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koikatsu party



我看不得你那么辛苦,白天在公司里當個小職員,晚上還要兼職送外賣。

  用你那些汗水積攢起的驚喜禮物,我真的不需要,你太辛苦了,太累了。

   趙權似乎看到了某種希望,他抬起頭來,眼神中斥滿欣喜。

   曉蕓,我不覺得辛苦,為了你很值得,再累我也心甘情…… 可 我不愿意,我不愿意,我不愿意你懂嗎!!! 孫曉蕓終于忍不住了,她跺著腳大聲咆哮,又一次打斷了趙權想要說的話。

   我不愿意每次接你禮物的時候,都能從禮物上聞到一股子酸臭的汗味兒! 我不愿意公司同事故意跟我說,昨晚她們吃的外賣是我老公給送的! 我不愿意每天下班要擠公交車,去躲避那些骯臟男人的咸豬手! 我不愿意每天下班要回家做飯,我討厭那股子油煙的味道! 我想要絢麗的夜生活和浪漫的燭光晚餐,我想要一輛令人艷羨的BBA,我想要挎著讓同事眼紅的包包,這些你都知道嗎?! 趙權不知道,原本他以為這些都可以靠努力跟勤勞來粉飾,至少粉飾到至關重要的24歲。

   可想不到的是,孫曉蕓會嫌棄他努力跟勤勞發出的汗水味道,而且還是酸臭的。

   不過念著對孫曉蕓的感情,趙權還是坦白說道:這些我明天都可以給你。

   孫曉蕓卻是嘆息一聲搖搖頭,我累了,不想聽你說夢話,就這樣吧,明天離婚。

   不再給趙權說話的機會,孫曉蕓走進了臥室,隨即有房門反鎖的聲音響起。

   看看墻上掛的甜蜜婚紗照,再看看緊閉的臥室房門,趙權臉上泛起了苦笑。

   珍愛、包容、努力、勤勞,這些終究都敵不過一個‘錢&quo;字。

   苦坐近半小時后,趙權準備去客房躺下了。

   可就在這時,臥室房門被打開,隨即露出孫曉蕓那張靚麗卻掛著不屑表情的臉龐。

   趙權心頭一喜,以為孫曉蕓終究還是看重這份感情的。

   但下一瞬,就有個黑色的、系著粉色花結的方形小盒子被丟到他腳下。

   這是趙權放在臥室里,準備送給孫曉蕓的禮物,但是卻被丟了出來。

   彎腰拿起那個盒子,趙權臉上最后一次泛起苦笑。

   他也嘗試著最后一次去詢問孫曉蕓,你不看看我送你的禮物是什么嗎? 不需要,我不想再聞到那種酸臭的汗水味兒。

   話音傳來的下一秒,臥室房門再次反鎖的聲音也緊接著傳來。

   邁步來到客房,趙權手拿小盒子坐在了床上。

   從口袋里掏出包兩塊五的雜牌香煙,抽出支沒那么彎曲皺褶的,捋平、點燃。

   很嗆,先前他還覺得這煙也挺順口的,但現在似乎不單是嗆嗓子,還嗆心。

   深吸幾口后,他叼著香煙,將被孫曉蕓丟垃圾一樣丟出來的小盒子給打開。

   金色絲絨布鋪底的盒子里,有張銀白色金屬銀行卡,還有部市面上從未出現過的手機。

   這部手機看起來很LOW,像極了小作坊里拿舊件加工出來的山寨貨,連個標識都沒有。

   但實際上這卻是部雙系統的 定制手機,平常指紋點亮屏幕時顯示的是安卓系統,只有當虹膜識別驗證通過后,它才會展示出另一個系統——全球智聯趙氏定制。

   這是 家族定制系統,除了趙氏家族內部聯絡、通知、會議之外,還可以接入全球最頂尖的地下交易市場。

  而梅塞里德貨幣莊園,更是其中最基礎的應用。

   將定制手機放在面前,前置攝像頭對準趙權左眼虹膜。

   ‘嘀&quo;的一聲過后,全球智聯趙氏定制系統開啟。

   系統開啟的第一時間,屏幕上綻放起絢麗煙花,隨后更是有八個大字閃爍在屏幕上—— 恭祝趙權,生日快樂。

   看了眼時間,已經零點三分。

   趙權嗤笑一聲,青色煙霧隨著低罵聲一同出口,這生日還真特么的快樂。

   將煙屁吐掉,拿鞋底踩熄的同時,手指也點開了收件箱。

   各種恭祝信息充斥著收件箱,但得有九成發信人趙權不認識。

   里面有家族里的外姓人,也有家族里的一些外戚,更多的則是趙氏旁支子弟。

   至于內容趙權都不用點開看,也能猜到里面必定是些諂媚的恭祝。

   唯一被他打開的那條信息,是來自梅塞里德貨幣莊園的—— 恭喜趙權先生,您已成年,梅塞專屬賬戶自動激活,當前余額為$10,000,000。

   一千萬,美元,折合六千來萬人民幣,這是趙氏家族給子孫成年的小禮物。

   趙氏家族規定,24歲才算是成年,在這之前不會收到任何來自家族資金方面的福利。

   尤其是外出家族在外磨礪者,連半毛錢的支持都不會得到。

   但在成年之后,除了一千萬美元的小禮物,每月還會有家族全球產業的分紅入賬。

   那筆錢才是真正的福利,尤其是直系子孫,福利金額更為驚人! 不過眼下趙權對于這些已經不太在乎了,一千萬美元,足夠他把當前生活過個天翻地覆。

   收起手機,趙權又拿出了那張銀白色的、純鈀金打造的梅 塞卡

   梅塞卡很重,他小時候曾經稱量過,剛好60克,是普通銀行卡的兩倍左右。

   按照實物鈀金價格,光這張卡自身就值兩萬多,這還不算其上用細鉆鑲嵌的姓名。

   最最珍貴的還不是這些,而是這張梅塞卡的賬戶號碼:8888-0168。

   梅塞卡的全球尊貴客戶,都是以8888為開頭,卡號總共八位。

   這也就意味著,趙權是全球第168位擁有這張尊貴梅塞卡的人。

   要知道,許多中東的石油土豪都不知道這種卡的存在。

  不是梅塞卡得不到他們的認同,而是他們根本就不夠資格獲得,甚至于連知道這種卡的存在都不配! 把玩著手里那張鈀金梅塞卡,趙權望著隔壁孫曉蕓的臥室,口中喃喃。

   我為你譜一曲富貴榮華,你卻唱出句各自走天涯,真好。

   正喃喃的工夫,手機鈴聲響起,是妹妹趙曦打來的電話。

   哥,生日快樂呦!天亮去給你慶生,順便見見我 嫂子,我還給她帶了禮物呢! 曦曦,哥要離婚了……為什么?因為你嫂子嫌棄我沒錢…… 第二天上午九點多,趙權跟孫曉蕓下樓,來到小區大門口。

