了,非說劉大全虐待她家母豬,非要讓劉大全賠兩千塊錢不成。


  這個李春杏一直就是個不講理的主兒,不過這次她實在是太過分了,她家的豬拱了別人家的菜,她居然還問這邊要錢,真是沒天理了。


  “李春杏,你能不能不放屁,你家的豬拱了我家的菜,我沒問你要錢,你倒管我們要錢,你要不要臉。


  ”明眼人都能看的出來,這李春杏就在耍賴呢。


  要不是看她是個女的,劉寶早就揍的她滿地找牙了,還能容她在這大呼小叫的。


  “嘿呦,劉寶,你爹打了我家的豬你們還有理是了不?你知道不知道我這豬是下崽子的豬,被你爹這一打心情就不好了,產不多豬羔子我得損失多少錢?那些豬羔子長大了還能下崽賣錢,也就是看著都是鄉里鄉親的,我才要兩千塊錢,要是換成別人,沒有五千我都不干。


  ”這是一個典型的蛋生雞雞又生蛋的問題,李春杏蠻不講理劉寶早就知道,但沒想到現在卻這么不講理,這也是跟她哥當了隊長有關系,要不然她也不敢這么猖狂。


  “怎么回事呀?吵什么呢?”就在劉寶還想說話的時候從人群外面擠進來一個人,劉寶一看不是別人,正是他的競爭對手二賴子。


  二賴子本名李金貴,跟李春杏是親兄妹。


  而李春杏一看到她哥來了,底氣就更足了,掐著腰就好像她是武則天似的,誰都不放在眼里。


  “二賴子,你來的正好,管管你這刁 妹妹,再不管她就反了天了。


  ”一看到二賴子來了,劉寶對他說道。


  而二賴子一聽到劉寶的話,頓時就翻了翻白眼,說道:“二賴子也是你叫的,說說怎么回事吧。


  ”“嘿,當了個小隊長尾巴就翹上天去了,這要是讓你當了村長還得了,那不得把全村的人都給霍霍死呀。


  ”在心里罵了一句,劉寶忽然想起他老婆已經被村長給騎了,臉上頓時就露出了笑容。


  而二賴子一聽完事情的經過就知道是他妹妹不對,他倒是想袒護他妹妹,但周圍這么多人看著呢,他又剛當上四隊的隊長,明目張膽的袒護他妹妹影響不好。


  “我看這事兒就這么算了,你的豬拱了人家的菜,人家打它兩下也算是扯平了,這根本就不算啥事兒。


  ”還不等二賴子說話,人群里就有人開了口。


  而李春杏一聽到有人袒護劉寶家,頓時把眼睛一瞪。


  “你說的算吶,你以為你是村長呀?我跟你說劉大全,今天你要是不賠我錢咱們的事兒就沒完。


  ”這娘們一發起飆來還是挺嚇人的,剛才說話那人被李春杏這么一瞪,頓時就沒了聲音。


  “真特么的能耍無賴。


  ”眼睛瞪著李春杏,劉寶在心里咒罵到。


  要說這李春杏長的倒是不賴,別看她已經過了三十歲,但看著還是十分有味道的。


  “行了,你就別在這喊了,趕緊回家,這事兒就這么算了。


  ”二賴子發話了,畢竟他剛當上隊長,不能讓人家說他袒護他妹子。


  況且這事兒的確是他妹妹不對,要是他再一味的袒護,劉寶肯定得跟他玩命。


  他知道劉寶是個二桿子脾氣,雖然自己并不怕他但畢竟他是隊長,壞名聲的還是他。


  李春杏聽到哥哥的話橫了他一眼,不過并沒有說什么,“哼”了一聲便走了。


  周圍的村民見沒熱鬧可看,也都晃晃悠悠的散了。


  二賴子看了劉寶一眼,臉上掛起一絲蔑視的笑,點了個煙哼著小曲進了他妹妹家。


  朝二賴子的背影吐了口口水,劉寶心想自己一定得當個村干部,要不然以后都得被二賴子給壓一頭。


  這隊長別看職位不大,不過隊里分地的時候可是他說的算,到時候他一定得給劉寶家小鞋穿,只有當上了比他大的官才能壓他一頭,才能不受他的欺負。


  周圍的人散了,劉大全兩口子也進了屋子,劉寶剛準備也進屋卻看到 老霍頭一臉賤笑的盯著他。


  這個老霍頭是前幾年搬到他們柳河村的,之前是干啥的身都不知道。


  這老家伙是個老光棍,就靠著給別人放羊過活,劉寶跟他也只是見面打個招呼,基本沒怎么說過話。


  “寶子,挨欺負了心里不舒坦吧?”老霍頭嘴上叼了根大煙槍,時不時的噴出一股煙霧。


  劉寶只是尷尬一笑,不知道說什么好。


  而此時老霍頭就像看著個女人一樣不停的打量劉寶,臉上還帶著猥瑣的笑,弄的劉寶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心說這老貨不是想搞自己吧,都說光棍越老越變態,沒準這老霍頭就是個已經變了態的老棍子。


