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女 明星 做愛



想著 張嵐,不自覺得朝 老李的那里伸出手去。

   而一直裝睡的老李,透過眼睛縫看到這一幕,心里樂開了花, 身體的反應越加強烈。

   正在這時,意亂情迷的張嵐,輕輕的扇了自己一巴掌,暗道:自己這是怎么了,我不能對不起張三。

   于是她收回了伸出了手,站起身來。

   但是她心底的渴望卻沒有減退,于是她站起身來,往浴室走去。

   當張嵐關上浴室門的時候,老李坐了起來,一臉的失望,張嵐怎么就突然收手了呢。

   正在老李懊惱之際,衛生間里傳來了一陣壓抑的低吟聲,老李立馬精神了。

   難道說,張嵐在衛生間里…… 于是,老李麻溜的爬了起來,走到衛生間門口。

   老李竟然發現衛生間的門,沒有關嚴實,還有留了道縫,老李立馬湊了上去。

   只見張嵐坐在馬桶上,雙腿微張,一只手在胸前的雪白上來回捏弄著,另一只手早已經伸入了裙底…… 老李看的眼睛都直了,恨不得立馬沖進去,跟她來場酣暢淋漓的戰斗,但是他知道,除非他用強,不然不可能得到張嵐,只能用手抓住自己的那 東西,來回活動的。

   幾分鐘之后,突然,只見張嵐抽搐了一下,滿臉潮紅,一個異味充斥著整個衛生間。

   老李嗅著這特殊的氣味,身體的反應越加強烈了。

   老李知道張嵐已經到了,倒是老李卻還沒有釋放出來,但是老李知道,張嵐快出來了,要是被她發現就不好了。

   于是,立馬轉身回去裝睡。

  只是裸露的那東西,依舊是那么的猙獰。

   不一會兒,張嵐收拾完畢,走出衛生間,一回來就看見老李的那東西。

   張嵐剛剛稍微滿足的身體,又開始透漏出了渴望,她知道她想要這東西!她想要用它填滿自己…… 張嵐的身體想要它,但是她的理智告訴她,不可以這么做。

   她的腦中仿佛又兩個小人,一個再說上吧沒關系的,放縱一次吧,誰讓張三滿足不了她!另個聲音說到,你是一名教師,怎么可以這么浪蕩,你要有自己的底線,不能對不起自己的老公。

   張嵐直直的盯著老李的兄弟。

   暗道:我不碰它,我就看看總可以吧。

   張嵐不自覺的舔了舔嘴角,看著那東西,越看越喜歡,臉離老李的那東西越來越近,鼻息也越來越急促。

   裝睡的老李,也感覺到了異樣,那里好像有什么氣體打在了上面。

   老李微微睜開眼,發現張嵐蹲在地上,面色潮紅的看著自己的那玩意,猩紅的小嘴離自己那里只有一點點距離,炙熱的鼻息都已經打在了那東西上面。

   看到這一幕,老李的反應越來強烈了,那里也大了幾分。

   張嵐看見老李的那東西又變大了,驚的小嘴都張開了。

   老李看見她那微張的小嘴,想到要是能把自己的那東西放進去,那該是多舒服。

   老李這念頭一起,就在也克制不住了,看著張嵐所在的位置,老李一個翻身,往前一挺。

   那東西直直的打在了張嵐的嘴角,那瞬間柔軟的觸感,讓老李打了一個哆嗦。

   而張嵐也被這突然的一幕驚醒,羞紅著臉,跑到一旁躺下了。

   老李懊惱無比,但是也知道沒有機會了,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張嵐早早的就起來了,看著熟睡的老李,已經老李因為早晨而起來的那里,俏臉微紅,早早就去上班了。

   等老李醒來的時候,張嵐早就不見了。

   之后的幾天,張嵐不知道是害羞還是怎樣,一直躲著老李。

   直到有一天,張嵐的表妹 張鳳突然搬家,張鳳是張三的小姨子,比張嵐小兩歲,今年剛剛大學畢業,在剛找到工作,為了離公司近點,張鳳重新租一套房子,張嵐一時之間找不到人幫忙,就喊上了老李,去給她表妹搬東西。