   在路旁等出租車的時候,趙權給出了最后一次機會,你要不要再考慮考慮? 然而孫曉蕓卻看都不看他一眼,不用了。

   迫不及待的拒絕過后,新買的包包內響起手機鈴聲。

   翻開挎包,里面有部嶄新的手機,看背面標識,儼然就是華為那款保時捷版本的。

   孫曉蕓看了眼屏幕上顯示的名字,挪步走向旁邊,接電話時的聲音無盡溫柔。

   曾經,這種溫柔的聲音只屬于趙權,但今時今日卻已屬于電話那頭的另一個男人。

   既然確定結束,趙權也就沒再多說什么,伸手招停了路過的出租車。

   打開后 車門,他示意不遠處已經結束通話的孫曉蕓上車。

   相識時他表現的像是紳士,緣散時他依舊有紳士的表現。

   這無情愛無關,僅是良好的家族教養。

  只不過…… 來到車旁的孫曉蕓看了他一眼,眼神既有憐憫,也有不屑,甚至還夾雜著些嘲諷。

   你看,去年我們結婚時是坐的出租車去登記,今年我們離婚時還是坐的出租車,這就是我們離婚的原因。

   當孫曉蕓上車后,趙權關上車門,來到前排副駕駛就座。

   除了向司機師傅說明目的地外,他再也沒有說話,出租車在沉默中駛向民政局。

   來到民政局離婚登記窗口,登記員示意趙權跟孫曉蕓落座,并且索要了各種手續。

   邊檢查手續,登記員邊詢問道:夫妻共同財產怎么分割,你們有商定嗎? 孫曉蕓痛快回道:沒有財產,房子是租的,車子沒有。

  衣服化妝品還有些其他東西是他買的,我都可以還給他。

  銀行存款還有幾百塊,也留給他好了。

   聽起來很大方,但看她表情更像是一種高高在上的施舍,還有語氣中只為離婚的迫不及待。

   登記員又例行公事的詢問了一些其他問題,在確定雙方都同意離婚且無其他問題后,把離婚證書上蓋章,最終分別遞給趙權和孫曉蕓。

   結婚時挺麻煩,前前后后半個多小時。

  離婚倒挺快,五分鐘不到就結束了。

   離開辦事大廳,兩人并肩走到了民政局的大門口。

   趙權深吸口氣,隨即微笑著向孫曉蕓伸出了右手,離婚了也是朋友,對吧! 孫曉蕓將離婚證書塞進包包里,又把額前幾許亂發捋到了耳后,但她就是不伸手。

   對不起,我想我們還是不要做朋友的好,因為那會讓我想起不堪回首的過往。

  在我生命中你的存在就是個錯誤,我只會當成一場噩夢。

  今天噩夢已經醒來,我很輕松。

   噩夢嗎?這個評價,讓孫曉蕓留在趙權心里的那點殘影徹底淪為飛灰。

   就在趙權將右手收回的時候,突然有發動機咆哮的聲音由遠及近。

   當視線尋著聲音望去的時候,有輛白色的奧迪TT兩開門小跑車在路旁戛然而止。

   下一瞬,車門開啟,有個滿臉笑容的麻子臉從車上下來,走路還一瘸一拐的。

   這個瘸子趙權認識,是公司副總的兒子,名叫 黃小山,今年30歲。

   幾年前他出了場車禍,導致兩腿不一樣長,人又長得丑,還高不成低不就,所以至今未婚。

   黃小山從車上下來后直奔趙權,更是伸開雙臂將趙權給擁抱住,看起來很是熱情。

   隨后他又握住趙權的手,臉上斥滿得意。

   謝謝你,謝謝你對我老婆這一年來的照顧,謝謝啊!雖然你照顧的也不咋樣,不過以后你就放心吧,我會把曉蕓照顧得好好的,不會再讓她擠公交,更不會讓她下廚房。

   我會竭盡所能去給予她最好的,我會給予她全新的、幸福的生活,你就放心吧! 這不像是感謝,這更像是一種夾雜著嘲諷的炫耀。

   趙權沒有搭理她,只是將帶有詢問的目光投向旁邊的孫曉蕓。

   他以為孫曉蕓至少也要找個比他年輕的、比他帥氣的、比他有錢的。

   但沒成想,孫曉蕓竟然就只圖了個有錢,還只是看上去比他有錢,甚至連路都走不利索。

   就因為他? 當趙權把這話問出口后,孫曉蕓顯得有些不好意思,臉色微紅。

   但緊接著她就大聲喊道:是的,就因為小山。

  小山很愛我,能給予我更好的生活。

  我孫曉蕓不是個 傻子,我不可能憑著燭光晚餐不吃去端你這碗冷飯,還是餿了的! 或許只有大聲喊出來,才能掩飾她內心中的拜金跟羞愧。

   趙權不想再說什么了,但黃小山卻是有些不依不饒。

   兄弟,你很愛曉蕓不是嗎?所以你做得對。

  有 能力的男人要學會抓緊,譬如我,抓緊我想要的女人。

  沒能力的男人要學會放手,譬如你,放開你沒能力去照顧好的女人。

   湊上前,黃小山得意地拍了拍趙權肩膀,你這個選擇做的很好,很棒! 拍開黃小山的爪子,趙權重新望向孫曉蕓,你竟然選擇這種接盤貨,真是讓我失望。

   一句話,立刻戳到了孫曉蕓心里的痛點。

   她頓時惱羞成怒,潑婦般的當街咆哮,你憑什么罵我男朋友是接盤貨,你憑什么?他開著奧迪,你呢,就開你那兩條腿嗎?人家每月有上萬塊的薪水,父親還是公司副總。

   你呢,你白天上班晚上送外賣,加起來也不過才幾千塊,父母還不知道在哪個窮山溝里待著,連結婚時都不敢讓他們露(交換性伴侶)面,你是怕他們暴露出骨子里的那股子土氣吧?! 罵我男朋友是接盤貨,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個什么破爛貨,這輩子你連坐坐奧迪真皮坐椅的機會都沒沒有,你就是個窮鬼爛賤的狗命! 劈頭蓋臉的一通臭罵后,孫曉蕓攬起黃小山的胳膊,故意秀恩愛似的喊著老公。

