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av 亂倫



陳瑤這才感覺到那洶涌的尿意,又是一陣臉紅,點了點頭,羞澀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對不起,我剛才……”陳瑤勉強壓下內心深處的悸動, 紅著臉劉豐道歉。

  “沒關系,我能理解!”陳瑤點了點頭幾乎是落荒而逃的鉆進了衛生間,對于劉豐的那句我理解,有些不太能理解。

  他理解什么?理解自己想要?還是理解她長期得不到滿足?上完廁所之后,陳瑤才發現內內上有些痕跡,應該是昨天晚上留下了,頓時又是一陣臉紅,心想著,難道是自己長期得不到滿足,所以才會有這么尷尬的事情發生?此刻,她的臉又紅又燙的,這樣出去根本就不能面對劉豐,于是便打開了淋浴,想要沖個熱水澡。

  閉上眼睛,溫熱的水從從她的身上留下,那種舒服的感覺讓她忍不住有了一些感覺,這種感覺實在是太難受了,尤其是只要她一想到門外就是劉豐,還有之前看到的畫面,就覺得自己忍不住了。

  想著衛生間里 也沒有人,之前她進來的時候將門也反鎖了,于是一咬牙,便下定了決心,將手伸了過去……一開始她還能忍住不發出聲音,但到了最后,她的忍耐力已經到了極限,終于叫了出來,讓她徹底得到了釋放……劉豐坐在沙發上抽煙,久等不到陳瑤出來,后來又傳出了水流的聲音,便也沒有在乎,可到了后來,那種旖旎的,帶著壓抑的聲音突然出現,讓劉豐也不由得一怔,嘴里露出得意的笑容。

  他能夠感覺到,陳瑤其實心中是非常渴望的,這種渴望是長久得不到滿足導致,一個女人長時間得到滿足是壓制不住的?一旦這種渴望壓抑到沒辦法壓抑的時候,那自己就有機會了。

  陳瑤出來后,雙頰透著不自然的紅暈,有些心虛的不敢對上劉豐的 目光

  “沒事的話,那我們就去公司吧!”早就過了上班時間了,陳瑤現在是劉豐的私人助理,遲到什么的也就無所謂了。

  “嗯!”陳瑤弱弱的說了一句,小褲褲剛才被她洗過了,用吹風機簡單的吹了一下,因為害怕劉豐多想,也沒有吹干,穿著有點難受……看到陳瑤走路的時候有些異樣,劉豐只以為剛才太過激烈了,也就沒有多想,帶著陳瑤到了公司。

  陳瑤害羞,不愿意跟劉豐一起去公司,便等到劉豐離開之后,她才匆匆朝著公司走去。

  剛走到門口,便聽到前臺喊她。

  “陳瑤,你怎么才來,有人找你……”順著前臺所指的方向,陳瑤看了過去,一眼便看到坐在沙發上焦急等待她的薛 大強

  陳瑤頓時變得緊張起來了……薛大強一臉著急,看到陳瑤來了之后,忽的一下就站了起來,眼看著就要質問了。

  陳瑤急了,因為自己家婆婆去世的早,所以她 公公是個暴脾氣,擔心他在公司發脾氣,畢竟周圍這么多同事看著呢,她昨天才升職加薪,不知道多少人羨慕妒忌呢,現在那些人巴不得看她笑話呢。

