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latina veronica rodriguez



  田瑤臉頰通紅,眼神迷離,隨著她手的動作,聲音也越來越大。

     這一幕,讓趙 狗蛋驚呆了,他其實已經看到過很多次田瑤的 身體了,之前傻的時候,田瑤換衣服都不帶回避他的。

     可是他還是第一次看到田瑤自己解決生理需求的場景,這樣的場面,豈是之前能比。

     只一眼,就已經讓他整個人極為興奮,快要爆炸一般。

     趙狗蛋吞了吞唾沫,雙眼目光變得炙熱,他恨不得立馬沖進去幫助田瑤。

     正當趙狗蛋看的熱血沸騰時,牛卻叫了起來。

     狗蛋……是你嗎?你回來了呀!聽到水牛叫聲的田瑤立刻睜開了眼,對著外面喊了一聲。

     這一看,她就立刻發現了正趴在窗沿看著自己的 小叔子

     呀!傻狗蛋……你杵在那干什么?嚇死嫂子了!四目相對,田瑤俏臉頓時一紅,連忙收手拉過一旁的毛巾裹住了自己誘人的 身子

     她怎么也沒想到,自己第一次嘗試這樣,竟然就被小叔子給發現了。

     還好自己小叔子是個傻子,不然這要是傳出來,那自己還怎么做人?   田瑤暗暗慶幸,心里便也放開了。

     趙狗蛋傻笑著,嘴角流出了一絲涎水 說道:姐姐,洗澡好看,狗蛋也要洗,洗澡好看,狗蛋要和姐姐一起洗。

     田瑤一聽自己的小叔子叫自己姐姐,還說要和自己一起洗,頓時羞紅了臉。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小叔子不過是個什么都不懂的傻子,也沒計較那么多了。

     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了。

  心里想著,田瑤便打開了洗澡堂的門。

     看到門打開,趙狗蛋心里一喜,立刻便傻呵呵的跑了進去,緊貼著田瑤,然后用水淋濕自己。

     田瑤一看小叔子身上滿是灰塵的衣服和汗臭味,俏臉更是紅潤了,心也跳了更快。

     尤其是趙狗蛋緊緊的貼著她,那股獨有的 男人氣息,沖擊的田瑤一陣心頭狂跳。

     姐姐,姐姐你可真美。

  我在我們村都沒見過比你更好的 女人

     趙狗蛋一邊往自己身上澆水一邊傻乎乎的說道,眼睛卻是一眨不眨的盯著田瑤被毛巾裹著的誘人身軀。

     雖然趙狗蛋是個傻子,可是被他這么一夸,田瑤心里也是很高興。

     看你一身的臭汗,快脫了吧,嫂子幫你洗澡。

  田瑤強忍著因為小叔子身上的男人味而悸動的心思,一邊幫趙狗蛋脫去外衣。

     頓時間,趙狗蛋健朗勻稱的上身暴露了出來。

     一身古銅色的皮膚,恰到好處的肌肉,無一不彰顯著雄厚的雄性荷爾蒙。

     再加上趙狗蛋本就長著一張好看的外表,若非他腦子有些問題的話,怕會是村里所有女人的克星。

     田瑤心中想著,要不是因為小叔子是個傻子,怕是只要狗蛋一勾手指頭,這十里八鄉的俏媳婦大閨女都恨不得爬上他的床頭呢。

     想著這些,田瑤的手慢慢伸向趙狗蛋的褲腰。

     啪嗒!   哎呀!   因為沒注意,在拉下趙狗蛋的褲腰時,田瑤著那里看去,頓時驚叫了一聲。

     這……這怎么會這么雄厚的呀!好嚇人…… 雖然不是第一次幫小叔子洗澡了,可以前也沒太注意趙狗蛋的那方面。

     沒想到竟然已經這么大變化了。

     田瑤的丈夫趙剛已經死了三年了,還是死在了 婚禮洞房上。

     從那之后,她就背負上了克夫命的罵名。

     可是只有田瑤自己知道,丈夫趙剛是因為第一次和自己干那事,一時太過激動,一口氣沒續上來,這才斷了氣的。

     田瑤知道自己的身子對男人的誘惑力,可越是如此,她平日里越是穿的保守。

     可是不知道為什么,今天看到小叔子身體,田瑤只感覺心臟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田瑤自己也不知道是因為好奇還是害怕。

