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mvsd 332



當她答應過后 老張的話也補了出來,竟然要換個地方,換……哪啊?話都已經出口了,劉 楚楚不好再反悔,可她真的有些害怕。

  畢竟保留了那么多年的第一次,要是今天交給老張……雖然不討厭,隱隱還有些喜歡,可畢竟是能當她父親的人了,兩人現在這樣就已經好過分。

  如果再把那么大那么可怕的 東西放進身子里面去……只是試探著想想,張楚楚就覺得既羞人又害怕。

  她吱吱唔唔的詢問著,“換、換哪啊,胳肢窩行 不行,也、也能夾住。

  ”(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老張當時就被這答案給郁悶到不行,什么意思啊,放胳肢窩,開玩笑呢?真提議當真是新奇,干嘛的都有,還真沒聽說過有要干胳肢窩的。

  于是他直白的說道:“我想貼著你那兒,然后蹭蹭。

  ”那兒是哪,劉楚楚清楚無比,所以這讓她大為嬌羞,很是不好意思。

  雖然隔著衣服,可觸感卻是真實存在的,這么私密的地方,怎么可以啊?在她思考著該如何拒絕的時候,老張猛地探手,將她給不容拒絕的端到床上,隨后更是將裹在絲襪里的兩條修長玉腿給狠狠劈開。

  劉楚楚當時就羞怕到不行,“別、別這樣,老張,不要,不要啊!”老張很是過癮,尤其是在劉楚楚哀聲求饒的時候,他更感覺到愈發刺激,于是直接強行撲上,狠狠在那而磨蹭著,感受著絲襪與托底小褲褲的溫熱。

  只不幾下的,劉楚楚就受不了了。

  “老張、老張,好難受,我難受,不要,不要……啊~!”她真的是不行了,又痛又麻癢,而且那種麻癢就像是昨天被老張親吻在那里似的,是從嬌軀最深處所泛起的一種本能刺激和反應,一雙白皙玉腿狠狠地蹬扯著,雙手更是在拍打老張的同時,卻又用力地愛撫著,感受著強壯火熱的身軀。

  縱然她沒有經歷過,卻也知道想要解決那種近乎致命的難受,老張進來是最好的選擇。

  只是她又實在過不了心里那道坎兒,所以她只能拒絕。

  可 就在她準備開口拒絕的時候,老張突然停止了動作,并且呼吸急促。

  她認為,老張可能已經舒服到結束了,因此暗暗慶幸。

  可下一刻,老張的話卻給予了她極盡的感動。

  “對不起楚楚,我忘記你那里有傷了,真的很對不起,我不動了,別傷著你。

  ”老張知道劉楚楚先前說的難受是指什么,那是女性的天性,可從那句話上他又聯想起了劉楚楚身下的傷勢,他真的不忍心帶給她痛苦,哪怕他再想要也不舍。

  站在床前,老張憋的難受,悶著頭也不說什么。

  而劉楚楚這時候卻是被他真心感動到不行,她以為老張結束了,可哪成想老張卻是在惦記她的傷勢,寧可自己憋的辛苦也不愿帶給她半分的痛苦。

  這個男人,真的讓她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溫暖,甚至單是看著他都覺得安全感爆棚,因而她也低下了頭,不過精致的小臉蛋兒上魅紅更盛了。

  她邊解扣子,邊羞羞的說道:“我偷偷看過一點視頻,好像也可以用這里幫你解決。

  你上來吧,你站在床上,我幫你弄一下。

  ”老張喜出望外,沒想到一時善意丟了顆芝麻,卻撿回來顆大西瓜,還讓劉楚楚惦記上了他的好,這可真是意外的大收獲了。

   望著慢慢脫離劉楚楚胸前的衣衫,望著那件漸漸被解開的肉色蝴蝶花紋的文胸脫離,老張興奮了,一蹦三尺高來到床上,任憑臉色羞紅的劉楚楚跪在他身前。

  那一雙俏然白皙的小手,漸漸聚攏向身前,然后移動到了老張的身下……早上的時候老張就在顧芳菲那憋的厲害,弄了好久也沒完事,下午又被劉楚楚這么一通誘惑,他已經不行不行的了。

  所以在劉楚楚那享受了十幾分鐘后,他終于忍不住了,愛的潮水瞬間傾瀉。

  這個時候的劉楚楚,只感覺到老張身子顫抖的厲害,也不知道怎么了。

  正張開嘴巴好奇的想要詢問呢,結果一股股的暖流就沖擊進嘴中,直把她打懵了。

  那火熱的東西燙著她性感的小嘴,粉嫩的香舌,更有怪異的味道刺激的味蕾……當她徹底醒悟過來是怎么回事后,誘人唇瓣上也已經沾染了那種東西。

  她當時就羞瘋了,捂著嘴巴光著上身趕緊往衛生間跑。

  可就在剛剛跑進衛生間時,始終張著嘴巴的她感覺有唾液順流,她趕緊下意識的吞了一口。

  吞完后迅速趴在馬桶上,然后她才傻乎乎的意識到,沒了——“我的天,劉楚楚,你到底干了什么,你怎么把那種東西吞下去了,你……”劉楚楚羞到要死要活的,真想把腦袋悶進馬桶里面,把自己活活憋死得了。