   老李開上了他的面包車,帶上了張嵐,就去找張鳳了。

   李叔好。

   第一次見她表妹,老李就被驚艷了,一米七的個頭,身穿一件白色的小短裙,露出兩條細長的美腿,看起來楚楚動人。

   老李被她的美貌所驚艷了,一時間竟然看走了神。

   李叔,我臉上有東西嗎?張鳳有些疑惑的問道。

   沒,咱們趕緊搬家吧。

  老李害怕被張鳳看出來了自己的窘迫,趕緊轉移了話題。

   好的,李叔,今天謝謝你了。

   說完她就對老李彎腰鞠了一個躬,她彎腰的瞬間,胸口露出了一抹迷人的雪白,張鳳的那里跟張嵐不相伯仲,同樣美的令人窒息。

   老李看了一眼她的美胸,頓時一陣心跳加速。

   張嵐已經在旁邊幫忙收拾東西了,老李也跟著收拾了起來。

   女孩子的東西都是比較多的,張鳳同樣如此,她的衣服,毛絨玩具數不勝,整個房間看上去雜亂不堪。

   給她收拾東西的時候,老李突然在床底下意外撿到了一個黑色的丁字褲。

   蕾絲做成的丁字褲,在丁字褲的中間,還有一塊斑駁的痕跡,還散發著一股淡淡的異香。

   啊! 張鳳發現老李手中的底褲,立馬花容失色。

   尖叫一聲,就跑過來把底褲從老李的手里搶了過去。

   忘了洗了! 張鳳的一張俏臉因為害羞而變得通紅,她慌忙底褲急忙藏在了身后。

   老李笑了一下,當做回應,就繼續幫忙收拾東西了。

   忙活了一上午,才把張鳳的東西收拾好,然后上車準備去新家。

   張嵐坐在了車后排,張鳳坐在副駕駛,老李開著車,朝她新租的房子駛去,結果來到了樓下, 房東在不在家,一時半會回不來,無奈之下,她們只好在車內耐心等待。

   天氣炎熱,坐在車內,也沒什么事干,沒過一會兒,張嵐和張鳳都不知不覺睡著了。

   因為老李沒有開空調,不一會兒的時間,張鳳和張嵐就香汗淋漓了。

   張鳳為了散熱岔開了兩條玉腿,她的小短裙翹了起來,她雪白的臀部,清晰可見。

   老李坐在駕駛位上,頓時一陣口干舌燥,扭頭看了一眼,后排張嵐已經睡的很香了。

   老李忍不住把她和張鳳對比了起來,她們姐妹倆長得很像,只是因為年齡的原因,張嵐顯得更加成熟,她身上也多了一種女人特有的韻味。

   張鳳的身材跟張嵐不相伯仲,但是身上多了一絲青春靚麗的味道。

   老李突然有了一個邪惡的念頭,想她們姐妹倆一起給拿下。

   如果能把她們這么漂亮的一對姐妹花給拿下,也算是此生無憾了!老李暗自想道。

   就在這時,睡夢中的張鳳嬌軀失去平衡,緩緩的倒在了老李的懷里。

   老李抱住了張鳳,只感覺一股異常舒服的柔軟,以及一陣淡淡的香氣從張鳳的玉體上不斷傳來,沒想到張嵐表妹的身子這么軟,還這么香,老李吞了口口水,暗暗想道。

   倒在老李懷里后,張鳳依舊沒有醒過來。

   昨晚,張鳳玩到凌晨三四點才睡,現在她睡的很沉,一時半會根本醒不來。

   老李抱著她,看著她沒有一點反應,不由得膽子慢慢變大了起來,老李的手悄悄的伸進了她的小短裙內,在她的臀部上摸了一把,張鳳的臀部沒有張嵐的大,但,手感同樣非常的棒。

   因為年輕,她臀部上的肌膚更加緊致,摸起來滑滑的,很舒服。

   睡夢中,張鳳突然哼了一聲,老李以為她醒了,嚇得趕緊收回了手。

   結果,哼了一聲后,張鳳仍舊緊閉著雙眼,老李放心了下來。

   老李的手再次伸進了她的裙底,對著她的臀部撫摸了起來。

   老李摸了一陣,覺得不過癮,手指伸向了她那讓人心馳神往的地方,在那里輕輕摩挲著。

   張鳳的口中突然發出幾聲嬌喘,臉色也變得潮紅。

   老李頓了一下,發現張鳳依然沒有清醒過來,于是小心翼翼的,用指尖在她的小縫中間,繼續劃動來回劃了幾下后。

   突然,張鳳的玉體抽搐了一下,張鳳動情了。

   老李樂了,這么敏感,以后自己得手的機會就更大了。

   老李正準備更進一步的時候,突然,張鳳的手機響了,嚇得老李趕緊把手抽了回來。

   李鳳瞬間從夢中驚醒,突然發現,自己竟然在老李的懷里趴著,一陣害羞。

   立馬坐著了身子,接起電話來了。

   喂,您回來了是嗎?好的,我現在就過去 電話是房東打來的,張鳳接通了電話,得知房東已經回來了。

   張鳳接完電話,然后羞紅著臉對老李說道。

   抱歉啊,李叔,影響你休息了吧。

   沒事。

  老李憨厚一笑,假裝什么都沒有發生過。

   張鳳尷尬的回應了一下,然后去叫張嵐起床。

   表姐,起來了,房東回來了。

   張嵐醒過來之后,老李幾個就開始搬東西了。

   張鳳租的房子在5樓,而且是老式的筒子樓,根本沒有電梯,老李跟張嵐兩個人幫她(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搬完東西,已經累得上氣不接下氣了。

   李叔,表姐,我請你們吃飯吧! 看著時間也快到飯點了,老李幫張鳳搬了這么多東西,張鳳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提議說清老李他們吃飯 好啊,不過咱們去哪兒吃飯呢?張嵐 笑著問道。