  “呵呵,想不被欺負其實也沒啥難的,去村里當個干部也不難。


  ”抬起腳磕了磕手中的煙桿,老霍頭又從新裝上一袋煙,點著了吸了一口說道:“只要你把我這手藝給學了去,以后你想當多大的官都成。


  ”“啥?跟你學手藝就能當官?還想當多大的官都成?跟你學啥?學放羊啊?”撇了撇嘴,劉寶嘟囔了一句。


  這個老霍頭自從到了他們村子就一直放羊,他有個屁的手藝,有手藝還窩在這里放個鳥的樣啊,直接去掙大錢那多好。


  劉寶的反應好像是在老霍頭的意料之中,老霍頭微微一笑,也不說什么,只是走到劉寶身前在他的肩膀上拍了兩下才說:“小子,出不了幾天你就會去找我,呵呵,我等著你。


  ”說完老霍頭就晃晃悠悠的走了,而劉寶則是一頭的霧水,根本不明白這老貨在說什么。


  不過有一點他是清楚的,那就是這老貨肯定沒憋什么好屁。


  還不出幾天就會去找他,要是沒啥意外的話,劉寶估計這輩子自己都不會去找他。


  回到家里,飯菜都已經做得了,劉寶上桌子就吃。


  而劉大全和劉寶媽則都看著劉寶,劉寶也知道他們關心的是啥,就是競選隊長的事兒。


  搖了搖頭,劉寶并沒有說什么。


  而劉大全兩口子一見劉寶的樣子就知道他是沒當上那個隊長,頓時就嘆了口氣。


  “爹,娘,你們別嘆氣,你兒子你們還不了解嗎,早晚能當上干部,還是吃飯吧。


  ”點了點頭,劉大全兩口子對劉寶這話還是比較相信的。


  全村沒幾個人是高中文憑,而且劉寶腦瓜子也活分,早晚都能混出個人樣。


  吃過了午飯劉寶讓爹娘在家休息,自己扛了個鋤頭奔地里去了。


  現在地里的活兒不多,也就是鏟鏟草,他一個人完全能忙的過來,也不用他爹媽去了。


  晃晃悠悠的出了家門,沒走多遠劉寶就看到村長家的婆娘錢 蓮花端著個盆朝小河塘那邊走。


  錢蓮花今天穿了一套新衣服,再加上錢蓮花喜歡打扮,村里的男人沒少惦記她。


  不過礙于她是村長的女人,倒沒誰敢真跟她發生點什么事兒。


  劉寶一看到錢蓮花,臉上頓時就洋溢起了笑意,說道:“ 嬸子趕集回來了啊?你這身衣服可真好看。


  ”聽到劉寶的夸獎錢蓮花臉上都笑開了花,說道:“哎呀寶子就是會說話,嬸子聽著高興,這是干啥去呀?下地呀?”“恩,嬸子這是要去河里洗衣裳啊?那你忙,我先去干活了。


  ”錢蓮花笑吟吟的對他點了點頭。


  整個下午劉寶都在地里忙活,直到晚飯的時間才回到家里。


  吃過飯后劉寶想著還得去村長家一趟,那一千塊錢可不是小數目,咋的也得要回來。


  跟父母打了聲招呼,劉寶就往村長家走,到村長家一看居然又關著門,劉寶不由得在心里大罵。


  往門縫一瞅,竟瞧見村長婆娘在洗澡,劉寶走到墻邊,輕輕一跳兩只手就扒在了墻上,隨即伸頭一看,正是村長的婆娘錢蓮花。


  雖然現在天都黑了,不過月亮十分明亮,劉寶倒是看的清清楚楚。


  此時錢蓮花一邊哼著小歌一邊往身上打香皂。


  看了一會兒,劉寶扒著墻頭的胳膊就沒勁兒了,他想下去,但一不小心跌了個跟頭,屁股坐在了一塊尖石頭上,疼的他忍不住就“哎呦”了一聲。


  他這一叫院子里的人哪能聽不見,劉寶知道壞事兒了,起身就想跑。


  不過剛才那石頭把他的大腿根都給咯麻了,沒跑幾步他就聽到錢蓮花家的大門“吱嘎”一聲被打開,錢蓮花幾步就走到他身前,一把將他拉住。


  “我看看是哪個日不死的敢偷看老娘洗澡,活的不耐煩了是不?”將劉寶的身子轉過來,錢蓮花一看是他,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