     趙狗蛋的身體讓她感到害怕,可自己又忍不住要去看。

     男人的本錢可以這么雄厚的嗎?為什么丈夫趙剛一半都比不上……田瑤心里嘀咕著,俏臉越發紅潤,小手忍不住就伸了過去。

     啊!姐姐……手好舒服,洗澡舒服。

     田瑤的玉手剛一觸碰,趙狗蛋便忍不住的大叫了起來。

     自己深愛著的嫂子正用手觸碰自己的身體!   想一想都讓趙狗蛋都興奮無比。

     他這一怪叫,頓時就讓田瑤臉色通紅,連忙將手縮了回來。

     狗蛋……你,你快轉過身去,嫂子幫你擦背吧。

     田瑤趕忙將趙狗蛋的身子轉過去,拿起一旁狗蛋的毛巾,開始幫趙狗蛋搓洗后背。

     然而腦子里卻全都是剛才那一觸碰之下的感覺。

     以前聽雪梅姐說……男人本錢越雄厚,女人越是快樂,那狗蛋這……以后狗蛋的女人還不得快樂死呀……   田瑤胡思亂想著,同時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異樣的不舒服。

     就好似自己心愛的東西遲早要拱手讓人一樣。

     趙狗蛋早已被撩撥的心里一團火,哪里能忍受得了就這么安逸下去。

     趙狗蛋一轉身,直接一把抱住田瑤,身子扭動,皺著眉頭說道:姐姐,我這里,好難受,我好難受,幫幫我!   感受著突如其來的男人氣息,田瑤只感覺身子都快軟了。

     掙扎著想要從小叔子的懷里掙脫出來,俏臉通紅的說道:別!狗蛋……你別這樣,我是你……你不能這樣……你這樣嫂子不好幫你洗澡了!   我難受,姐姐我難受。

     趙狗蛋苦著臉,臉上都快哭出來了。

     田瑤一看自己這個宛如幾歲小孩子一樣的小叔子,頓時又忍不住搖頭一笑。

     是呀,小叔子只是個傻子,就當他是小孩子就好了……他肯定也是無心的,不知道我們做的事情……田瑤心中想著,目光又看向趙狗蛋的身體。

     就仿佛男人的那個地方對她而言有著某種特殊的吸引力一般。

     狗蛋,要不,嫂子……嫂子幫你吧,別憋壞了身子。

    趙狗蛋難受得厲害,看著如此誘人的嫂子,心里早已經幻想了千萬遍。

     田瑤雖然沒太多的經驗,可是之前張雪梅教過她很多東西。

     比如說,如果男人憋得難受,也可以用其他辦法幫忙……   想到這,田瑤又一次伸出蔥白小手,朝著男人身下伸了過去。

     感受到身體傳來的一陣清涼,趙狗蛋頓時發出一聲長長的感嘆:哦!姐姐手,狗蛋舒服,舒服。

     田瑤美眸看著小叔子的身下,不由自主夾住了雙腿,小嘴微張著喘氣說道:你舒服就好,別……別亂動,嫂子幫你……嗯阿……   女人的手稚嫩而生疏,卻讓得趙狗蛋感受到了另一種快樂。

     精神和肉體上的雙重歡愉,讓趙狗蛋很快有了反應。

     趙狗蛋同樣喘著粗氣,很快也看出了女人早已動了想法,便一把將女人抱在懷里,將頭往女人的懷里直鉆,姐姐,好舒服,狗蛋好舒服……   一雙大手隔著浴巾,胡亂的在女人身上肆意,顯得毫無章法。