   去云天酒店吧,請你們吃西餐張鳳想了一下道。

   云天酒店?哪兒太貴了吧!云天酒店吃一頓飯怎么也得上千塊,張嵐有些不舍得。

   沒事,今天你們幫 了我這么大忙,我也不能小氣啊!張鳳大方的道。

   那我先去洗個澡!一身都是汗。

  張嵐說道。

   我也去!張嵐鉆進浴室后,張鳳也跟了進去關上了浴室門。

   臭丫頭,你我洗澡你跟進來干嘛啊!浴室里傳來了張嵐的抱怨聲。

   怕什么啊,我們小時候不都是一起洗澡的嗎?張鳳不以為然的說著。

   你啊,真是拿你沒辦法。

  張嵐嘆了一口氣,有些無奈的說道。

   接著,浴室內就傳出來了嘩啦啦的流水聲。

   浴室是老式玻璃門,隔著玻璃門,老李可以清晰的看到,張嵐和張鳳兩人的輪廓。

  張 嵐和張鳳都是人間極品,美的讓人垂涎三尺。

   表姐,你的怎么看上去比我大了,讓我摸摸。

  兩人洗澡時,張鳳突然發現,張嵐的那兩團,比以前大了不少,她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

   臭丫頭,敢摸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張嵐有些羞怒了。

   她嬉笑著,朝張鳳的咯吱窩撓了過去。

   哎呀,表姐,癢死了,我投降,不要在摸我了。

   臭丫頭,還敢不敢摸我了。

   表姐,你跟我說,你哪里突然別大,是不是姐夫幫你弄大的? 浴室內,張嵐和張鳳不停的嬉鬧,老李在門外聽著她們的打鬧聲,家伙都起反應了。

   隔著玻璃門,看著她們兩人若隱若現的玉體,老李心中浮想聯翩。

   他很想沖進去,把這里面的兩人全都給享受了,但是老李還是忍住了。

   不過,老李感覺那里都快炸了。

   老李捏著那東西,發愁該怎么讓它冷靜下來。

   突然老李意外在陽臺上發現了張嵐和張鳳丟在了陽臺上的 里衣

   老李如獲至寶,拿起來了她們的里衣,就把她們的里衣套在了那東西上,輕輕晃動了起來。

   這讓老李興奮不已,老李就像是同時得到了她們兩姐妹一樣,內心興奮無比。

   幾分鐘后,老李一個哆嗦,終于釋放了,將所有東西都留在了她兩的里衣里面。

   得到滿足后,老李才清醒過來,看著里衣上面斑駁的痕跡,有些慌了,趕忙找一張紙巾將里衣擦干凈。

   然后,把里衣放回了原位。

   過了一陣,張嵐和張鳳才從浴室出來。

   然后兩人去臥室換了一身衣服,張鳳對老李笑著招呼道:李叔,走吧! 老李點了點頭,便跟著她們一起朝門外走去。

  坐上了面包車,老李載著她們朝云天酒店駛去。

   云天酒店是全市最大的西餐廳,價格昂貴,張鳳今天請老李和張嵐吃飯,確實下了血本的。

   老李幾人剛剛走進餐廳就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所有的 男人都被張嵐跟張鳳吸引了目光,老李則有些高興,吸引他們的張嵐張鳳兩姐妹,都被他占了便宜。