  “爸,你怎么來了?”陳瑤急忙跑過去,然后滿臉的歉意,這讓薛大強內心深處的那股怒火稍微熄滅了一點。

  “爸,到我辦公室坐坐吧!”沒等到薛大強說話,陳瑤就拉著薛大強去了她辦公室。

  成為董事長私人助理之后,陳瑤有了自己獨立的辦公室,就在劉豐辦公室的隔壁。

  一進門,薛大強立刻沖著陳瑤大聲說道:“你昨天去哪里了,為什么沒有 回家,給你打電話也不回?”陳瑤這才想起來,昨天晚上出門,并沒有跟薛大強說。

  急忙拿出電話,發現電話早就關機了。

  “爸,對不起,昨晚我閨蜜叫我出去坐坐,結果喝多了酒,就跟閨蜜住在一起了,手機沒電關機了,我不是故意不接你電話的。

  ”陳瑤的解釋并沒有讓薛大強相信,薛大強的情緒依然很大。

  “你以為我會相信嗎?是不是覺得我兒子死了,你就可以在外面跟野男人鬼混了?”薛大強憤怒對著陳瑤吼道,陳瑤委屈的不行,自己三年來盡心盡力的照顧他,不成想卻換來的是無盡的猜疑,眼淚吧嗒吧嗒就落了下來。

  而就在 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了敲門聲。

  薛大強沖著陳瑤說:“哼,你先去開門。

  ”陳瑤長出了一口氣,急忙朝著門口走去,打開后發現是劉豐的另外一個秘書。

  “陳小姐,劉總昨晚給你打電話你沒有接,是另外一位小姐接的,他讓你聯系的客戶聯系了沒有?”陳瑤聽到人家這么說,便知道是劉豐故意安排,說給薛大強聽的。

  急忙有些抱歉的說:“對不起,我這就聯系,昨晚喝多了酒,手機關機了!”“行,那你忙吧,這件事可不要耽擱,挺著急的!”說完之后看了一眼辦公室里的薛大強,也沒有進來,直接轉身離開了……陳瑤關上門,也沒有時間去想劉豐是怎么知道這件事的。

  再次轉身看向薛大強的時候,薛大強的臉色明顯好看多了,甚至眼神中還帶著一絲后悔跟愧疚。

  “爸,你聽到了吧,我昨晚的確跟閨蜜在一起!”“對不起,瑤瑤,我錯了,我也是擔心你,所以才這么著急,希望你能理解我。

  ”陳瑤心里有些煩躁,跟公公住在一起四年多了,薛大強除了多疑之外,對陳瑤是真的很關心,陳瑤想到剛出發生的事情,一開始還挺生氣的,可想想,也沒有之前那么生氣了,畢竟自己有錯在先。

  “瑤瑤,你趕緊上班吧!那我就先回去了。

  ”薛大強見陳瑤心情不是很好,所以開口離開。

  陳瑤便送薛大強離開。

  回來時剛走到門口,便聽到劉豐的辦公室傳來了聲音。

  “陳瑤嗎?你進來一趟。

  ”陳瑤臉上的潮紅還沒有散去,稍微猶豫了一下便走了進去。

  寬大的辦公室里,劉豐正坐在老板椅上看資料,那垂下頭認真的樣子,有著一種屬于成功者獨特的味道,讓陳瑤莫名的想要多看兩眼。

  “你公公走了?”突然劉豐抬起頭,陳瑤來不及收回自己的目光,顯得有些羞澀。

  陳瑤不知道的是,她的辦公室早就被劉豐安裝了攝像頭,剛才發生的一切劉豐都看到了,這也是劉豐能夠及時出現給她解圍的原因。

  “嗯,剛才,謝謝您!”陳瑤急忙低頭,紅著臉對劉豐說。

  “你過來!”劉豐勾勾手讓陳瑤過去,陳瑤頓時心跳加速,小心翼翼的挪動著自己的腳步,越是靠近劉豐,獨屬于劉豐身上的那種味道就越明顯,是一種香水的味道,淡淡的煙草味,很好聞。