     田瑤甚至還來不及反應,身子一軟,直接就癱軟在男人的懷里。

     其實從開始到現在,她就一直在克制著自己內心的渴望。

     男人突如其來的襲擊,頓時讓得田瑤心神一陣失守,整個人靠在了男人肩膀上,小手卻還留在男人的身體上。

     田瑤一邊扭動著身子掙扎著,一邊俏臉酡紅的說道:狗蛋……你可真是嫂子的冤家,嫂子先幫你洗澡好不好……先洗澡……   田瑤扭動著身子,把趙狗蛋的身體轉了過去。

     趙狗蛋也知道田瑤心里肯定過不去那道坎,其實趙狗蛋心里也是有些猶豫的。

     在 父母離開之后,大伯一家子就一直對自己不好,要不然趙狗蛋也不至于吃百家飯長大,而這些人里面,表哥趙剛也是當中的幫兇。

  要不是田瑤嫂子一直維護自己,說不定現在就沒有趙狗蛋這個人了。

     田瑤身為一個外來人,卻這么愛護自己。

     趙狗蛋覺得,要是他就這么強迫著田瑤嫂和自己發生了關系,那樣也太不是男人了。

     以前還傻就罷了,現在癡傻癥好了,趙狗蛋說什么也要讓田瑤過上幸福的生活。

     想著這些,趙狗蛋忍不住深吸一口氣,努力平復心中的渴望。

     嘩嘩!   正在這時,趙狗蛋突然感覺到背后傳來一陣潑水的聲音,然后整個背部都被異樣柔軟壓迫著,如同背靠棉花一般,卻透著一股熱力。

  (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   哦!姐姐……姐姐。

  趙狗蛋舒服的的驚呼一聲,盡管背對著女人,臉上還是禁不住流露出一副癡傻的模樣。

     田瑤俏臉通紅,緊貼著小叔子壯碩的后背,整個身子都壓在了男人的背脊上。

     傻狗蛋……舒服嗎?嫂子給你這樣擦背……好不好……嗯嚶……女人緊緊貼著趙狗蛋的背部,嘴里吐氣如蘭的說著。

     趙狗蛋喘著粗氣說道:姐姐,狗蛋舒服,狗蛋好舒服。

     原本被壓抑下去的想法,這一下幾乎想控制都控制不住了,整個身體都興奮的叫囂著。

     女人自己仿佛也陶醉在這種美妙感覺之中,俏臉酡紅,表情無比沉醉。

     趙狗蛋終于忍不住了,一個轉身,將女人狠狠抱在懷里,直接倒了下去,然后一把扯掉了女人身上的白色浴巾,整張臉埋在女人的身上,嘴里不停的嘟囔著:姐姐,狗蛋好難受,難受。

     田瑤顯然也是被撩撥的不行,身體反應強烈,于是索性一只手抱著小叔子的頭,另外一只手探了過去……   傻蛋,你,你輕點,我來…… 砰砰砰! 正在兩人準備進行下一步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田瑤!田瑤!快開門!你個黑寡婦,大晚上的躲在屋里干什么?快點開門!門外的敲門聲越來越急促,伴隨著一道尖銳的女聲。

   澡堂里,田瑤當下身子一震,連忙推開身前的趙狗蛋,一把撿起地上的浴巾裹在了身上。

   田瑤臉色有些慌張,俏臉卻仍舊殘留著一絲紅潤,語氣焦急的說道:都是你啦……快點,狗蛋,你呆在這里自己洗,嫂子先出去開門。

   趙狗蛋癡癡的撓了撓腦袋,光著身子點頭道:嗯,狗蛋自己洗,自己洗。

   田瑤臨出門的時候瞥了一眼趙狗蛋的身體,媚眼如絲,身子都忍不住的一陣顫抖,急忙轉身逃出了澡堂。

   洗澡堂和客堂只有一墻之隔,根本不隔音。

   很快,趙狗蛋就聽到了另一間房里傳來的喝罵聲。

   你這個喪門星黑寡婦,我在外面叫了這么半天的門,現在才出來!說,是不是在家里藏了野男人了?! 媽,我…… 你什么你,田瑤我告訴你,我兒子趙剛尸骨未寒,你要是敢找野男人,小心他半夜爬出來找你算賬! 媽……你別說了……我沒有……我沒有! 哼!有沒有,我自己知道看!我倒要看看,是哪個挨千刀的野男人,敢來招惹你這個喪門星寡婦! 尖銳的女聲停頓下來,然后就傳來一陣陣開門搜索的雜亂聲響。

   澡堂里,趙狗蛋知道這又是自己的大伯娘 王翠蘭來‘串門&quo;了。

   自從癡傻癥好了之后,趙狗蛋發現自己這個大伯娘每晚都會來田瑤嫂的家敲門,時間不定,但都是在晚上。

   雖然之后都找各種借口說是拿點油鹽,其實趙狗蛋知道,這是王翠蘭擔心田瑤在外面找了男人,每晚例行的查房時間。

   田瑤是山頭村出了名的大美人兒。

   這三年來,十里八鄉來田瑤這里串門的男人不少,甚至有好幾個條件不錯的還到大伯趙河家說親,可是都被大伯和大伯母罵回去了。

   田瑤自己雖然也沒有什么改嫁的念頭,但這也架不住疑心多慮的婆婆王翠蘭的懷疑。

   砰砰砰! 很快,澡堂的門被敲響了。

   整個屋也就三間房子,一間臥室,一間澡堂,還有一間大廳和廚房兩用的客堂。

   澡堂的門怎么鎖了?田瑤,這里面是不是藏著野男人了?! 王翠蘭說著就要撞門。

   田瑤趕忙一把拉住自己的婆婆,俏臉有些蒼白,眼角濕潤的說道:媽,你不要這樣……我真的沒有…… 王翠蘭橫著臉,顯然沒打算就這么輕易放過自己的兒媳婦。

   只見王翠蘭一把掙脫田瑤的手,指著緊鎖的澡堂大門說道:沒有?沒有你這澡堂的門怎么還鎖著?被我抓現行了吧!今天我倒要看看,你還能怎么狡辯! 說完,王翠蘭整個人就朝著澡堂的門撞了過去。