   黃小山卻是笑臉如常,曉蕓,你怎么能說人家是窮鬼爛賤的狗命呢,雖然這是事實。

   兩人一唱一和,當真是像極了一對西門慶潘金蓮式的狗男女。

   只不過,就在他們倆朝著那輛白色奧迪TT走去的時候,遠處突然有勁爆的轟鳴聲響起。

   下一瞬,有輛體型龐大的喬治巴頓戰車咆哮而至。

   連車都不剎,輕易碾壓上那輛令孫曉蕓引以為傲的奧迪TT,當時就給碾成了鐵餅。

   后備箱駕駛室全都癟了,車窗玻璃稀碎,輪胎也承受不住重量被壓爆。

   原本帥氣的小跑車,這會兒好像只蛤蟆,還是只被壓癟的癩蛤蟆。

   不遠處站著的黃小山跟孫曉蕓,滿眼懵壁。

   喬治巴頓戰車,超大型越野車,車長五米九,自重三噸半。

   在6.7L雙渦輪增壓的磅礴動力加持下,這臺售價400萬左右的大家伙就是頭鋼鐵巨獸。

   再三的重復碾壓過后,喬治巴頓戰車才從被蹂躪到沒有車模樣的可憐小TT上下來。

   在旁邊停車熄火后,車門開啟,有雙裹在黑色絲襪里的細膩美腿伸出。

   隨即,有白皙小手握著銀色鑲亮鉆的水晶高跟鞋,套在了那雙精致的小腳丫上。

   新聞網5日報道那股熱流宛如怒潮般的在體內瘋狂的奔騰著,我感覺身上充滿了力量,每個細胞都在不斷的膨脹,跟吹氣球似的。

   恰在此時, 黃毛的拳頭轟了過來。

   死來!我不閃不避,一拳轟了出去。

   轟! 硬碰硬,沒半點花俏,高下立分。

   我只晃了幾下,黃毛不斷倒退,最后仰摔而倒。

   臭傻子,你什么了邪法,居然打倒了毛哥,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光頭抓起一根米多長,小臂粗的棍子,掄起就砸。

