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本土 自慰



愚人節,愛情“愚”得起嗎  今天愚人節,是個適合 表白愛意的日子嗎?合肥的 李哲正為這個問題糾結不已——他重逢了初中同學 小琳,交往之后感覺很好,很想在愚人節向她表白,卻又怕被拒絕難堪。

    “ 愚人節表白最好啦,進可攻、退可守!”“表白很嚴肅,愚人節有點懸!”這不,網上大家七嘴八舌出起主意來了。

    觀點一:化解尷尬留有“愚”地  “愚人節這天表白挺好的,可以達到一石幾鳥的效果。

  ”市民方雷就非常支持在愚人節這天表白。

    方雷說,靦腆 的人,或是怕表白被拒后尷尬的人,因為有愚人節這個臺階下,可拋開這些顧慮。

  也就是說,在愚人節里表白“成本”很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試探對方對自己的心意。

    方雷支持李哲在今天向小琳表白,不論是李哲還是其他人,今天即使被拒絕了,也不會很丟臉——有“愚人節”罩著,即使沒成功,事后也可以用只是“愚”樂一下來化解彼此的尷尬;如果小琳也有愛意,不是正好可以順水推舟,從同學關系成功過渡到 戀人

  總之一句話,“愚人節”是個示愛的好日子,進可攻,退可守!愚人節 愛情“愚”得起嗎  觀點二:愛情你“愚”不起  “如果有男生在愚人節向我表白,我肯定認為他沒擔當、沒勇氣,這種死要面子的人要不得。

  ” 夏蕓表示,表白在愛情發展過程中,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不可穿著“愚人節”的外套。

    夏蕓是一名中學老師(大炕上性經歷),她表示,人與人之間相處,最重要的就是坦誠,尤其是朝著戀人方向發展的兩個人。

  在夏蕓看來,西方的愚人節純屬娛樂,人們可以不分長幼地進行騙人、說謊。

  在愚人節表白,到底是在真心表白,還是在無心說謊?實際上就是一方把“難題”留給另一方,有不厚道、不真誠的嫌疑。

    “如果真心愛一個人,就應該拿出勇氣表明心跡,讓對方感受到愛意。

  這種在愚人節里虛晃一槍、希望暗度陳倉的人,總讓人感覺不太坦蕩、不夠真誠。

  ”夏蕓認為,真正的愛情,你 “愚”不起。

    觀點三:“愚”來 “愚”去有誤會  市民黃先生則認為,在愚人節里表白,是一把“雙刃劍”,有可能助人一臂之力,成為戀人;也有可能造成誤會,錯失良緣。

  愚人節 愛情“愚”得起嗎  上文說到的李哲,希望在愚人節表白,確實可以探測一下小琳對自己的心意。

  如果小琳領會到李哲選擇在今天表白的意圖,并對李哲也有好感,則可能欣然答應,兩人便可水到渠成地發展成為戀人;如果小琳不理解李哲的用心,以為這只是老同學在愚人節里的一個玩笑,那么兩個有情人,最后極可能“愚”了自己,錯失良緣。

  所以這一招負作用很大,要謹慎使用。

    觀點四:真愛不須選日子  “兩人之間要是有感情,即使不表白也會走到一起,更不用為挑選日子而發愁。

  ”在省城一事業單位工作的 邢俊認為,說,與不說,感情都在那里。

    邢俊表示,對心儀的人進行表白,是件愉快的事情。

  所以大家不需要為在哪一天表白而糾結不已。

  無論在不在愚人節表白,有愛的人都有可能在一起;相反,沒感覺的,無論在哪一天表白都不會成為戀人。

  邢俊說,如果彼此心有靈犀,即使不說出來也能感受到對方的愛意。

  在生活中,也有一些人沒有經過“表白”這關,就水到渠成地成為了情侶。

  所以,上文中的李哲不妨繼續和小琳“平淡”相處,邊走邊看,感情說不定就在生活點滴中提煉出來了。

  (郭娟娟)愚人節 愛情“愚”得起嗎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過了一會, 孫靜怡覺得自己一點痛感都沒有了,反而也很舒服。