  “抬起頭來!”陳瑤心跳急促起來,劉豐已經從椅子上站起來了,高大挺拔的身材逼近了她,讓她的臉更紅了,那種逼人的氣勢,卻讓她不能拒絕,只能抬起頭對上了劉豐的目光。

  在陳瑤的注視中,劉豐緩緩的抬起手,眼看著就要摸到陳瑤的精致的臉蛋時,陳瑤瞬間反應過來,急忙往后退了一步。

  “老板,我……”陳瑤急的眼淚都要出來了,不知道如何去解釋。

  “怎么了?你的臉上沾了口紅,我只是想幫你擦擦,若是覺得 不方便的話,你自己擦吧!”陳瑤這才發現,劉豐的手里拿著一張紙巾。

  這個烏龍有些大了,陳瑤后悔的腸子都青了。

  “對,對不起,姐……老板,我……”劉豐揮揮手讓陳瑤不要說,指著一邊的鏡子讓陳瑤自己擦干凈。

  站在鏡子面前,陳瑤這才發現自己早上太著急了,口紅沒涂好。

  看到這一幕,陳瑤羞得都不知道如何面對劉豐了,心里尷尬的不行。

  “怎么,你公公嫌你昨晚沒有回去,怪罪你了?”劉豐知道什么是適可而止,于是便沒有再去提剛才的事情,有些關心的問了起來。

  “也沒有,他是因為擔心我,所以才來問問情況。

  ”所謂家丑不可外揚,這畢竟是她跟薛大強之間的事情,不方便跟劉豐說,雖然劉豐是自己的 姐夫

  “沒事就好,有什么事跟我說,畢竟我是你姐夫,我還以為給你帶來麻煩呢,若是這樣的話,我會愧疚的!”劉豐走到陳瑤的后面,逼隘的空間,陳瑤甚至能夠感覺到劉豐身體的溫度,雖然劉豐沒有動,但她莫名的卻有一種被劉豐擁入懷里的感覺,心跳都變得急促起來。

  看著陳瑤羞紅的小臉,劉豐既沒有出手,也沒有(玉米地做爰全過程)離開,就這么對著鏡子,看著陳瑤無所適從的樣子……“有句話我不知道該不該跟你說,我怕你會誤會。

  ”劉豐突然開口,反而讓陳瑤放松了不少。

  “老板您說吧,我聽著呢。

  ”陳瑤紅著臉將妝容整理好,這才敢對上劉豐的目光。

  “雖然你們公公和兒媳的關系,但你公公對你的態度似乎有些太嚴苛了一些,畢竟,你也要需要一些自由的空間,事無巨細的管著,也會讓人厭倦的。

  ”劉豐的這番話讓陳瑤也變得嚴肅起來,可不是這樣,雖然她明明知道薛大強很是關心她,對她也不錯,可每一次薛大強因為這么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跟她爭吵,她還是很生氣。

  “或許過段時間他就會變好了吧,我公公最近在公司遇到一點事情,他看中的一個項目被他們老板交給了別人,所以這段時間他的心情不好。

  ”陳瑤明白家丑不可外揚的道理,只是客觀的將原因分析了一下。

  劉豐在花叢中浪跡這么多年了,自然明白陳瑤的心思,她是在維護自家公公,對于劉豐來說,一個需要老婆維護的男人,絕對不是什么成功的男人。

  現在問題已經被他提出來了,就應該適可而止,若是一味地讓陳瑤對她公公產生反感的話,不僅不會達到目的,還會讓陳瑤對他產生排斥。

  “什么項目,你能跟我詳細說說嗎?”劉豐突然轉換話題,陳瑤也沒有多想,畢竟是自己的姐夫,反正是自己家公公的公司,于是便直接說了出來。

  當劉豐得知薛大強看中的那個項目在外地的時候,心里就已經有了準備,若是薛大強拿下那個項目的話,意味著他不就要去外地出差了?那自己是不是跟陳瑤就有了更多的機會了?“哦,原來這樣的啊,或許這件事情上我可以幫忙解決!”陳瑤吃驚地看向劉豐,不明白劉豐這話是什么意思。

  “哦,是這樣的,聽你說起你公公的公司名稱,我想起來他們公司的老板是我的一個朋友,若是我幫他說句話的話,應該不會有問題。

  ”“真的?”陳瑤激動的差點跳起來,可很快,她又開始為難了。

  “可是,姐夫,這樣做會不會有什么不方便的?”看著陳瑤有些糾結的神情,劉豐的心莫名的動了一下,伸出手在陳瑤的秀發上摸了一下,笑著說:“放心好了,這點小事,根本就是小菜一碟,不說你公公真的有能力,就是是沒有能力,我也會幫你的,我跟我那朋友關系還不錯的。