  老張拿床上的文胸將身下擦干凈后,來到了劉楚楚的身旁,輕輕拍打她后背。

  “楚楚,沒什么的,你要是實在覺得羞人就換個角度想想。

  昨天在醫院的時候,我不是也把你的吃了么,那么多粘乎乎的呢!”老張不解釋還好,這一解釋劉楚楚更羞到不行。

  她怎么覺得,自己明明想要跟老張保持最終的底線距離,可離那條底線卻越來越近了呢……下午的時候,在老張的堅持下,劉楚楚陪他去了公園。

  倒不是老張還有什么花花心思,就是單純的想著多呼吸呼吸新鮮空氣。

  不得不說,劉楚楚在公園里走了會兒后,心情越來越好了。

  而老張一些葷素不忌的笑話,她也不會顯得那么嬌羞,甚至覺得跟老張在一起散步,真的挺輕松。

  “楚楚,再給你說個。

  有新婚 小兩口去外地旅游,趕上大雨天實在沒地方去就近去了教堂。

  教堂里只有一個 神父,神父好心的收留了他們,但是只有一張上下疊床。

  神父睡下面,小兩口睡在上面。

  ”“等到半夜的時候,神父突然被晃動醒了,他感覺好像地震,于是就趕緊睜開眼睛招呼床上的小兩口。

  你猜,他招呼小兩口的時候看到了什么?”面對老張的葷話段子,劉楚楚只背著小手羞笑,也不作任何回答。

  但這并不耽誤老張的繼續,他繼續講道:“神父看到小兩口在干那事,覺得挺不尊重他的,于是就質問他們,你們小兩口在干什么呢?小兩口回答說,我們剛才上了一趟天堂。

  ”“小兩口的回答讓神父很是無語,實在不好批評些什么。

  但他又不甘心就這樣不尊重,于是小兩口完事后不多會兒,又有晃動傳來,驚醒了小兩口。

  他們好奇的問,神父你做什么呢?神父氣呼呼的回答,怎么,我自己上趟天堂不允許嗎?!”劉楚楚當時就笑崩了,忍都忍不住,直至笑的小腹都感覺有些痛。

  望著夕陽下笑到花枝亂顫的劉楚楚,老張滿心喜歡,覺得這個姑娘真好。

  要是能夠擁有她一輩子,那該多好啊!但這事他終究也只是幻想下,根本不敢往真了去想,連他自己都覺得不現實。

  下午從公園離開后,晚上劉楚楚請老張吃了飯,表達對他的謝意。

  老張也沒客氣,成功跟劉楚楚吃了個酣暢淋漓。

  騎著電動車回到住處后,劉楚楚從車后座下來,然后站在門前有些尷尬。

  禮貌上來說她覺得該讓老張進去坐坐,可真要進去她又怕還得發生什么。

  要知道,下午老張弄的她,現在那里隱隱還有些感覺呢,她真怕自己受不了那種感覺。

  不過就在她猶豫的時候,老張主動開口了,“楚楚,我先回了,你好好休息。

  ”話留下,老張扭動車把就離開了,讓站在門口的劉楚楚有些不知所措。

  她擔心老張會跟她發生些什么,可事實上老張只是單純的護送她回家。

  這種小小的誤解,讓她有些心有愧疚。

  可愧疚之余,她又覺得如果老張能留下來陪著她,似乎也不是件壞事,跟老張在一起的時間也挺開心的。

  前提是,再也不要做和那種事情有關的事兒了,她真怕自己忍不住的想要 老板娘白了我一眼,伸手在我腰間軟肉上掐了一把,道:“他想讓我懷,可我不想懷啊!你想想,如果我這個月真懷上了,他還會讓你碰我嗎?”  我頓時回過神來。

    老板娘說的對!   陳總才不是那種大方到可以把 老婆拿出來分享的人。

    他之所以處心積慮讓我跟老板娘發生關系,為的不過就是借我的種子,讓老板娘懷孕。

    一旦老板娘真懷孕了,他肯定也不會再讓我跟老板娘有類似的親密接觸。

    我一下慌了神,老板娘已經把我深深迷住,好不容易才有機會一親芳澤,如果告訴我以后都沒機會了,我決不能接受!  于是我驚慌的問:“ 嫂子,那可怎么辦,我不想你懷孕!”  嫂子看我著急上火的樣子,溫柔的摸了摸我的臉,在我的嘴唇上輕輕嘬了一口,甜甜一笑,說:“瞧你緊張的樣子,真是沒白疼你!”  我急著問:“嫂子,你倒是說說怎么辦呀!”  嫂子笑道:“你明天悄悄去藥店給嫂子買一盒毓婷回來。