   老李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他們開始點東西了。

   表妹,點了這么多東西啊,我們吃不完的。

  張嵐說道。

   好不容易請你和李叔吃一次飯,一定要吃開心了才行張鳳堅持道。

   通過點菜,老李能感覺的出來張鳳是個熱情大方的姑娘 雖然是姐妹,但是,張嵐更加溫柔,更加細心,她們姐妹倆的性格差距挺大的。

  飯吃到一半,突然間,有一個身上紋著刺青的壯漢來找張嵐和張鳳要聯系方式。

  張嵐和張鳳不愿意給他,雙方的矛盾越來越大,壯漢一幅氣勢洶洶的樣子,他抓住了張鳳的玉臂,死活不松手,張鳳不管怎么掙扎都無濟于事。

   給我松開手!關鍵時刻,老李站了起來,一聲怒喊。

   你TM誰啊?給老子滾蛋?壯漢看了老李一眼,眼神中充滿了輕蔑。

   哼!找死!老李冷冰冰的說道,然后就毫不猶豫的動手了。

   老李一把抓住了壯漢的胳膊,用力一掰! 啊!松手,快松手啊,手要斷了,斷了啊!壯漢歇斯底里的慘叫了起來。

   還要囂不囂張了?老李笑著問道。

   我錯了!大爺,你快松手啊,胳膊真的要斷了!壯漢求饒道。

   給我滾!在讓我看見你,我打死你。

  老李暴喝一聲,就松開了手。

   壯漢甩了甩手,立馬跑了。

   李叔,您可真是老當益壯,一下就把小混混打跑了!張鳳有些崇拜的道。

   還是老子,要是放在以前,對付這種人的,我一個人打十個都是輕輕松松的老李笑著說道。

   李叔最厲害了,我敬您一杯!張鳳笑著舉起了酒杯。

   我一會還要開車。

  老李委婉的拒絕道。

   那就喝以水代酒!張鳳笑著,遞了過來一杯水。

   老李笑著接過水,喝了一口。

   吃過飯之后幾人也沒干啥,老李先把張鳳送回了家,然后帶著張嵐回了家。

   不過,離開前張鳳主動加了老李的微信。

   回家后,生活再次陷入了平靜之中,張嵐依舊每天上班,下班。

   張三出差的日期再次后退了好多天,張嵐對他有些不滿。

   但張嵐是個通情達理的女人,她知道張三的事業正在關鍵的時候,她身為賢內助,必須支持丈夫的事業。

   又過了幾天,突然下了一場小雨,氣候變得涼爽了不少,張嵐又穿上了她心愛的緊身牛仔褲。

   她每天上班,下班的時候,她豐滿的玉臀在老李面前晃來晃去的,每次都把老李看得心猿意馬。

   一天張嵐很晚才下班回來。

   回家后,她臉色有些難受的回到了臥室。

   老李知道張嵐的身體不太舒服。

   老李在廚房熬了一碗烏雞湯,端著給張嵐送了過去。

   張嵐躺在臥室的席夢思上,她的緊身牛仔褲已經脫了,她上身穿了一件清涼的小背心,下身穿了一件只能到大腿根的短褲,她正躺在床上玩手機。

   房東,你怎么進來了? 見老李端著一碗湯走了進來,張嵐下意識的說道。

   張嵐,你是不是不太舒服啊,來,我給你熬了一碗烏雞湯,暖暖身子。

   老李笑著把烏雞湯遞了過去 我叫謝正依,剛生出來的時候就被遺棄在醫院門口。

  幸好被我的養 父母收留,否則早就凍死街頭了。

   養父母是一對憨厚的農民,他們還有一個兒子,比我大六歲,我倆便以哥弟相稱。

  在養父母家度過了歡樂的十六年后,我去了省外讀高中,而哥哥則學成歸來,在村里當了村官,又討了老婆生下個女兒。

  就在我準備努力學習,回報父母的時候,他們卻在鎮上被一個富二代給撞死。

  那人的父母連夜找到我家,給了我哥哥一百萬,才將這事壓了下去。

  我得到消息后怒不可遏的沖回村里,可事情已然落定,無法改變。

  況且哥哥為了給他女兒上學讀書,也花了不少錢,他對我再三做哀求,我才放棄追究。

  可也看破世事,不再回去讀書,帶著哥哥給我三十萬離開了村子,四處流浪。

  天南海北,花天酒地的逛了幾個月,錢也花去了一半。

  有一天我喝醉酒后走夜路,半路沖出來幾個人要搶劫,打了我一頓,我寧可不肯交出錢去,就在危在旦夕的時刻,一個老道士沖出來把歹徒們打跑,救了我一命。

  他見我淪落天涯,很是可憐,就把我帶到了附近蒼翠山上的道觀里,又熬藥給我療傷。

  我送他錢,他也不要,說了一番‘人生苦短’之類的大道理后,就讓我留在道觀里,做了他的徒弟。

  他其實也不教我什么,就讓我給他干活,作為回報,他每隔一天就會熬制一種特殊的藥讓我喝下,說是可以強壯身體,對男女合歡之事也有輔助的奇效。

  過了一年,老道長留下一封信離開了,信中將那藥的配方給另外,讓我按時服用,等我二十歲的時候,就能下山去了。

  轉眼又過三年,我已然是個二十歲的大小伙子。

  也不知是否那藥起的效果,現在的我身高提拔,面容英俊,星目劍眉,有時望著道觀后院里的那口古井,我甚至會對自己的倒影發癡,真是太帥了!至于我的 小兄弟,也確實粗壯堅硬,只可惜一個人在山里待著,實在寂寞,它再威武也無用武之地,好幾次差點憋不住沖下山去。

  這一天,便是我的二十歲生日。

  天剛亮,我就早早起床洗漱一番,吃了特意準備的野味當早餐后,我收拾好行囊,仰天疾呼一聲,“花花世界!我回來了!”下了蒼翠山,我一路南行,到了附近鎮子后坐車先去了縣城倒車,然后又坐大巴顛簸了五個小時,才終于回到了我長大的地方,‘望龍村’。

  望龍村在望龍山上,雖然環境怡人,但條件十分的艱難,交通不便,村里自然窮困無比。

  坐著摩的來到望龍山邊,那司機說什么也不肯給我送上去了,說這山路泥濘難行,怕把摩托車干報廢了。

  到天將黑的時候,終于來到了村子口。

  在村口呼吸了下新鮮的空氣,心中充滿了懷念,這就是我夢里的故鄉啊。

  走進村子,借著路燈找到養父母的家,我猶豫一番后,正要敲門,那門卻吱嘎一聲,自己開了。

  “你是?”開門的是個三十五六歲的少婦,穿著一身白色連衣裙,略顯豐腴,但樣貌極是精致,可說是風韻猶存,她上下打量我一番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你是···正依?謝正依?”“嫂子!你還記得我!”我和嫂子其實相處不多,可她卻還能記得我,讓我著實有些感動。

  嫂子點點頭,將門讓開,與我一起進到屋里大堂中坐了下來,她眼睛有點濕潤,“這些年你都去哪了,你哥總讓我打聽你的消息,可是一個女人能有啥能耐呢?”我聽到這話,心中有點沉,當初若是不是哥哥貪財,我也不至于賭氣離開。