   滾!我一把抓住棍子,振腕奪過,一腳踹飛光頭,提著棍子,殺氣騰騰的向門口跑去。

   我剛到堂屋門口,尾房響起嫂子憤怒的聲音: 王 四虎,你別過來。

  你再過來,我叫人了。

   寶貝兒,別緊張哦!我只想親手幫你取出 棗子,然后送給我親愛的老爸,吃了之后,保證他長命百歲。

  王四虎浪聲說。

   黑娃,快來幫嫂子。

  嫂子急得大叫。

   寶貝兒,別叫了,你家的臭傻子有光頭和毛娃招呼,沒時間管你。

  王四虎得意洋洋 的說

   咳!我提著棍子,陰沉著臉,冷冷的站在門口。

   你……臭傻子,你怎么進來了?毛娃和光頭兩人呢?王四虎臉色微變,憤怒的看著我。

   黑娃,嫂子怕。

  嫂子尖叫一聲,張開玉臂,乳燕歸巢般的撲進我懷里,緊緊的摟著我的脖子,還在微微發抖。

   死狗!我扔了棍子,緊緊摟著嫂子的小蠻腰。

   這一刻嫂子徹底露出了她脆弱的一面,不管多她堅強,始終是個女人,遇上這種危險,總是需要男人保護。

   死狗?王四虎愣了下,嘀咕著跑了出去。

   黑娃,光頭兩人有沒有打你?嫂子緩緩松開,顫抖的撫著我的臉龐。

   沒!我用力搖頭,不想讓嫂子擔心,就善意的扯了個謊。

   他們不是好人,肯定不會放易放過你,快讓嫂子看看,傷著沒?嫂子松開玉臂,緊張的打量了起來。

   緊張過去了,我才感覺身體不對頭,后腦門明明受了傷,還流了好多血,現在好像不痛了。

  嫂子也沒發現我臉上有傷。

   我趁嫂子檢查前面時,反手一摸,不但血沒了,也不痛了,好像什么都沒發生過似的,之前的一切就像做了個夢。

   我懷疑真是幻覺,拉開嫂子的小手,急忙跑了出去。

   黑娃,別急,嫂子還沒看完呢。

  嫂子追了出來。

   我穿過西屋和堂屋,到了門口,看清院子里的情景,蒙圈了。

   光頭已經爬起來了,臉色蒼白,一頭是汗,眼里充滿了驚恐。

   黃毛還蜷縮在地上。

  王四虎蹲著身子,正在給黃毛檢查。

   說明之前的一切不是夢,而是真真切切的發生了。

   黑娃,看啥?嫂子追到門口,困惑的看著我。

   他們兩個,死狗。

  我傻呵呵的看著黃毛和光頭。

   他們被人打了,誰打的?嫂子眼睛瞪得溜圓。

   不知道。

  我用力搖頭,反正沒別人看見,干脆裝傻。

   臭傻子,你到底用什么暗算了他們?王四虎扶著黃毛站了起來,滿眼怒火的瞪著我。

   嫂子,臭老虎兇黑娃。

  我裝作害怕的樣子,縮在嫂子背后,還故意摟著嫂子的小蠻腰,小腹緊緊的貼著圓滾滾的屁股。

   可惜沒起來,要不頂在溝溝里,肯定很舒服。

   黑娃,別怕啊!嫂子會保護你的。

  嫂子雙頰泛紅,羞澀的拉開我的爪子,溫柔的撫著我的腦袋。

   這一刻我從嫂子身上清晰的感受到了她對我的愛,不是男女之愛,而是親情之愛。

  她明明害怕,還在微微發抖,卻溫柔的安慰著我。

   臭傻子,要是毛娃的手廢了, 虎爺就打斷你的爪子和狗腿,然后當著你的面,上了你嫂子。

  王四虎把黃毛交給光頭,對他耳語了幾句。

   虎哥,你放心,我知道咋做了。

  光頭架住黃毛,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扶著黃毛向村委會方向走去。