  ”額頭上傳來的溫度,以及被男人寵溺的感覺,讓陳瑤心底一動,心跳也變得急促起來。

  “嗯,謝謝姐夫!”陳瑤紅著臉看了一眼劉豐,羞澀的點了點頭,那含羞待放的樣子,更是讓劉豐心動,當即給薛大強的老板打了一個電話,將這件問題很快就解決了。

  關系,人脈真是個好 東西,這在以前,陳瑤是想都不想敢的,現在卻被劉豐輕而易舉的做到了,看到劉豐周身散發著一股成功人士獨有的魅力,陳瑤莫名的就將他跟自己的死鬼老公相比,然后吃驚地發現,自己的死鬼老公不管是哪一點,都比不過劉豐……劉豐將陳瑤內心深處的糾結看在眼里,卻沒有點破。

  “姐夫,真是太謝謝您了,這樣吧,我明天請您吃飯好嗎?”陳瑤意識到自己想的有點太多,急忙紅著臉暫停了那些想法,抬起頭對上劉豐的目光。

  那晶瑩的目光如同夜空中閃亮的星,精致的五官雖然被她擦去了妝容,可臉蛋依然紅撲撲的,就好像誘人的蘋果,讓劉豐下意識的想要去咬一口。

  “吃飯就算了,要是你覺得過意不去,可以陪我一天嗎?”劉豐的話剛說完,陳瑤的心跳就好像停止了,一動不動的看著劉豐,不明白劉豐這是什么意思,不知道應該答應還是拒絕。

  “你不要誤會,這不是你姐沒在嘛?之前我跟你姐就已經訂好計劃了,一起出去玩兒,你若是覺得不方便就算了。

  ” 回到家,陳 青青先進去,我在樓下等了大約5分鐘才回家的。

  回去的時候她已經在里面洗澡,狹小的洗浴間 外頭放著她的衣服,有些凌亂。

  我站在原地看著,許久后才過去,小心翼翼把這些衣服整理好。

  她也老大不小了,大大咧咧的哪里像個女孩?連我都知道整潔和衛生,她卻不同,除了她房間,其余地方她從不愛護,吃什么丟什么,拿什么扔什么,不懂愛惜。

  想到房間,我回頭看了眼那個我們睡一起許久的房間,里面早已經沒了過去整潔的模樣,因為我故意把她房間弄得亂七八糟。

  我忙跑到房間,把我的東西往外面搬,內褲什么的也都從床上拿走狠狠丟到外頭。

  大約半小時,陳青青回來了,穿著一貫白色的睡袍,站在外頭發出驚訝聲。

  “喂,你改姓好了?”她道。

  我忙從床上下來,把被子疊好后再站好,尷尬看著她。

  “說,你有什么陰謀?”她又開口。

  我搖頭:“沒、沒陰謀。

  ”“你會那么好死幫我房間整的那么干凈?”陳青青大眼瞪小眼看我,說完還打量了四周,似乎怕有什么東西。

  “現在你要多注意身體,不好的環境對你身心都不好。

  ”我解釋。

  她依舊疑惑看著我,然后坐床上:“怎么不見你那些骯臟的東西了?”她問。

  她說的是我內褲,我忙說:“已經被我狠狠丟到外面去了。

  ”陳青青聽到這里更來勁了,皺眉看我一直問我是不是有什么陰謀。

  我也解釋說沒有,只是她不相信,還問我是不是在家里的茶水里下藥了,讓我不要對她有非分之想云云。

   后媽回來陳青青才停止了各種猜想,后媽問我今天過的怎么樣,學校有沒人欺負我之類的。

  我如實回答,未了,我跟后媽說:“媽,我睡客廳吧。

  ”后媽愣住了,問我是不是青青欺負你威脅你了?是的話我打斷她的腿。