  他如果想找我,親自找就是了,何必讓老婆替他幫忙,難不成還怕找我會耽誤了他的仕途?嫂嫂見我臉色發陰,搖頭嘆氣,“正依,別怨你哥了,他并不是貪錢,只是想給美潔找一個好學校,你走后,他一直很愧疚。

  況且···”嫂嫂說著,眼淚滴落下來,“你哥去年因為犯錯,已經被抓去坐牢了。

  ”“坐牢?我哥怎么了?”我大驚,畢竟是兄弟,急忙發問,嫂嫂才告訴我,哥哥收受賄賂,被人舉報了,要蹲六年的牢。

  “嗨!不說這些傷心事了,你剛回家,嫂嫂給你做點吃的去。

  ”嫂嫂說著,急忙向廚房走去。

  正這時,門又被推開了,進來個十六七歲的姑娘,梳著馬尾辮,眉眼和嫂嫂頗為相似,應該是他們的女兒, 謝美潔

  嫂嫂年輕時是十里八村有名的美人,謝美潔打小也是個美人坯子。

  只是我離開的時候,她還才是12歲的丫頭,這四年過去了,想不到已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小美女了,我差點不認識她。

  她看到我先是一愣,臉上有些警惕,但旋即發覺我有點眼熟,再加上我這頗為不俗的外貌和迷人笑容,她打消了不少警惕,笑聲問道,“你是誰呀?”“美潔,他是你謝正依叔叔,快打個招呼,去給他倒杯水!”嫂嫂從廚房走了出來,對女兒道,又皺眉,“你怎么這么晚才回來?我之前還準備出去找你了。