   咔嚓! 這時,澡堂的門突然從里面打開了。

   嘭! 哎喲!哪個天殺的……哎喲我的頭喔!正往門上撞的王翠蘭被澡堂的門彈了回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額頭上頓時腫了一個包。

   王翠蘭捂著額頭,整張臉都因為疼痛而變得扭曲了。

   趙狗蛋挺著赤溜溜的身子站在門口,看著地上的婦人說道:大伯母,大伯母,腫包了腫包了…… 說著,趙狗蛋還作勢的揉著自己的額頭傻笑著。

   王翠蘭原本被撞了一下,憋了滿肚子的火,沒想到開門的卻是自己的傻侄子,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指著趙狗蛋說道:你個蠢狗子,竟然敢沖撞你大伯母,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王翠蘭說著就要站起來,可是趙狗蛋好似看穿了她的想法似的,一個疾步上前,直接在王翠蘭還沒完全起身的時候,一個挺身,直接撞在了王翠蘭的臀部上,又將王翠蘭撞的一個狗啃泥。

   王翠蘭一把撲倒在地上,頓時驚叫一聲:傻狗子,你竟然敢用棍子打你大伯母,看我不好好教訓你一頓! 一旁的田瑤看著這一幕,頓時又羞又氣。

   田瑤上前兩步將王翠蘭扶起來,紅著臉說道:媽,狗蛋是個傻子,你就別和他一般計較了,他沒有……沒有用棍子打你…… 王翠蘭還以為田瑤這是在幫趙狗蛋開脫,頓時一把掙開田瑤的手,呲著牙說道:還說沒用棍子,我自己感覺不出來嗎?今天我非得要好…… 王翠蘭的話還沒說完,轉過來的身子卻停在了原地,大嘴張著,愣愣的看著男人的身體。

   到了這時,王翠蘭才知道田瑤說的沒錯。

   趙狗蛋確實是沒用棍子打她。

   可此時趙狗蛋渾身赤溜溜的,身下不就是……? 王翠蘭半響說不出話來,她活了半輩子,還真沒見過這么駭人的男人本錢。

   這……這傻狗子怎么長了個驢玩意呢?!王翠蘭一只手捂著額頭,一只手捂著嘴,語氣驚愕的說道,模樣顯得有些滑稽。

   趙狗蛋心說,王翠蘭和李春娥還真是一路貨色,說的話都一樣。

   不過心里這么想,臉上卻是露出了不開心的樣子,嘟著嘴說道:你是驢,你是驢,大伯母是驢! 一邊說,趙狗蛋還上前兩步,身子一挺一挺的,看得面前的兩個女人面紅耳赤。

   田瑤哪里受得了這種刺激,嚶嚀一聲,沖到澡堂里拿過另一條浴巾,裹在了趙狗蛋赤溜溜的身子上,遮住了那羞人的地方。

   事后田瑤還推了一把趙狗蛋,紅著臉說道:傻狗子……時間不早了,你快去睡! 經過趙狗蛋這么一鬧,原本打算興師問罪的王翠蘭頓時也沒了氣焰。

   王翠蘭現在滿腦子里都是趙狗蛋那嚇人的東西。

   她可不像張雪梅和田瑤這樣的害羞俏寡婦,王翠蘭是一個扎扎實實生過孩子,那方面經驗十足的熟婦。

   因為農村女人生孩子生的早,王翠蘭今年不過才三十八歲。

   雖然年近四十,可依舊是半老徐娘風韻猶存。

   而且自從生了趙剛之后,她和丈夫趙河幾乎就沒有行過房事,因為趙河那方面根本就不行!要不是當初從劉老漢那里求了一副藥,估計連趙剛這個獨苗都懷不上。

   如今趙剛死了,王翠蘭有心要再懷一個,可趙河卻再也不行了,而且劉老漢也走了。

   這讓得王翠蘭這些年過得就像個守活寡的寡婦。

   嘗過男女之事滋味的熟婦,幾年來都是靠著黃瓜茄子這些純天然玩意解決的生理需求。

   其實王翠蘭也想過找男人,可是她不像李春娥那樣放得開,而且也沒有個當生產隊大隊長的丈夫,根本找不到接觸其他男人的機會。

   其實說白了就是有賊心沒賊膽。

   如今一見到趙狗蛋的身子,頓時雙腿就像灌了鉛一樣邁不開了。

   好家伙,自己家里就有這么個好的卻一直沒發現! 王翠蘭心思一下子就活絡了。

   她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要不然也不會這么多年一直逼得田瑤改嫁不能改嫁,連日常生活都要時刻受到監視。