  我忙擺手說沒有,不知道是不是我表現的太急,太急著幫陳青青解釋了,后媽突然皺眉看我,懷疑我一樣。

  我又忙跟她說因為自己有打呼嚕的壞習慣,最近青青姐因為和我一起睡弄的沒辦法睡,白天一直打瞌睡,為了青青姐的學習和身體,我覺得我應該出來睡。

  而且我是男的,吃點苦沒什么云云。

  后媽聽到這里后才釋然看著我,贊我是個好孩子,然后她去拿席子什么的,還和我一起把客廳收拾了一番。

  之前丟滿東西只能容下一張小餐桌的地方又變得寬敞了點,足夠我睡覺。

  “小牛,晚上睡覺的時候看看有沒老鼠和蟑螂什么的,有的話也不怕,起身抖幾下就好了。

  ”后媽最后叮囑我道。

  我尷尬回答說好,其實想到晚上睡覺有老鼠和蟑螂爬我身上已經讓我頭皮發麻了。

  堆積東西多,又潮濕,后媽家確實很多蟑螂什么的。

  這個時候我看了眼正透過門縫看我的陳青青,頓時覺得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她也看到我看她了,冷哼一聲關了門。

  這一晚我在地上睡過去的,地板很硬所以睡不好,到快天亮才睡著,然后不得不在鬧鐘聲里起來,刷牙洗臉,最后背著書包去讀書。

  沒有充足的睡眠注定今天 我沒辦法集中精神上課,而且還打瞌睡。

  可是我不能睡,一輩子都沒在課堂上睡過覺,現在也不能。

  于是我就在睡覺和不睡覺之間掙扎著,幾次就這樣坐著閉上了眼,最后不得不張開眼睛讓自己保持清醒,實在不行就開始捏自己大腿。

  陳青青似乎發現我的異常,下課后問我怎么了。

  她第一次沒喊我喂,也是第一次用較為平和的語氣和我說話。

  “沒事,就是有點累。

  ”我笑了笑道。

  我突然覺得,沒有什么比陳青青更重要的了,哪怕她對我笑都能令我愿意放棄一切。

  陳青青白了我一眼:“活該!”我沒有生氣,內心更多的是幸福。

  雖然是在罵我,但是我知道她是關心我。

  “青青,噓。

  ”朱曉麗這個時候過來了,喊了陳青青一聲見我也看著她之后她對陳青青招手,示意她過去。

  那模樣就像是要說什么小秘密一樣。

  女人之間確實有很多小秘密,我是男的,自然也就不去多猜測。

  然后排骨珍也過來,三人又成一伙。

  兩個人都到齊,肯定沒有什么好事!因為懷疑她們 倆人又帶壞陳青青,這一天我都在跟蹤他們三,不過似乎是我多疑了,今天陳青青沒和她們混一起,下課直接往家回。

  我內心松了口氣說自己太緊張了,也回家。

  門沒關緊,我也就無需開鎖直接推門進去,前腳剛踏進去看到一片春色,陳青青居然在脫衣服!我忙退出,身子靠墻壁閉眼不敢再看。

  只是腦海全是剛剛看到的一幕,這讓我又鼓足勇氣,扭頭去看。

  陳青青應該是準備出門,她現在在換衣服,換了套黑色半透明很性感的衣服,還有超級短的裙子,也是黑色的。

  我不明白她這是要干什么,是約會?我內心憤怒,她怎么能和別人約會!不對,應該不是約會,可她打扮成這樣不是約會是什么?思緒中我見陳青青已經換好衣服后我忙又下樓,然后再往回走,假裝自己剛從學校回家。