  ”謝美潔喊了我一聲‘叔叔好’,又低聲道,“在學校做了會兒作業。

  ”說完像怕嫂嫂再問,急忙把書包放到一邊,給我倒了杯白開水來。

  記得以前哥哥當村官時,家里常備茶葉來招待客人,想不到現在卻只有白開水,估計他坐牢后,家里也沒什么客人來了。

  我謝過美潔一聲,一邊喝茶一邊唏噓著。

  “叔叔,我還記得你呢!”謝美潔打量著我道。

  我喝著水,笑了笑,“是嗎?記得我什么?”“你帶我去后山摘過野果子,去河邊釣過魚。

  ”聽著她的話,我陷入往昔歲月中。

  時光如此美好,只是永遠無法停留。

  過了一陣,嫂嫂做好飯菜端上來了,我也確實餓了,當即大口吃了起來。

  “正依,慢點吃,鍋里還有呢!”嫂嫂見我吃的香,她也很開心,不停給我夾著菜。

  吃過飯,嫂嫂讓美潔去做作業,以備高考,她則去廚房洗碗。

  我也過去幫忙,她就問我這幾年去什么地方了。

  我便把這四年多的時間經歷,和嫂嫂說了一遍,她聽完后欣慰的點點頭,“和一個老道士過幾年也好,就當修身養性了,總比在花花世界走了歪路好。

  ”快到深夜了,嫂嫂給我收拾了一個房間讓我休息。

  我躺在床上,恍惚又回到了蒼翠山的道觀里,猛地驚醒,才想起我已經回到故鄉了,不由欣慰。

  過了會兒,我又睡了過去,但很快又被一陣尿意憋醒了。

  起身后才發現我不止想尿尿,連下身也硬如鋼鐵,想起剛才做了個夢,夢中我和嫂嫂依偎在一張床上,正做著那羞人的事情。

  該死!怎么會做這種夢的?我暗罵自己一聲,起身向衛生間走去,但因為下體挺直著,便弓著腰行走。

  因為剛醒來,睡眼朦朧,走到衛生間時發現燈亮著,也沒多想,推開門就拉開了褲子,小兄弟蹦了出來。

  “啊!”衛生間里發出一聲驚呼,但立刻就被捂住了。

  我也吃了一驚,忙收好小兄弟,再仔細看,卻見嫂嫂正在衛生間的蹲坑上,穿著一身簡薄的紗衣,胸口的兩大團露出了大半,而那胸口出現了若隱若現的兩點深紅。

  她此時正手捂著嘴,滿臉的驚恐。

  我呆了半響后,急忙捂住眼睛,“對不起啊!嫂嫂,我真不知道你在里面···”說著,我急忙轉身出門。

  想回房間去,可發生了這種事,不解釋一下就走,是不是不太好?況且我那尿意也催得緊,若是回房間,怕是一晚上都別想睡著了。

  正躊躇的時候,衛生間的門開了,嫂嫂一臉緋紅的走了出來,眼睛都不敢看我。

  “嫂嫂,我···”“別說了。

  ”嫂嫂打斷了我的話,“不怪你,這衛生間門壞了一直沒修,好了你趕緊進去上吧。

  ”我點點頭,急忙鉆了進去。

  站在蹲坑上,我卻無論如何也尿不出來。

  小兄弟實在太堅挺了,而且滿腦子都是嫂嫂的身體風景,根本收不了力道。

  我只好閉上眼睛,腦子里幻想蒼翠山的風景,總管尿了出來。

  走出衛生間,卻驚訝發現嫂嫂正站在門外。

  “嫂嫂,怎么還不回去睡啊?”我心中居然隱隱有些期待,但又不知在期待什么。

  她猶豫著開口,“那個···正依,今晚的事情,你···不要說出去,不然弄出誤會就不好了。

  ”我松了口氣,心中的失落轉眼即逝,“放心吧,嫂嫂,這事你不說我也知道的。

  ”她點點頭,輕手輕腳的向自己房間走去,她和女兒隔壁兩個屋,怕把謝美潔吵醒。

  望著她的婀娜背影,我心中蕩漾,少婦對少年的吸引力是無與倫比的,我自然也是。

  可想起剛才衛生間的一幕,我那因興奮而巨大的小兄弟正對著嫂嫂···我又弓起了身子,不敢多想,急忙回了房間去。

  躺在床上,我根本睡不著,睜眼閉上都是嫂子那輕紗包裹的酮體。

  終于,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輕輕起床,也不穿鞋,躡著腳向嫂嫂的房間走去。

  來到嫂嫂房間門口,我本打算在門縫里偷看她兩眼,卻發現她根本沒鎖門。

  想來也是,以往都是母女兩人在家,何必鎖門。

  我感到呼吸急促,本想遠遠的看她一眼,以緩解心中火熱就算了。

  可一看到嫂子,我就更熱了,她以一個側躺的姿勢在涼席上,身體就像群山一樣起伏,線條優美。

  她正均勻的呼吸著,我仔細聽了一會兒,確定她睡得很香,才悄悄又近她兩步,終于與她只有一臂之距。

  我借著窗外射進來的月光,仔細端詳看著她胸前那兩點。

  雖然她已是少婦,但那兩點卻還如少女一般粉紅。

  她突然‘嚶嚀’一聲,翻了個身子。

  嚇得我差點跳起來,急忙又躡腳離開,回到了自己房間里。

  躺在床上,再控制不住自己,伸手到胯下,足足抖動了半個小(倆性故事)時候,我才一泄千里。

  第二天起床,我仔細檢查了會兒床,發現沒有留下證據,才放心的去衛生間洗漱。

  謝美潔正在洗臉,和我笑著的互相打了招呼。

  嫂嫂聽到我的聲音,讓我過去吃早飯。

  我和謝美潔洗漱完畢,來到桌前,嫂嫂看到我還是有些不自在,低著頭為我倆盛粥。

  吃過早飯,謝美潔就拉上書包準備出門,此時是白天,在眼光下我才發現這小妮子發育的相當不錯,前凸后翹,身材已是極好,等她成年后,必定和她母親一樣是個美人。

  她正要和我打招呼離開,見我盯著她身體看,面色一紅,一跺腳跑出去了。

  “這丫頭,撒什么瘋呢?”嫂嫂無奈的看著謝美潔的背影,又對我道,“正依,一會兒咱倆去給你父母上個墳,你和他們好好說說話。

  ”我想起養父母對我的好,點了點頭。

  先在村里小賣部買了些黃紙和蠟燭,再帶了一瓶養父最喜歡的燒酒,去了后山的祖墳。

  來到墳前,嫂嫂燒紙,我給爺爺斟酒,和他講了我這些年的經歷,為當年沒有堅持為他們討要公道而愧疚大哭,嫂嫂也在一邊抹著眼淚。

  我們在這里哭著,聽到附近也傳來女人的哭聲。

  好在現在是白天,不然還真有嚇人。

  我和嫂嫂燒完紙后,互相攙扶著離開,路過一個小墓,看到一個二十五六歲,穿著粉紅色薄衣的女人跪在目前,一邊燒紙一邊哭,她聽到我們的聲音,擦了擦眼淚,回頭看去。

  這才看到這女人的面貌,長得真是不錯,雖沒有嫂嫂面容精致,但五官清秀,一雙鳳眼格外靚麗,只是噙滿了淚水,讓人心疼。

  當她看到嫂嫂的時候,與她點了點頭,又回了頭去。

  我與嫂嫂走遠一些,才向她打聽這女人是誰?嫂嫂嘆了口氣,“她叫 韓婷燕,命比我還苦,之前跟別村一個男人結婚,結果沒幾天那男人喝醉酒栽河里淹死了,后來四年前也就是你最后一次回村的時候,她又嫁給我們村一男人,結果兩人還沒來得及生孩子呢,那男人又得了急病,一個月后就去了,那男人的寡娘因為思念兒子,跟他前后腳走了。

  后來十里八村的人都說她克夫克婆婆,沒人敢要她,她就在那男人留下的屋里一住就住了五年,慘啊!”聽了嫂嫂的話,我望著遠處的韓婷燕,也對她萬般同情,卻也無可奈何。

  我和嫂嫂回家的路上,她突然想起附近田里還有些農活,便讓我先回去,她去田里干完了就回家。

  我想幫忙,她也說不需要,堅持讓我回去了。

  回家的路上,前面有三個半大 小子與我擦肩而過,都一臉壞笑,勾肩搭背的說著什么,我隨便聽了一耳朵,“嘿!快走!小寡婦又哭墳去了!”“整天哭哭哭,有什么意思?咱們去和她說說,要實在憋得慌,咱三個就吃點虧,幫幫她!”我開始還沒在意,走過一段路后,越想越不對勁,急忙往祖墳的方向跑去。