   張桂蘭的診所就開在村委會的二樓,估計是送黃毛看醫生。

   陸 雪梅,把棗子取出來,我帶回去。

  王四虎冷笑走了過來。

   王四虎,你眼瞎啊,那地上的袋子,還是你老子親手給我的。

  里面的棗子是我剛取出來的。

  黑娃正要送過去,你就來了。

  嫂子指了指地上的自封袋,冷笑說。

   陸雪梅,以為虎爺是三歲孩子啊?袋子里的棗子,誰知道是哪兒來的?我爸說了,每天要親眼看著,你從里面取出棗子。

  王四虎陰聲說。

   王四虎,你們父子安的什么心,自己明白,真要這樣,這活兒我不干了。

  嫂子雙頰微微扭曲,緊緊抓著我的大手,氣得發抖。

   看她的反應,現在才完全明白王大山那老畜生的陰謀,泡棗子只是一個美麗的借口,其實他們父子兩人都想占她的便宜。

   陸雪梅,在黑桃村這一畝三分地上,還輪不到你說話。

  泡棗的活兒,你必須天天干,果園的活兒,也要做。

  你敢不去,虎爺就打斷臭傻子的腿。

  王四虎握著拳頭走了過來。

   王四虎,你再這樣胡攪蠻纏,我就去村委會告你。

  嫂子甩開我的大手,上前半步擋住了我的身子,宛如母雞護小雞似的。

   這瞬間,我差點哭了。

   她明明很怕王四虎,擔心我受到傷害,寧愿自己受傷也要保護我。

  這是一個多么善良的女人啊! 這樣的女人,值得我守護一生。

   笑話,村委會那些狗東西,哪個不給我爸面子?哪個又敢得罪王家的人?王四虎壓根沒把村委會的人放在眼里,囂張的笑了起來。

   不僅我蒙圈了,嫂子也傻眼了。

   我們都沒想到,王四虎這樣囂張。

   嫂子正不知道如何對抗王四虎,竹林那邊響起一個清脆悅耳,宛如珠落玉盤的美妙聲音: 王四虎,你就是一個暴發戶,把真自己當回事兒了。

  黑桃村是大家的,而不是王家的。

   說話的人是蘇亦涵,我們村的美女村長。

   一聽蘇亦涵的聲音,我突然有點興奮。

   她是我們村里,唯一一個可以和嫂子比肩的大美女,就是身材要差點,可她的聲音很好聽。

  這點足以彌補身材的不足了。

   她和嫂子是好朋友,聽她的口氣,顯然不喜歡王四虎。

   黑娃,別怕,亦涵來了,她會幫我們的。

  嫂子如釋重負的松了口氣,雙頰紅紅的松開了我的手。

   莫名的,我心里涌起一絲失落。

   我好想嫂子一直拉著我的手。

   蘇亦涵,這是王家和陸雪梅之間的事,你別多管閑事。

  王四虎兩眼一翻,不屑的看著蘇亦涵。

   看來他沒吹牛,真沒把村委會的人放在眼里。

   王四虎,你心里打什么小算盤,大家心知肚明。

  這件事,我管定了。

  蘇亦涵邁開修長的大腿走了過來。

   披肩金發迎風飛揚,宛如飛泄而下的金色瀑布,發稍帶著少許霧氣。

  精致絕倫的錐子臉挑不出一絲一毫的瑕疵,美得令人屏息。

  黑白分明的靈動美目,宛如閃閃發亮的星星。

   純黑色的小背心,緊緊的包裹在身上,勾勒出了誘人的曲線,背心的前襟好像要被里面的飽滿頂破了,跟隨身體的動作,不斷的顫抖著,蕩漾起了勾魂的波濤。

   修長圓潤的大腿從米白色的褲管里洞穿而出,好像白玉雕刻而成的玉柱,每寸肌膚都泛著晶瑩光澤,緊致細膩,充滿了彈性。

   腳上穿著深黑色的運動鞋,臉上和脖子上全是汗水,顯然在跑步,應該跑了一段距離了,出了不少的汗。