  等按的差不多了之后,劉兵就停在了。

  “孫姨,可以了。

  ”孫靜怡直起身整理著衣服,內心竟覺得隱隱失望,不過她還是不住地稱贊道,“ 小兵,你還真厲害。

  ”劉兵聽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遮遮掩掩的回屋了。

  劉兵回到房間,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

  到了差不多十一點的時候,他突然被樓下的聲音驚醒。

  聽到樓下似乎有門響的聲音,而且動靜很大。

  劉兵心里很詫異,這么晚了,是誰呢?他突然一想,該不會是孫 曉雅吧,她今天晚上去參加同學聚會,也一直沒見 回來

  他悄悄的穿好衣服,準備出去看看。

  路過孫靜怡房間的時候,劉兵看她房門死死地關著,應該是不知道孫曉雅回來,還在睡覺呢。

  他就躡手躡腳的下了樓。

  一開門,就有一團白影撲到了他的懷里。

  任是劉兵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可這大晚上的,穿一身白裙子,孫曉雅還是把劉兵嚇的心臟都漏跳了一拍。

  孫曉雅趴在劉兵的懷里,不安分的扭動著自己的身體。

  “劉 兵哥,是,是你嗎?”她揚著頭一臉笑嘻嘻的樣子,盯著劉兵,可是腦袋卻一直左晃右晃。

  劉兵看她臉上紅撲撲的,還一直這樣站不穩,聞起來也渾身酒氣。

   也不知道今天晚上到底喝了多少,竟然喝的這樣醉。

  “曉雅,咱們先回屋吧!”劉兵把孫曉雅從他的懷里拉起來。

  可沒想到孫曉雅卻掙扎著又撲了進去。

  “不,我不要回去,我不要睡覺。

  ”她皺著眉頭,看上去有些生氣。

  劉兵在想著該如何把她哄進去。

  可沒想到孫曉雅竟然抱住劉兵,直接吻了上去。

  劉兵震驚的眼都瞪大了。

  劉兵覺得嘴里滿滿的都是酒的味道,其中卻還夾雜了一絲絲的甜味。

  他也一時沒忍住,抱住了孫曉雅。

  一時間,劉兵與孫曉雅吻得難舍難分。

  直到劉兵聽到孫曉雅吸了一口口水,這才驚醒。

  劉兵停了下來,而孫曉雅又抱住了劉兵,笑嘻嘻的跟他說道。

  “劉兵哥,你看我是不是很美?”劉兵知道她現在喝醉了,說的是醉話。

  要放在平時,孫曉雅怎么會有勇氣這么跟自己說話呢?劉兵點了點頭,“美,你今天走的時候我就夸你跟仙女一樣,你 不記得了?”孫曉雅 一聽,很開心了笑了。

  她的手臂勾住劉兵的脖子,盯著他的眼睛說道,“劉兵哥,我要跟你在一起,我想要你,你給我好不好。

  ”她嘴上說著,就伸出了兩只手,放在了劉兵的褲腰帶上。

  剛才一開始他還克制著自己,畢竟孫曉雅是 范玲玲的表妹。

  可如今,劉兵是再也忍耐不住了。

  他看了看周圍,他們兩個現在還在門口呢,這里實在不合適。

  他也擔心一會兒再把孫靜怡給驚醒了,就想著先帶孫曉雅上樓。

  “曉雅,聽話,咱們先回房間。

  ”劉兵攙扶著孫曉雅,把她帶上了樓。

  直接帶她回到了孫曉雅的房間。

  門一關上,孫曉雅就忍耐不住了。

  她壞笑的撲到劉兵身上,很大聲的說著,“劉兵哥,我不管,我就要你!”劉兵一聽,嚇了一跳,生怕孫曉雅說的話被孫靜怡給聽到了。

  他把手放在嘴前,輕輕地噓了一聲。

  “曉雅,你小點聲,聽話,快點睡覺吧!”可孫曉雅才不買賬,他拉著劉兵的手,非要劉兵跟她一起躺在床上睡覺。

  劉兵拗不過她,只好跟孫曉雅一起躺在了床上。

  劉兵本來就很難受,誰知道孫曉雅直接湊了過來,吻上了劉兵。

  這可是孫曉雅主動撩撥他的,可不怪他沒定力。

  劉兵現在腦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立馬擁有她!這時,劉兵突然聽到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