  剛到那里的時候,卻看到那三個小毛頭大笑著撿地上的石子,往韓婷燕老公的墓碑上砸去,韓婷燕急得都快哭了,左右跑著阻擋他們的石子,口中哀求,“求求你們了!別在這里調皮了!快走!”那三個小毛頭嘴里不干不凈,“韓寡婦,讓我們瞧瞧你的奶子,我們就不砸你老公了!”我聞言心頭怒起,不帶這么欺負寡婦的!一個猛子沖過去,揪住其中一小子,掄著他向另一個小子砸過去,兩人重重疊到了一起,在地上哀嚎起來。

  另外那個小子想跑,我抓起地上一石子照著他小腿飛去。

  他慘叫一聲,摔倒在地,我把三人揪到韓婷燕老公的墳墓前,“跪下,磕三十個響頭,磕一個道一個歉!”三人看出我的厲害,都哭喪著臉照做了,韓婷燕本來還想阻止,被我用眼神拒絕了。

  三小孩磕完頭后,才趕忙離開了。

  “謝謝你。

  ”等這里沒人了,韓婷燕才對我用蚊子一樣的聲音道。

  我看著她梨花帶雨的樣子,心嘆為何老天要如此為難這個美麗的女人,連嫁二夫都死也就算了,還要被人說閑話,挨欺負。

  不用謝。

  ”我擺擺手,又道,“看不慣而已,再有人找你麻煩,去周清家找我,她是我嫂子。

  ”她咬著嘴唇,頭微微一搖,似乎想拒絕,但想了想,又用力的點點頭,“嗯!我記住了!”看著她那美麗的鳳眼,似乎有別樣情愫一閃而過,但我沒多想,只當是謝意,轉身離開了。

  又回去的時候,閑來無事,便去嫂嫂的田地里幫她忙活了一陣,到中午的時候,才跟著她一起回了村里。

  謝美潔已經回了家,嫂嫂燒好午飯后,我們三人有說有笑的吃完了。

  吃過飯,我在村里溜達著散步,卻聽到身后有腳步和嬉笑聲,回頭就笑,“謝美潔,你跟著我干什么?”“嘻嘻,叔,你為什么比我爸帥,還比我爸高大威猛?”她走到我跟前,笑著問道。

  我因為怕多事,就沒把老道長給吃藥的事情告訴嫂嫂,此時自然也不會告訴她,便隨口說道,“你也知道我是你爺爺奶奶收養的,天知道我原來父母是什么基因。

  ”說到親生父母,我有點黯然,又道,“你的書包呢?怎么還不去上學?”“我···我不敢去。

  ”她也有些黯然,猶豫著道。

  我愣了一下,“為什么?”“我在學校得罪了個小太妹,她叫了幾個社會上的混子,說下午見到我就打。

  ”她低聲的道,一臉害怕。

  “豈有此理!”我頓時怒了,“這還是教育人的地方嗎?敢欺負我妹妹!你帶我去!”她先是一喜,“叔,你要幫我嗎?”“不幫你幫誰?咱可是一家人!”我說著話,帶著她往家趕去,“走,先去拿書包!帶我去你學校,不信治不了這幫混子!”拿了書包,謝美潔帶著我下了山,來到了附近一個學校門口。

  這學校其實就是小學,初中,高中三合一體,等于把附近農村的學生都集中到了一起。

  而此時正是午休,學校門口正有不少學生進進出出,有說有笑。

  “人呢?在哪?”我對謝美潔問道,心中居然還有些期待。

  我以前也是在這學校里念完了小學和初中,那時候在學校里就是出了名的刺兒頭,到處打架惹事,差點被開除,后來還是養父母一家和我語重心長的談了一宿,我才痛哭流涕的改變,成了個好學生,以優異成績去了省外讀高中。

  想不到兜兜轉轉幾年,又回來和這里的混混打架,真是人生一輪回啊。

  謝美潔四處望了望,突然指著正向我們走來的六個年輕人道,“那里!他們過來了!”我往那幾人看去,五男一女,只有那女的穿著校服,但也沒個正經樣兒,還特別丑,其他五男都穿著五顏六色的古怪衣服,一臉的流里流氣。

  “騷貨!還敢來!”校服女走到我跟前,指著謝美潔尖聲罵道,“敢勾引我看上的男人,看我今天不扒光你的衣服!”啪!她的話沒說完,臉上就挨了重重一耳光,身體轉了一圈摔倒在地上。

  其他五個混混都愣了,其中一個嘴里的煙都掉在了地上。

  校服女捂著面孔愣半響,突然朝那五人又苦又叫,“你們是死人啊!我被那騷貨帶來的人打了,趕緊給我打啊!”那五人這才回醒,都怪叫著向我沖來。

  我這些年在蒼翠山上修煉,平時就以打鳥捉獸為食,練得好身手,再加上那藥的輔助,和我本來就有一股子力氣,打起架來可說以一當十,對這幾個‘古惑仔’看多了的小混混,根本不在話下。