  而劉寶則是嘿嘿一笑,說道:“嬸子,我是路過,路過。


  ”“你路過都路過到我家墻頭上去了,恩?小王八崽子,這么大一點年紀就偷看,那以后還不得反了天?”雖然錢蓮花說的話很嚴肅,但她臉上的表情卻一點都不嚴肅。


  而且她剛才出來的急,衣服扣子也沒系好,劉寶一看,眼珠子頓時就直了。


  “喲呵,還看?你小子可真是色膽包天。


  ”朝四周看了一眼,見沒有人,錢蓮花微微一笑,說道:“寶子,想多看看不?”“想……”。


  雖然不明白錢蓮花這話是什么意思,不過劉寶順嘴就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錢蓮花聽到劉寶說想看就更樂了,說道:“你想看就去嬸子家,嬸子好好讓你看看。


  ”說著錢蓮花就把劉寶給拉進了院子,而后回身把門栓上,笑吟吟的看著他。


  劉寶見錢蓮花居然把他拉進了她家院子,頓時一驚,說道:“嬸子,你這是干啥?要是讓村長看著了還不扒了我的皮。


  ”“我說劉寶,你是不是 軟蛋呀,我都給你了,你都不敢?”“你家孫貴生才是軟蛋呢。


  ”聽到這話劉寶頓時就急了。


  正準備向前蓮花發難,他卻感覺自己一點動靜都沒有,這咋回事兒?劉寶頓時臉都綠了。


  嘴角抽了抽,錢蓮花一臉的不高興,往門外一指,那意思是讓劉寶感覺消失。


  劉寶也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一邊走劉寶一邊想著到底是什么原因讓自己成這樣了呢?這時他忽然想到了老霍頭跟他說的那句話,說自己用不了幾天就會去找他,莫非這事兒是跟他有關系。


  但想了想劉寶又覺得不可能,那老霍頭也不是神仙,不能預測未來,咋能知道自己的事兒。


  搖了搖頭,劉寶朝小河塘走去,剛才在錢蓮花家忙活了一身汗,得找個地方洗洗。


  父母在家不方便,去小河塘洗最好了。


  無精打采的走到小河塘,劉寶將衣服脫光下了河,劉寶不禁頹廢異常,心說自己還沒娶老婆呢。


  要是以后都不行了,那就算娶了老婆也沒用,肯定得給他戴綠帽子。


  洗了一陣劉寶便回了家,他爹媽見他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都問他怎么回事,劉寶也不說,直接就回了自己的屋子睡覺。


  第二天劉寶睜開眼睛的時候日頭已經升的老高,他爹媽早就下地了,看他睡的香也就沒叫他。


  囫圇的吃了口飯,劉寶扛起鋤頭無精打采的出了自己家,剛出家門,他就看到李春杏從她家趕著那頭母豬走了出來,這娘們是要放豬去。


  “喲,這不是寶子嗎?咋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呢?是不是有啥不高興的事兒呀?”昨天跟她鬧的挺僵,劉寶也不愿意搭理她,而李春杏卻好像是不想放過他,幾步趕上劉寶,說道:“哎呀,這么年紀輕輕的就成了軟蛋,以后的日子可咋(玉米地做爰全過程)過呀,還咋娶老婆呀?”“李春杏,你說誰是軟蛋,你信不信我整你的嗷嗷叫。


