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joi game



我當然是故意的,但是我得給這份故意的行為找一個合理的解釋。

  Xz0朵朵 婚嫁網- 結婚資訊 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于是我對她說,曦姐,你好漂亮,我也不知道為什么,一碰到你就忍不住那樣了,而且還感覺好舒服。

  尤其是你剛才顫抖的時候,我覺得更高興了,替你高興,感覺你很舒……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話都還沒說完的,就有只溫熱的 小手將我嘴巴給緊緊捂住,不讓我再說下去了。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得出來, 楊曦是被我說羞了,她不敢再提這件事情。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總之,在沉默了近兩分鐘后,楊曦羞聲開口了。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傻大個,我可以 幫你,但是幫完你后,我們最多就摟著睡覺覺,好不好?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心里興奮到不行,但臉上依舊掛著滿足的傻笑,曦姐真好!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與漂亮老師的銷魂之夜)好什么好,被你欺負死了……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在楊曦嬌嗔過后, 我就感受到她開始幫我了。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起初的時候楊曦還有些嬌羞,但不多會兒我就感受到了她那只小手的不安分,像極了在故意撩騷我。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但我知道 她不是這樣的心思,沒有接觸過男人的她只是在好奇,本能好奇我的那里。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于是我也變得好奇,想要在她身上亂來。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可以,如果你非要這樣的話,我就不幫你了!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但楊曦羞澀卻堅定的聲音傳出口。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看得出她不是在故意嚇唬我,而是真的在堅守底線。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當時就耍起了賴皮,我不嘛,憑什么你可以摸我那里,我就不能摸你?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楊曦又羞又急,還火辣辣的難受著。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傻大個你混蛋你,是你讓我弄的,又不是我主動要弄的,而且我也沒有讓你……啊!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給楊曦把話說完的機會,我就在她胸前那最迷人的地方上狠狠揉搓了一下。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當時就差點把楊曦給刺激飛了,紅潤的小臉蛋兒都緊緊貼在我的額頭上。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傻大個,你真個臭混蛋,我恨死你了……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嘀嘀咕咕的一通抱怨后,楊曦又羞聲嘟噥道:應該不會懷孕吧?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z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一坐,她倒是忘記了自己此刻 身體的狀況,那原本半截 黃瓜,現在這個姿勢,怕是只剩下一小點還在外面了吧?“表……嬸……” 鄭峰一臉茫然,又尷尬又著急,他不知道該說什么了,總不能開口問人家黃瓜是怎么回事?看鄭峰這一副模樣,表嬸聯想到剛才鄭峰撿筷子半天都沒上來,頓時心中一驚,這個小子該不會是剛才看見了自己那處了吧?轉臉看向鄭峰,這小子眸子里面除了對自己的侵犯,還有幾分期待,她越發的肯定,自己的丑事被鄭峰看到了,加上剛才自己一下子沒忍住叫出來的那一聲,表嬸的臉瞬間紅的如同蘋果一般。

  這算什么事啊,他可是你侄子啊,做這種丑事,怎么還能被侄子給看的一清二楚啊。

  想到鄭峰今年已經是年齡不小了,男女之間的事情就算沒經歷過,卻是也略懂一二,表嫂害羞的都是紅到了脖根。

  “鄭峰,嬸子吃完了,你慢慢吃,吃好了放在這里就好。

  ”表嬸放下碗筷,低著頭紅著臉,說罷, 便是朝著臥室走去。

  鄭峰一個人坐在飯桌上, 看著滿桌子的飯菜卻是沒有胃口。

  誰曾(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曉得,曾經溫文爾雅,知書達理,體面端莊的表嬸,竟然是會在家自己玩黃瓜。

  現在別說是農村的家常便飯了,就算是滿桌的山珍海味,哪里比得上女人香啊,更何況,鄭峰還是個熱血小青年,對于女人更加的渴望,給座金山都不換。

  挑挑揀揀,終于是將碗里面額飯菜吃光,鄭峰正想著告訴表嬸自己要回去了,卻是突然想起剛才表嬸那模樣。

  鄭峰的眼睛直視著表嬸臥室,表嬸現在就在那個里面,他總感覺表嬸現在正做著某些見不得人的事情。

  他悄悄的踮起腳尖,慢慢的移動道表嬸的窗戶邊,探出半個腦袋,那一雙眼睛賊溜溜的往里面瞄著。

  “嗯……”突然,一道極力克制的聲音傳了出來,鄭峰急忙轉移視線,看了過去。

  只見表嬸此刻果然在臥室的床,只不過她并沒有睡覺,也沒有玩手機,而是張開腿,小腳丫踩在床幫上,一雙白嫩的手伸向下面,眉頭緊鎖,秀梅輕蹙,那一雙美眸緊盯著某個地方,額頭上的汗水都是將睡裙給打濕。