   亦涵,你來得正好。

  王四虎這個臭不要臉的,大清早的,到我家里耍流氓。

  嫂子急忙迎了過去,緊緊抓著蘇亦涵的小手。

   雪梅,到底咋回事兒,說清楚點。

  蘇亦涵拍了拍嫂子的小手,從肩上抓起粉色的毛巾,一邊抹汗,一邊問。

   這事兒挺復雜的,你先進來坐,我慢慢給你說。

  嫂子拉著蘇亦涵進了堂屋,給她倒了杯水。

   然后和蘇亦涵并肩坐在飯桌邊的涼板上,從在王大山那兒借錢說起,一直到王四虎之前上門糾纏她為止。

   當然隱去了我們之間的親密經歷。

   雪梅,不是我說你,你明明知道,王四虎對你不懷好意,你還答應弄這個。

  蘇亦涵雙頰紅彤彤的,羞澀的翻著白眼。

   她還是女孩子,聽到這個挺難為情的。

  要是她知道,是我幫嫂子放棗子和取棗子,肯定會跳起來。

   亦涵,我家是什么情況,你是知道的。

  三萬塊是不多,對我家來說就是天文數字。

  除了這個,我真不知道怎么還這筆錢。

  嫂子長長的嘆了口氣,苦笑著說。

   我知道,你放心吧,這事兒我來解決。

  蘇亦涵端起杯子,大大的喝了幾口水,放下杯子,拍了拍嫂子的香肩,站起來向門口走去。

   蘇亦涵,你是不是太把自己當回事兒了?這事兒,是你能解決的嗎?王四虎一臉冷笑,甩開腿子就向堂屋沖。

   臭老虎。

  我側跨一步擋住王四虎的路。

   臭傻子,滾開!王四虎額頭青筋直跳,一個大嘴巴子,狠狠抽了過來。

   黑娃,小心。

  嫂子嚇得尖叫。

   王四虎,你住手。

  蘇亦涵怒吼。

   臭老虎,你滾開。

  我舉起左手格擋。

   有點像橫切而出的掌刀,切向對方手腕。

   啪! 掌刀切中王四虎的手腕,發出了沉悶聲響。

   臭傻子,你?王四虎臉龐憋得通紅,踉蹌后退,滿眼驚恐的瞪著我。

   臭老虎。

  我只晃了幾下,半步都沒退,瞪大雙眼,毫不示弱的盯著他。

   之前打倒黃毛和光頭,可能是僥幸。

   這會兒和王四虎面對面的干,絕沒僥幸可言。

   這是實實在在的力量,我的身體真的改變了,變得力大如牛,壓根就不怕王四虎這畜生了。

   雪梅,這是什么情況?你家黑娃,好大的氣力啊!王四虎是村里出了名的力大如牛,在黑娃面前,跟孩子似的。

  蘇亦涵拉著嫂子,急忙走了過來。

   黑娃,有沒有傷著?嫂子抓著我的手,緊張的打量。

   沒!我傻傻的搖頭。

   黑娃的力氣一般,可能是王四虎大意了。

  要是黑娃真能一下就格開他,我也不用怕他了。

  嫂子嘆了口氣,苦笑著說。

   黑娃,你上去打王四虎,打倒了他,亦涵姐姐又讓你坐摩托車。

  蘇亦涵愣了下,溫柔的拍著我的肩膀。

   她是從城里發配到我們村的,摩托車是她從城里騎來的。

  村里到處是泥巴路,彎彎曲曲的又凹凸不平,就很少騎了。

   有一次我去趕場,她順便捎了我一段路。

   我當時是傻子,覺得好玩就在車上大叫。

   亦涵姐姐,黑娃怕怕。

  我裝作害怕的樣子,緊緊抱著她的胳膊。

   少女幽香撲鼻而入,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貪婪的嗅著那香氣,小腹一陣發熱,里面不停的抖著,好像要起來了。