  ”一聽到李春杏說自己是軟蛋,劉寶當時就急了。


  這話可不能亂傳,要是傳出去的話他可就真娶不著老婆了。


  “就你這樣還想把我日的哇哇叫,你來呀,我讓你整。


  ”聽到劉寶的話李春杏非但沒生氣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


  劉寶一見李春杏這架勢,就知道肯定是錢蓮花那個娘們在亂扯老婆舌,要不然李春杏咋能知道這事兒呢。


  “欠日的娘們,竟敢傳老子的壞話,等老子好了看我怎么弄你。


  ”在心里痛罵了一遍錢蓮花,劉寶卻不對李春杏服軟。


  “李春杏你得瑟個啥?真以為我不敢日你呀?有種你跟我去我家,看我怎么日你。


  ”平日里這個李春杏就是個霸道的性子,她家那口子見了他就跟老鼠見了貓似的,要不然也不會跑到城里去打工。


  被劉寶將了一軍李春杏哪能示弱,把臉一揚,說道:“嘿,真是淹死會水的,打死犟嘴的,自己明明不行還要逞能,行,那我今天就讓你日,我倒想看看你能不能日的成。


  ”說著李春杏便拉住劉寶往他家拽,劉寶見李春杏動了真格的心里就沒底了。


  “我說你這個娘們咋這樣呢?你哪能拉著大小伙子日你呢?你不要臉我可還要呢,行了你趕緊放手,我還得去地里干活呢。


  ”本來李春杏也只是聽說劉寶的事,想要埋汰埋汰他,倒沒想動真格的。


  剛才她是被劉寶給將了一軍,所以才拉著劉寶去他家。


  其實她心里也沒多少底,要是那傳言是假的,她可就麻煩了。


  不過現在一看到劉寶這幅躲閃的樣子,李春杏的底氣頓時就足了。


  心說那傳言鐵定是真的,要不然這劉寶干啥這么躲躲閃閃。


  “嘿嘿,我就說你是個軟蛋,哎呀這可真是報應啊,昨天還跟我大呼小叫的,今天就成了軟蛋,報應啊。


  ”此時的李春杏別提有多高興了,感覺自己昨天受的氣全都找補回來了,心里爽快無比。


  看到劉寶的臉已經成了豬肝色,李春杏別提有多痛快了,哼著小歌就走了。


  看著李春杏的背影劉寶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心說等老子好了第一個就把你這臭娘們給收拾了,看你以后還敢不敢跟我得瑟。


  被李春杏給埋汰了一頓,劉寶也沒心思去地里干活去了,回家把鋤頭一扔,立馬就朝山上走去,去找老霍頭。


  現在他根本就沒有別的辦法,也只能去老霍頭那試試。


  昨天老霍頭說的話神神叨叨的,沒準他還真有辦法幫自己把東西弄好,就算是弄不好也沒啥損失,反正這事兒也不多他一個人知道。


  平日里老霍頭都在山上放羊,所以要找他也只能到山上。


  爬到半山腰,劉寶就看到了那老家伙。


  此時他正一邊抽煙一邊喝著小酒,地上鋪了塊小布,上面放著一個酒壺和半袋花生米,老頭正瞇著眼睛哼著小曲,別提多愜意了。


  “嘿,這老霍頭的日子過的可比我舒坦多了,還挺會享受。


  ”又往山上走了一段,劉寶還不等說話老霍頭卻先開了口,倒把劉寶給弄的一驚。


  “本來還以為你得過兩天才能找我,沒想到這么快就找來了。


  ”睜開眼睛,老霍頭朝劉寶微微一笑,拿起兩顆花生米扔進嘴中,隨后又喝了一小口酒才朝劉寶擺擺手,示意他坐自己身邊。


  “呵,老爺子,你還真知道我會來找你呀,還真神了。


  ”本來劉寶以為這老霍頭就是個猥瑣的老頭,沒想到這老爺子還真有兩下子劉寶的心里便是一喜,眼中也充滿了期盼,說道:“老爺子,既然你知道我能來找你,那肯定是知道我為啥來找你了。