  那五人還沒到我跟前,我就將腳邊一塊石頭挑起,朝著其中一混混砸了過去。

  他哀嚎一聲倒下了,另外四人愣了一愣。

  就在這當口,我已經沖到了他們跟前,也不用什么大身手,給了其中兩人的肚子分別一拳頭,頓時都捂著肚子躺下了。

  另外三個假裝,扭頭就要跑,我沖過去揪住其中兩人的頭發,用力一撞,二人頭發暈的躺下了。

  看到最后一個,我陰惻惻一笑,沖過去照著他褲襠一腳,他連哼都哼不出來,夾緊兩腿坐下了。

  我這一通打,引來了周圍所有學生的目光,都帶著崇拜的望我。

  那校服女眼睜睜看著自己帶來的五人被我一一擊倒,早嚇呆了,瞪大了三角眼看著我們。

  我走了過去,一把揪住那校服女的頭發,猛然喝道,“脫!”她渾身一抖,“脫···脫什么?”“衣服!”她還想說什么,被我重重抽了一耳光,頓時要哭,又被我抽了一耳光,威脅她再哭再打,她才止住哭聲,抽泣著開始脫衣服。

  剛脫掉校服,我就問道,“被人扒衣服的感覺不好受吧?以后認真學習,好好做人,再讓我知道你欺負人,尤其是欺負我外甥女,老子弄死你!”她也沒敢說話,強忍著淚水拼命點頭。

  我帶著謝美潔向校門走去,“行了,以后再有人找你麻煩和我說,不過你們這學校風氣也太差了,你好好學習,爭取到別的地方讀高中去。

  ”她看著我兩眼冒星,“叔!你太厲害了···我好崇拜你啊!”我有點尷尬,“行了,沒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說完,轉身離開了學校,這時候又聽到那校服女‘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

  我剛才也是估計在學校門口動的手,就為了讓別人知道謝美潔有我這么厲害的叔叔,這樣以來,即便她以后在這里讀高中,也不會有人敢欺負她了。

  反正下山了,就在附近的鎮上逛了逛,到傍晚的時候,才向村子走去。

  可在經過一個小院的時候,卻聽到里面傳出陣陣水聲,我無意看了一眼,卻透過圍墻上的破洞看到院子里那女人的面孔,正是韓婷燕。

  我想走過去和她打個招呼,卻見她居然開始脫起了衣服,急忙捂住了嘴,她居然在洗澡!我心跳加速,慢慢的向墻角破洞走去,看到她背對著我,正在脫掉內衣。

  看到她那潔白無瑕的后背,烏黑的秀發披在背上,黑白分明。

  她用旁邊的木桶里用瓢舀著水往頭上澆下去,然后開始用毛巾在身上擦著。

  我咽著口水,下面情不自禁的開始挺起,欲火也在心中燃燒,心中不停的想要擁有那美麗的身體。

  正看的激動時,卻見她望了一眼瓢,然后猶豫的抓起它,用柄處慢慢放到了自己的神秘地區,然后開始···一上一下的動著。

  我驚呆了,她居然在···在做那個!可想來也正常,她畢竟年輕,誰能受得了夜夜空閨啊?我聽著她那里傳來的陣陣水聲,感覺臉熱得快要燃燒起來,手也情不自禁的摸到了小兄弟上,心中斗爭一會兒,還是對抗不了本能的開始動起手來。

  我和她,一個里,一個外,雖然是兩種性別,但在同一時間做著同個性質的事情,這讓我還是很興奮。

  就在我快要到達頂點的時候,韓婷燕也身子一陣抽搐,估計要和我同時去。

  我卻突然想到,若是我在這里留下東西,必然會引起懷疑,當即停下了手,同時渾身肌肉緊縮,那釋放的沖動才有所收縮。

  那院子里面,韓婷燕竭力想壓低聲音,但還是發出了幾記呻吟,又立刻壓住了,我也算心滿意足了,便悄悄的離開。

  回到嫂嫂家后,謝美潔已經放晚學回家了,嫂嫂正在燒飯。

  我來到衛生間里小便,腦海里卻滿身韓婷燕那充滿誘惑的身體和聲音。

  我的小兄弟又開始憤怒,我無意看到旁邊放著個筐子,里面都是準備洗的臟衣服。

  我一眼就看到里面有一條黑色的蕾絲內褲,心頭一跳,謝美潔這年紀不會穿,那必定是嫂嫂的褲子了。

  我往外聽了聽,確定嫂嫂還在忙著燒飯,我急忙將衛生間門給鎖上了,然后將那蕾絲內褲抓過來,又拉開褲子,將小兄弟釋放出來。

  那褲子包裹著我的小兄弟,只感覺一股曼妙的感覺襲上心頭。

  我那些年流浪四海的時候,也到處尋花問柳,但大都是露水情緣,第二天給了錢就走了。

  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盡管沒和嫂嫂有肢體接觸,但心中卻充滿了情欲和愛意。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