   黑娃乖,有亦涵姐姐在,別怕!打他。

  蘇亦涵俏臉泛紅,抽出胳膊拍了拍我的頭,用鼓勵的眼神看著我。

   臭老虎,是亦涵姐姐叫黑娃打你的,打痛了,不準叫哦。

  我握著拳頭,傻乎乎的沖了過去。

   黑娃,小心啊!嫂子緊張的握著粉拳。

   臭傻子,你是什么東西,也配打虎爺?死開!王四虎大怒,一記撩陰腳飛踹而出。

   臭老虎,死來!我一把抓住王四虎的腳踝,猛的向上提起,然后一拳打了出去。

   轟! 王四虎單腳著地,重心不穩,胸口又挨了一拳,踉蹌著仰摔而倒,砸得地皮直晃動。

   黑娃,你真厲害,別讓他爬起來,快踩著他的胸口。

  蘇亦涵愣了下,拍著小手跑了過來,滿眼驚訝的看著我。

   嫂子好像已經傻了,站著沒動。

   我自己也蒙圈了,要不是蘇亦涵叫我,我肯定會呆立當場,不知所措。

   我可以斷定,不僅是力氣變大了,速度也變快了,眼睛也比原來尖了。

   曉得嘍!我趕緊跑了過去,不等王四虎爬起來,一腳踩住他的胸口。

   臭傻子,找死!王四虎額頭青筋狂跳,怒吼著,飛腿踹向我的褲襠。

   臭(益智故事)老虎!我一把抓住王四牙的小腿,腳后跟用力,在胸口碾了幾下。

   啊……臭傻子,你敢打爺虎。

  老子饒不了你。

  王四虎咆哮叫囂著。

   嫂子和蘇亦涵都傻了,站著沒動,瞪大眼睛呆呆的看著我。

   看她們的神情,顯然都沒想到,一個傻子這樣厲害,跟玩似的就放倒了號稱力大如牛的王四虎。

   要不是親眼所見,估計沒人會相信。

   其實我自己都懷疑,是不是在做夢。

   要是真的,這一切肯定和之前涌進體內的神秘力量有關。

   蘇亦涵就在站我旁邊,離得很近,少女幽香撲鼻而入,令我想入非非的,真想抱著她,狠狠的親她。

   亦涵姐姐,你咋啦?我戳了戳蘇亦涵的香肩。

   好軟,真的是柔若無骨。

   好嫩,比剛出鍋的豆花還嫩,水靈靈的,輕輕一掐就能掐出水來。

   黑娃,你好厲害哦!蘇亦涵回過來神,用贊賞的目光看著我。

   看著她臉上宛如鮮花般的燦爛笑容,我差點醉了,小腹越來越熱。

   黑娃,你真棒。

  以后有你保護嫂子,嫂子就不怕別人欺負了。

  嫂子眼底閃過一絲勾人的光芒,直直的看著我。

   我能大致體會嫂子此時的心情,除了要勾引我解決生理需求之外,更多的是要依靠我保護。

  我對她就不只是滿足生理需求這樣簡單了,有了更大的價值。

   曉得嘍!我傻傻的點頭。

   你們兩個女人,比豬還笨。

  異想天開的,讓一個傻子保護一個人人見了都眼紅的寡婦,真是可笑。

  王四虎不屑的說。

   王四虎,你以后不該叫四虎。

  黑娃說得對,你該叫死虎,以后叫王死虎,都這個鬼樣子,還有臉嚎叫。

  我要是你,找塊豆腐,一頭撞死得啦。

  蘇亦涵冷笑看著王四虎。

   王四虎,你以后再來鬧事,我就叫黑娃揍你。

  嫂子站在蘇亦涵旁邊,有點狐假虎威的威脅王四虎。

   其實,她們兩人都是借我的勢。

  要不是我放倒了這只臭老虎,她們真沒勇氣當著王四虎的說面這種大話。

   臭傻子、陸雪梅、蘇亦涵,你們三個,給虎爺等著,一定要你們好看。

  王四虎滿眼不屑的瞪著我們。

   黑娃,收拾他。

  蘇亦涵拍了拍我的肩膀。