  ”“當然了,嘿嘿,怎么了?是不是不好了?”看著劉寶,老霍頭一臉的猥瑣,也不知道為啥,劉寶一見老霍頭這眼神就渾身起雞皮疙瘩,而且渾身·也不舒服,好像會被他捅一樣。


  “老爺子,我也不瞞你,你能給我治治不?”“要治這東西其實也不難,不過我這手藝可是正經拜師學來的,你要是想讓我給你治,那你也得拜我為師。


  ”“啥?治個病還得拜師?”沒想到老霍頭會提出這種要求,劉寶頓時就呲了呲牙。


  師父師父,如師如父,如果拜了這老霍頭為師,那他以后就得把他當親爹來供奉。


  劉寶很注重這些東西,平白多了個活爹他有些不習慣,所以有些遲疑。


  而且他就是個小農民,生活條件也不是太好,要是讓他養這師父的話他還真養不起。


  “嘿嘿,要是為難就可以不拜,我從不強求人。


  ”好像拿準了劉寶的脈門,老霍頭一副泰然的樣子。


  劉寶想了想,終于咬了咬牙,說答應拜老霍頭為師。


  多了個活爹總比自己一輩子當軟蛋強,這點賬他還是能算明白的。


  “今晚子時到村后面的小橋上來找我,到時候在正式拜師。


  ”朝劉寶揚了揚手,老霍頭就像是趕蒼蠅一樣把劉寶轟走。


  不過劉寶卻沒生氣,而且心里還十分高興。


  看樣子這老霍頭是真能治他,等到治好了,他先得讓李春杏好看,讓她老找自己的麻煩。


  還有錢蓮花也得教訓,這事兒就是她給傳出來的,不好好弄弄她她不知道自己的厲害,整天咧著張破嘴亂嚼舌頭。


  心情大好,劉寶下山一路都是哼著小歌的。


  也是巧,劉寶還沒到家門口就看到李春杏趕著豬往回走,劉寶想起剛才她說的話,就問道:“李春杏,我要整你,你就讓我整還算數嗎?”“算數。


  ”剛剛劉寶的表現讓李春杏已經確定了他是軟蛋,而且現在全村的人都已經在傳這件事兒,她就更加的肯定了。


  這時已經是午飯時間,劉大全兩口子也從地里回來了。


  一看到劉寶,他娘馬翠蘭的臉上便露出一絲愁容。


  村里人傳的那些閑話早就進了她的耳朵,要是那事兒說的是真的的話,那劉寶可就真說不著媳婦兒了。


  朝劉大全看了一眼,馬翠蘭示意他問問劉寶。


  畢竟劉寶已經是大小伙子了,有些話當娘的不方便問。


  不過劉大全卻是搖了搖頭,他也不好意思張口。


  劉寶看他爹娘的神色不對,頓時就明白他們肯定是聽到什么閑言閑語了。


  呵呵一笑,劉寶說道:“爹,娘,你們別聽村里那些人瞎咧咧,根本就沒那么回事,你兒子身上所有的零件都正常工作呢。


  ”聽到劉寶的話,劉大全兩口子相互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一絲欣喜。


  相對那些流言來說,他們當然更相信自己的兒子了。


  劉大全咧嘴一笑,說道:“劉寶,去村里的小賣店買點豬肉去,下午地里沒啥活兒,咱改善一下伙食,中午我也喝點。


  ”從身上拽出兩張十塊的票子遞給劉寶,劉大全十分高興。


  一聽到能吃肉劉寶也高興的不得了,他家得有半個月都沒見葷腥了,總算能改善一下伙食了。


  “冬梅嬸子,給我割二斤豬肉,再來一瓶白酒。


  ”一進了龐冬梅家的小賣店劉寶就裂開嘴喊道,而龐冬梅一見來生意了,連忙熱情的招呼。


  “寶子呀,今天有啥喜事呀?又割肉又打酒的,是不是要相親了呀?”“相啥親啊?我爹說今天下午地里沒活兒,想改善一下伙食,嬸子,你家丁彤最近沒回來呀?”丁彤是劉寶青梅竹馬的朋友,兩個人從小一塊長大,不過丁彤初中一畢業就去讀幼師了,現在在鄉里的小學當老師呢。


  “呵呵,小彤她這周末能回來一趟,寶子,嬸子問你,村里傳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嗎?”劉寶和丁彤的關系雖然還只停留在朋友的階段,不過龐冬梅眼里可不揉沙子,她知道他們相互之間都對對方有意思,只是那層窗戶紙沒有捅破。


  要是劉寶真像村里人傳的那樣,那她可不能答應把她家丁彤嫁給劉寶,這不是害她閨女要守一輩子的活寡嗎。


  “沒有的事兒,都是他們瞎傳的,嬸子你可別信,等小彤回來我再來找她玩,我先走了嬸子。


  ”給過了錢,劉寶便拎著東西出了小賣店,村上的人見了他表面上不說什么,不過一等他走過去就開始竊竊私語。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3265199.html
https://twfghnbgyuujkm.weebly.com/2258836.html
https://twjkmytuefvs.weebly.com/5259759.html
https://twccfdvgbhn.weebly.com/7722179.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2017986.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1524865.html
https://twghjtyhesdrf.weebly.com/3547121.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608708.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5982299.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4868518.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