   王翠蘭腦子一轉,頓時一把抓著自己的兒媳婦說道:田瑤啊田瑤,你這個喪門星,是不是偷偷和自己的小叔子好上了? 田瑤頓時俏臉一白,說道:媽!你說的什么話!我沒有……嗚嗚…… 王翠蘭臉一橫說道:還說沒有!天天守著這么個人,你這個小蹄子忍得住? 田瑤不知道王翠蘭為什么要這么說,可是她現在根本百口莫辯。

   是啊! 一個寡婦,守著一個傻小叔子。

   而且小叔子偏偏長得好看,如今又讓婆婆知道了小叔子有個討女人喜歡的本錢,這怕是跳到黃河都洗不清了! 田瑤嗚咽著說道:媽,你不要這么說……我沒有做對不起趙剛的事情…… 王翠蘭一看自己的兒媳婦哭得這么慘,頓時心里也有數了。

   田瑤當初是他們花了大價錢從隔壁巖石村找來的媳婦,看中的就是她老實忠誠這一點,要說田瑤真的和趙狗蛋發生了關系,她王翠蘭一眼就看得出來。

   田瑤眼里根本藏不住謊話。

   不過現在王翠蘭心里有了自己的打算,為了自己以后的幸福生活,她得指點一下這個老實巴交的兒媳婦才行。

   王翠蘭語氣一下子變得緩和了,一把拉住田瑤的手說道:田瑤啊!我知道你不是亂來的女人,可是你現在也守了三年的寡了,那些隔壁村的男人們你又看不上,我們趙家可就要斷后了啊!   閱讀提示:還記得在 生命盡頭為父母婚禮當 伴郎美國 癌癥 男童羅根? 史蒂文森嗎?這名罹患白血病的兩歲男孩本月初為父母婚禮當伴郎,曾經感動無數人。

  據“中央社”報道,羅根的媽媽當地時間6日說,羅根已經在頭一天告別人世。

  兩歲的小男孩羅根?史蒂文森身患癌癥,在生命的最后時光中,他為父母的婚禮當伴郎。

  8月6日,羅根的母親克莉斯汀在社交網站上表示,羅根頭一天晚上在自己懷中離世。

    8月3日,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珍尼特市數天前舉行一場特別的婚禮,擔任伴郎的是只有兩歲的小男孩羅根?史蒂文森。

  由于不幸患上白血病,羅根可能只剩數星期壽命,父母特別為他提早婚期,讓他見證這場喜事。

    史蒂文森夫婦原定明年7月才結婚,但上個月被告知,羅根恐怕只剩下二至三周的壽命。

  他們希望愛子看見父母成婚,并在家庭合照留下身影,因此改變計劃,將婚禮大幅提前。

  過去一周,這對父母緊急安排在自家后院舉行這場婚禮,正式完成兩人終身大事,讓羅根在世時能共同慶祝。

  為父母婚禮當伴郎癌癥男童去世 婚禮曾感動 世人婚禮父母伴郎  8月6日,羅根的母親克莉斯汀在社交網站上表示,羅根頭(姐弟亂性)一天晚上在自己懷中離世。

  她說:“他現在和天使在一起,不再痛苦。

  ”美聯社報道稱,家族發言人瓊森已證實此事。

    羅根出生于2010年10月22日,一歲生日過后不久就被診斷出罹患急性骨髓性白血病。

  他患的是先天性再生障礙性貧血癥(Fanconi anemia),這種罕見疾病常導致癌癥。

  他在去年7月接受干細胞移植治療,但病情不斷惡化,今年3月才接受手術,切除一個長瘤的腎臟。

    媒體曾描繪婚禮進行時的場面說,羅根多半靠在祖母的肩膀上,時睡時醒。

  黛比說,羅根吃了讓他能覺得舒服點的藥,但也因此昏昏欲睡。

  但無疑,這場婚禮因為羅根的參與而增加了一絲溫馨。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為父母婚禮當伴郎癌癥男童去世 婚禮曾感動世人婚禮父母伴郎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