   曉得啦!我傻笑著亂扭王四虎的小腿。

   啊……臭傻子,你敢羞辱虎爺,你死定了。

  王四虎怒吼。

   王四虎,你好歹也是見過世面的人,應該知道進退,要是再不識趣,我就叫黑娃擰斷你的狗腿。

  他是傻子,加上是自衛,廢了你也不用負法律責任。

  蘇亦涵冷笑說。

   你?王四虎雙頰扭曲,憤怒瞪著蘇亦涵。

   你是戰敗者,必須接受贏家提出的條件。

  王四虎,豎起你的狗耳朵清楚了,雪梅說了,不去你家的破果園干活了,這句話今天生效,這層關系不存在了。

  蘇亦涵擲地有聲的說。

   臭女人,你敢管虎爺的的事,一定會付出代價。

  王四虎死鴨子嘴硬,這點上了還在叫囂。

   你們父子兩人,就是兩個畜生,看準了雪梅還不起錢,就用這種下流的手段欺負她。

  泡棗還錢,已經很侮辱人了,還要上門親自取,你們打什么主意,我心里一清二楚。

   蘇亦涵憤怒的瞪著王四虎,鄭重說,從今天開始,泡棗的規則,我說了算。

  為了還你們的臭錢,雪梅每天泡棗子,早上取了之后,讓黑娃送過去。

  你們不準為難黑娃。

   說到泡棗,蘇亦涵雙頰泛紅。

   她畢竟是女孩子,想到晚上脫得光光的,光著屁股躺在床上,把棗子一顆顆的放進那兒,早上又一顆顆的取出來,想想都尷尬。

   看著蘇亦涵臉上的動人紅暈,我悄悄的咽了口唾沫。

   這個時候的蘇亦涵特別可愛,羞澀之中夾著兩分女強人的氣勢,借我之力,在氣勢上完全壓住了不可一世的王四虎。

   姓蘇的,你這樣玩,誰敢保證陸雪梅給我們的棗子,真在那兒泡過?就算泡了,又泡了多久?王四虎咆哮怒問。

   你愛信不信,隨你的便,你們要是覺得吃虧了,可以取消交易。

  你們的錢,雪梅會慢慢還給你們的。

  蘇亦涵強硬的說。

   姓蘇的,算你狠。

  你以后出門,最好小心點。

  王四虎咬牙切齒的瞪著蘇亦涵,喃喃自語的嘀咕著。

   我耳朵尖,清楚了王四虎的狠話。

   聽這家伙的口氣,肯定會報復蘇亦涵。

  我心里有點不安,王四虎是村里的土霸王,有一群二流子跟著他。

   他鐵了心要報復蘇亦涵,她一個女孩子,肯定難以提防。

  麻煩的是,我不能說出來,只能私下想辦法,暗中保護蘇亦涵。

   黑娃,放了他。

  他已經被你打怕了,以后不敢來鬧事了。

  蘇亦涵拍了拍我的肩膀,冷冷的看著王四虎。

   臭傻子,你給虎爺等著。

  王四虎從地上撿起裝棗子的袋子,罵罵咧咧的,狼狽不堪的滾蛋了。

   亦涵,別急著回去,就在這兒吃早飯,我去摘點蓊菜回來,炒了下稀飯。

  嫂子拉著蘇亦涵進了堂屋。

   很快,嫂子一個人出去了。

   黑娃,亦涵姐姐了出了一身汗,不舒服。

  你去打點井水回來,亦涵姐姐洗個冷水澡。

  蘇亦涵溫柔的撫著我的頭。

   曉得嘍!我出了堂屋,拿著塑料桶向水井走去。

   我家的水井不遠,只有五十米左右。

   我打了水回來,直接提進了豬圈里。

   黑娃,真乖,你出去看著,不準別人進來。

  亦涵姐姐洗了澡,就帶你坐摩托,好不好?蘇亦涵微笑看著我。

   嗯!我傻傻的點頭。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