  正巧碰到陳青青下樓,她看到我的時候顯得很驚訝,然后又被那股冰冷取代。

  “青青姐,你去哪呢?”我假裝問道。

  她哼了聲:“關你屁事?”說完和我擦肩而過,匆匆走了。

  她走沒多遠我轉身也跟了過去,我跟蹤的時候很謹慎,所以她一直沒發現我在跟著。

  她和朱曉麗和排骨珍匯合了,看來剛剛我還是想錯了,這兩個家伙不是省油的燈呀。

  她們倆人也刻意打扮了一番,朱曉麗還化了妝。

  三人有說有笑,路途中陳青青還停下來買了支唇膏,邊走邊給自己上色。

  陳青青更漂亮了,紅焰的唇色很誘人,而且還有著某一種暗示?終于,她們三人進了一間KTV,外頭還有兩(極品少婦的誘惑)個牛高馬大戴墨鏡的保安守著,見她們三人來了詢問一番后放他們進去了。

  我知道自己進不去,所以我站在外頭等,大約10分鐘,當我看到有大叔摟著幾個明顯是學生卻穿著性感成熟衣服的女人出來后我瞬間明白陳青青她們做的是什么勾當了。

  我憤怒了,向里面沖去,兩名高大壯實的保安攔住我不讓我進去,我說我進去找人,他們也不讓,于是我死命往里撞,其中一名保安一拳打在我肚子上,把我打趴在地。

  疼痛讓我對他們倆人產生更多的恐懼和顧忌,但我還是掙扎起來了。

  陳青青那女人怎么能干這種事?!恰恰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了陳青青,被一名臉上坑坑洼洼的 胖子抱著蠻腰走出來,她看到我時候原本滿臉笑意頓時僵硬了。

  “走!”我走過去扯她的手,把她從胖子的肥爪里解救出來。

  可是陳青青卻甩開我的手,冷聲道:“你來干嗎,我讓你管我了嗎?”無形的憤怒再一次充斥我的腦袋充斥我整一個人,TMD的她這是自我墮落還是故意來報復我的?她還在罵我,說我是不是吃飽壯膽敢來管他,還說你是老幾,輪到你來干涉我的事。

  那中年胖子也過來了,先瞪眼看我,胖胖的手在陳青青肩膀上拍了拍讓她別生氣。

  說完拿出一包煙,抽出一根給我:“小帥哥你這是怎么了?青青是你同學嗎?來來,抽根煙。

  ”我看都沒看他遞過來的煙,而是看著躲在胖子身后的陳青青:“陳青青,你走不走!”胖子見我不理他笑了笑把伸出來的手縮回去,自己點上抽起來。

  “陳小牛你滾!”陳青青吼道。

  我想上前再拉她走,豈料這個時候在抽煙的胖子一只手頂住我胸口不給我靠近她。

  “小帥哥,你也聽到了,人家不想和你玩呢,你還是回家吧。

  ”我沒理會他,想往旁邊走過去,就在這個時候胖子突然一巴掌煽向我。

  我被煽懵了,被煽的位置麻麻的,口腔里有血,腦子也還有點嗡嗡響。

  “TMD!不要給臉不要臉!老子不爽的時候我讓你死了家人找你尸體都找不到!”胖子把煙丟地上狠狠對我道。

  胖子臉上有橫肉,手臂上有紋身,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角色。

  只可惜我現在才發現這些,所以如今我挨了揍也是活該。

  但是我不后悔,重新抬頭,咬牙看著陳青青:“你不回是吧?好!我去找你媽!”說完我假裝真的去找后媽,其實我壓根就沒這樣想過,我只是知道這個對陳青青有效。

  我說你跟我走,不然我就告訴媽。

  果然,陳青青聽到后果然害怕了,她讓我站住,我沒站,她語氣變得和緩說有事找我商量我也沒有聽她的。

  然后傳來她和胖子爭吵的聲音,最后那句話我聽的一清二楚:你的臭錢給回給你!果然,陳青青喊我站住,我沒站,她又罵了我幾句我也當沒聽到,然后傳來她和胖子爭吵的聲音,最后那句話我聽的一清二楚:你的臭錢給回給你!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身子顫了顫,陳青青這樣做就是為了錢……我想了很多,最終這些都被認定是我的責任。

  “陳青青……”陳青青氣沖沖從我身邊走過,我喊住她。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