  表嬸竟然是在拔黃瓜……表嬸正對準鄭峰這一邊,因為這一邊面朝陽光,看的更加清楚一些,拔起來也比較容易。

  表嬸的注意力都放在那黃瓜之上,根本沒有意識到窗口還有一雙眼睛正在偷看著她。

  “嗯……”表嬸倆只白嫩小手抓到黃瓜漏在外面的那一小節,使出全身力氣, 用力的拔著。

  鄭峰伴隨著表嬸的力度,嘴巴也跟著張大了幾分,他的眼睛盯著表嫂……鄭峰還從未見過這樣的女人,嘴巴頓時張的老大,心跳加速,都是快蹦到嗓子眼了。

  “啊……”表嬸又一次失敗了,她氣急敗壞的拍打著自己的身子,臉上滿是焦急和嬌羞之色。

  站在窗外的鄭峰看的心疼,看著那打的發紅的地方,他恨不得進去給表嬸撫慰一下,那么好的身子,說打就打,這端莊秀麗的表嬸也太暴躁了一些。

  沒幾分鐘,表嬸新的一輪拔河比賽又是開始了。

  這一次,表嬸想了個辦法,她將毛巾墊在手上,然后再抓到黃瓜,這樣就能夠防止打滑了。

  “嗯……”她用力拉扯著臉上又羞又急,那張精致的面容也是跟著變了形。

   小峰就在隔壁吃飯,必須盡快將黃瓜拿出來才是,不然的話,從此以后可怎么面對小峰。

  鄭峰站在窗口齜牙咧嘴,心中也是為她捏著一把汗,手握成拳頭,輕輕的捶打著窗臺面,心中直呼加油。

  “咔嚓。

  ”突然間,天不從人愿,或許是因為表嬸太過用力,又或者是用力不均勻,那黃瓜是拉出來了,但是只是拉出來少許,更多的還在 那個地方,而且,暴露在外面的黃瓜比剛才的可要小不少,這一下,表嬸的那一雙小手都是難以抓到那黃瓜的把了。

  “哎呀……”表嬸先是一愣,隨即低頭一看,頓時嬌嗔一聲,小腳丫在床不斷的撲騰著,手中拔下來的黃瓜也不知道扔哪了。

  鄭峰心中大喊一聲我曹,這黃瓜也太娘的不給面子了,這個時候斷了……“叮咚。

  ”正當鄭峰為表嬸打抱不平時,他的手機突然間震動一下,發出一聲聲音,里面的表嬸這個時候也是抬起頭來,對上鄭峰那一雙眸子……四目相對,二人先是一愣,隨即一起驚慌了起來,表嬸更為激烈,她的瞳孔猛然擴大數倍,抓著黃瓜的小手捂著小口,緊跟著便是尖叫了起來,“啊——”“我曹……”鄭峰頓時面紅耳赤,直想找個地縫鉆進去,偷看別人竟然是被發現了。

  “刷。

  ”三十六計走為上,鄭峰一轉身便是想跑,大不了以后的飯菜自己解決,就算是頓頓吃土豆子也絕對不能來表嬸家了。

  “小峰——”突然間,還沒跑幾步,身后便是傳來了表嬸的呼喊聲。

  鄭峰疑惑的轉身,卻見表嬸正站在門口,臉蛋紅撲撲的像是快要滴出血來,那一雙手放在最關鍵的位置遮擋著那一處神秘的地方。

  “表嬸……我不是……對不起……”鄭峰以為表嬸是來找他麻煩的,手忙腳亂的解釋著,但是由于過度緊張,說出來的話也是牛頭不對馬嘴。

  “小峰,表嬸不是找你說這個事情的……”沒想到,表嬸看了一眼鄭峰,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無比羞澀,然后低了下去,小聲中帶著懇求,“小峰,你能不能幫幫表嬸……”“幫?”鄭峰一下子愣在了原地,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表嬸,看著表嬸那嬌羞的像個小姑娘似的,鄭峰頓時心生疑慮。

  幫什么,該不會是讓自己幫她……“表嬸一個人……拿不出來……你幫幫表嬸……好不好……”表嬸紅著臉抬起頭來,艱難無比的說出這句話,然后貝齒輕咬著嘴唇,等待著陳峰的回答。

  “好……當然可以……”鄭峰有些木訥的點了點頭,鬼使神差的跟著表嬸進了屋子,當他回過神來時,他已經是和表嬸坐在了床上,而表嬸滿臉通紅的張開腿,露出了那一段黃瓜……“小峰,你看什么啊,快點幫表嬸啊……”見鄭峰半天沒反應,表嬸羞的脖子都紅了,那美麗的眸子中蒙上了一層水霧,似乎快要羞哭了。

  原本自己是算好了鄭峰來吃飯的時間的,而做飯的時候剛好是看見了黃瓜,一下子沒忍住,便是想要享受一番,結果卻是不料這個小子來的那么不是時候,一著急,往出一拉,整根黃瓜便是變成了半截。

  自己努力了半天都是沒有弄出來,加之當時陳峰還在一旁的屋子里面等著自己,時間久了難免會被懷疑,萬一再被看見了,那就更加尷尬了。

  讓她萬萬沒想到的是,在吃飯時那黃瓜不老實的蹭來蹭去,不小心發出來的聲音最終還是出賣了她用黃瓜安慰自己的事實。

  看著眼前鄭峰那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她內心深處也是升騰起一種異樣感,讓這樣單純的孩子,而且還是自己的侄子看見自己用黃瓜的一幕,實在是太羞恥了。