  他嚇得趕緊推開孫曉雅,并且從床上爬了起來。

  把孫曉雅的衣服整理好,坐在床邊裝作一本正經的照顧孫曉雅的樣子。

  剛做完這一切,門就被打開。

  孫靜怡穿了一身睡衣,站在門邊,而她的手還放在門把手上。

  “孫,孫姨,”劉兵驚訝的叫了一句。

  孫靜怡穿了一件黑色的絲質睡裙,看上去很是性感。

  孫靜怡一看,劉兵竟然在孫曉雅房間。

  頓時就皺起了眉頭,很不高興。

  “小兵,你怎么在這?”她快步走過來,掀起被子看了看。

  見孫曉雅的衣服仍然完好無損的穿在自己身上,這才放心。

  “哦,是這樣的孫姨,”劉兵趕緊站起來解釋。

  “曉雅今天晚上去參加同學聚會,剛才回來,我去開門,沒想到她喝醉了,我就把她扶了進來,剛給她蓋好被子,你就過來了。

  ”孫靜怡點點頭,可她覺得很奇怪。

  剛才她過來的時候,明明聽見屋子里有女人的聲音。

  難道是她聽錯了嗎?可看劉兵和曉雅確實正常不過,應該沒有做什么出格的事。

  大概是這么晚,她出現幻覺了吧。

  孫靜怡也沒有再多想,她還是挺相信劉兵的為人。

  她松了口氣,對著劉兵說道,“這樣啊,謝謝你小兵,不過今天已經這么晚了,你先回去睡覺吧,我就讓曉雅跟我一起睡吧。

  ”孫靜怡說完,就走了過來。

  她過來俯身很溫柔的叫著孫曉雅。

  當她彎腰的時候,劉兵聞到她身上有股很好聞的味道,就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孫曉雅迷迷糊糊轉醒。

  孫靜怡就趕緊扶著她,把她扶到了自己的房間。

  劉兵看著她們兩個人的背影,一個年輕,一個性感,心里久久不能平靜,直到聽見門咔噠一聲關上,這才松了口氣。

  剛才還好他反應及時,趕緊把他們兩個的衣服給整理好,還給孫曉雅蓋上了被子,看上去就真的像是他在照顧她一樣,這才沒有讓孫靜怡發現端倪。

  (益智故事)如果被她發現了,那自己就真的完蛋了。

  劉兵躺在孫曉雅的床上,心里很是難受。

  他回想著剛才在這張床上發生的事。

  就差一點啊,可偏偏,孫靜怡在這個時候睡醒。

  無奈,劉兵平靜了一會兒,就回自己屋睡覺了。

  劉兵沉沉的睡了過去,醒來的時候都已經快中午了。

  這個時間,孫靜怡已經上班去了。

  也不知道那小丫頭片子還記不記得昨天晚上發生過的事。

  劉兵洗漱了一把,就去隔壁找孫曉雅。

  沒想到她卻正在收拾行李。

  “曉雅,你干嘛呢!”孫曉雅回頭一看,原來是劉兵。

  “劉兵哥,開學了,待會我就要去上學了。

  ”孫曉雅語氣里滿滿都是不舍與留戀。

  劉兵也沒想到,他竟然這么快就開學了。

  他心里也有些舍不得,如果孫曉雅走了,那他豈不是又要整天自己一個人呆在家里?劉兵很難受,可他又無可奈何。

  他想起昨晚的事兒,試探性的開口問道,“曉雅,你還記不記得昨晚――”孫曉雅本來正在疊衣服,她一聽,就仔細回想起來。

  可昨晚宿醉,她頭疼的難受,“劉兵哥,昨晚怎么了?我怎么什么都不記得?”劉兵一聽,她竟然不記得了,酒后胡來果然是真的,他心里有點失落,要知道昨天晚上可是孫曉雅一直在撩撥他。

  “沒事,我就是想看你還記不記得你昨晚喝醉了。

  ”孫曉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昨天晚上同學聚會,玩的太開心了,就沒忍住多喝了幾杯。

  ”中午吃過飯,劉兵直接就開車把孫曉雅送到了學校。

  看她進了學校,高三課程緊,下次回來不知道又是什么時候了!回來之后,看著空蕩蕩的家里,只有他一個人。

  也不知道范琳琳什么時候回來,他覺得心里空落落的。

  劉兵拿出手機,撥通了范玲玲的號碼。

  “親愛的,你什么時候回來呀?”“再有一周就要回去了。

  ”劉兵一聽,很失望。

  還有一周的時間,范玲玲才會回來。

  那這段時間豈不是他都要一個人了?“怎么了?”范玲玲很疑惑地問道,她還以為劉兵出了什么事。

  “沒事,我就是太想你了,真想讓你趕緊回來。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