  ”  我好奇的問:“毓婷是什么?”  老板娘紅著臉說:“是事后避孕藥,吃了就不用擔心這次會懷孕了。

  ”  我松了口氣,急忙道:“那我明天就去買。

  ”  老板娘點 點頭,抱住我的脖子,任憑身前的玉兔擠壓著我的胸膛,口中幽幽道:“真想一直這樣抱著你。

  ”  我感覺到老板娘那完美的感覺,又有些沖動,開口道:“嫂子,我還想……”  老板娘感覺到我的變化,紅著臉說:“小壞蛋,不能再來了!你這已經耽誤太久了,再來的話, 陳宏斌會起疑心的!”  我這才想起老板還在門外晾著,這次跟老板娘獨處的時間太長了,估計他現在已經心急火燎了。

    于是我急忙問她:“嫂子,可是我還想要怎么辦?”  老板娘滿眼春情的 看著我,說:“明天不是去溫泉酒店嗎?晚上我去你房間找你。

  ”  我說:“不是還有莉莉姐嗎,你不怕被她發現呀?”  老板娘想了想,說:“小心一點應該沒事的,后半夜的時候我悄悄溜出門,陪過你再溜回來,她不會發現的。

  ”  我感動不已,捧起老板娘巴掌大的小臉蛋兒,動情的品味著她的櫻唇,口中說:“嫂子,你對我真好……”  老板娘激烈的回應著我,含糊不清地說:“人家都說,通往女人心靈最快的通道就是女人的那里,說的一點也不假,嫂子現在滿心里都是你。

  ”  我忍不住問:“那陳總呢?”  老板娘神情間閃過一絲慍怒,冷冷道:“我已經看透了陳宏斌那個混蛋,我跟了他八年,他竟然為了多分點遺產,這么算計我,實在是太過分了!”  說著,老板娘又道:“王浩,我跟你說實話,我和陳宏斌一直都沒有什么感情,之所以嫁給他,是因為當年我爸爸做生意遇到了困難,差點家破人亡,為了不讓我爸進監獄,我才被迫答應嫁給陳宏斌,以此來換取陳家的幫助。

  ”  我恍然大悟的 點了點頭。

    我老板長得一般,除了有錢也沒什么優點,老板娘平時也不像是特別愛慕虛榮的人,所以我一直納悶,老板娘為什么會看上陳總,原來里面還有這么一層隱情。

    老板娘看了看時間,對我說:“王浩,你該走了,嫂子明天再好好陪你。

  ”  我依依不舍的點了點頭,確實不能再耽誤下去了。

    我把懷中的老板娘輕輕放在床上,站起身來,老板娘遞給我幾張紙巾,深深的看著我,羞赧地說:“待會兒我去洗澡,給你發微信。

  ”  我點點頭,低聲道:“嫂子,那我先走了。

  ”  “去吧。

  ”老板娘說完,拿過眼罩戴上,整個人蜷縮著躺在了床上。

     我又上下看了老板娘幾眼,這才萬般不舍的轉身,推門出了房間。

    一出房間門,我便看見一臉焦急的老板,他見我出來,表情有些惱火的問:“媽的,你怎么這么久?!知不知道過去多長時間了?!”  我看出老板眼神里的怒火,心虛的說道:“對不起陳總,我一直出不來……”  “草!”老板氣的罵了一句,看著我,表情猙獰的問:“那最后弄出來了嗎?”  我唯唯諾諾的點了點頭:“你弄了這么久,她沒發現什么異常?”  我搖了搖頭,說:“老板娘一直不說話,也沒摘眼罩。

  ”  老板有些心煩意亂的看著我,片刻后他不耐煩的擺了擺手:“行了,你走吧!”  我如蒙大赦,急忙轉身離開。

    老板進屋之后,我又悄悄溜了回來,想在門口聽一聽里面的動靜,但是里面音樂聲沒有關掉,所以什么都聽不見。

    無奈之余,我只能悻悻的下了樓,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回到房間里,我整個人好像做了一場不真實的夢。

    我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和我那個絕美的老板娘發生了那種事。

    躺在床上,我反復回想著剛才與老板娘的每一個細節,心里依舊無比激蕩。

    下一個瞬間,我又忽然回想起陳總看我的眼神,這讓我心里有些慌張。

    可以看得出,陳總對我跟老板娘做了這么久很是不滿,剛才他表情上的猙獰,以及眼神里的怒火藏都藏不住,完全不是他當初求我幫忙時的樣子。

    我心里猛然生出一個念頭,如果我沒能讓老板娘懷孕,老板會不會恨死我?畢竟我睡了他的老婆。

    可是,如果我讓老板娘懷孕了,老板得償所愿之后,會不會更恨我?畢竟我不但睡了他的老婆,(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還是他未來孩子的親生父親……  一想到這里,我感覺后背一陣發涼……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