  可是現在,自己竟然是還得靠著侄子親手從那個地方將黃瓜拿出來,否則的話,讓老公看見了,那就更加的說不清了。

  “哦……哦……”鄭峰心煩意亂,聽見表嬸的聲音急忙回答道。

  可是當他眼睛放在那個地方上時,頓時是皺起了眉頭。

  那黃瓜在外面只漏出一點來,這該怎么下手啊?難不成自己要將手放在里面,然后抓到黃瓜往出拿嗎?不不不,這可是表嬸啊,一定不能這樣子做,可是除此之外,好像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啊。

  鄭峰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那,這可是自己的表嬸啊,表嬸的身體竟然是被自己看的一清二楚,想起表嬸在這村子里面一直都是規規矩矩的,沒想到,也是個有需求的女人啊。

  表嬸那一張紅彤彤的臉蛋,和那害羞至極的表情,此刻看上去都是那么的可愛,這樣的女人,竟然是在家里面用黃瓜,實在是太浪費了,難道說,是表叔平時滿足不了她嗎?想到這里,鄭峰頓時有了反應,這要是自己親自來……鄭峰用力的晃了晃腦袋,將那些不好的東西甩出去。

  鄭峰啊鄭峰,這可是你的表嬸啊,你絕對不能在她身上打什么主意啊。

  “表嬸,我要拔了。

  ”鄭峰強行壓下內心的那一股邪火,認真的看向表嬸。

  表嬸羞的鎖骨都是顯露了出來,她輕抿的嘴唇,看了眼鄭峰,然后雙手扶著床,用力配合鄭峰,緊跟著脖子后仰,一副認命的模樣。

  她不知道,這樣一幅模樣對于鄭峰這樣初經人事的小男人來說,簡直就是殺手锏。

  “彭。

  ”鄭峰有了劇烈的反應,鄭峰倆只眼睛血紅血紅的,盯著表嬸那個地方,要不是有那個臭黃瓜在那里堵著,自己早就是拉開褲拉鏈撲上去了,管他娘的什么表嬸表姐,親戚不親戚的。

  想歸想,鄭峰低下頭,將手指順著那道邊緣伸了進去,表嬸好歹也結婚十來年了,那里也不像是剛開苞的一樣,所以很容易便是伸了進去。

  “啵——”鄭峰抓到了那根黃瓜,用力一拉,本以為能一次性拉出來,結果不想到表嬸那兒竟然是如同吸盤一般,那黃瓜是出來了一點,但是回去的更快。

  “哦——”表嬸被那黃瓜用力一撞,當即便是渾身顫抖一下,發出一聲極為消魂又要命的呼喊聲,那一張精致的臉蛋表情更是豐富多彩。

  “……”鄭峰頓時無奈了,這我幫你往出拉,你對它這么依依不舍的,我也沒招啊……那一聲“啵”表嬸聽得無比清晰,而自己也被那突如其來的感覺給整的喊了出來,表嬸頭都是快垂下去了,根本不敢看鄭峰的眼睛。

  “表嬸,你得放松身體,配合我啊,要不然,我怎么幫你啊……”鄭峰一邊說著話,一邊趁著自己的手還在表嬸的那個位置,不停的摸索著……能這么近距離看著表嬸的那個地方,還能親手光明正大的摸索的機會可不多,他得抓緊機會,這一刻,表嬸親戚都已經是成為了鄭峰快樂的根本,和外人整,那是生理,和親戚整,不光是生理爽快,連心理上都是無比的痛快。

  “哦……小峰……你的手……”表嬸那個地方被黃瓜裝得滿滿的,而侄子的大手又是在那個地方動來動去,那爽快的感覺如同閃電一般陣陣涌上心頭,讓她難以忍受,簡直快要叫出來了。

  “表嬸,我的手怎么了,不是你讓我幫你的嗎?”鄭峰看著表嬸眉頭緊皺的可愛模樣,手動的更加勤快了,而且,還朝著那個里面伸了進去……“砰砰砰。

  ”正當鄭峰準備更進一步時,門外突然間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臥槽,誰他么的這么會挑時間啊……”鄭峰眉頭頓時擠成一個疙瘩,嘴角抽搐著,他現在很想打人。

  “小峰,快點,把黃瓜給嬸子拿出去……”聽見門外的敲門聲,嬸子頓時也是驚慌了起來,她朝著門外看了一眼,隨即用懇求的目光看向鄭峰。

  “啵。

  ”其實鄭峰早就是抓到了那根黃瓜,這個時候輕微用力,便是將那黃瓜給拉了出來。

  但是門外的這個王八蛋是誰,他很想知道,然后狠狠的給他一拳,這個時候敲門這不是壞自己好事嗎?看表嬸那表情和對男人渴望的程度,沒準黃瓜出來了,就該自己上了,現在好了,全泡湯了。

  “刷。

  ”表嬸來不及細想,急忙跳下床去,將睡裙往下一拉,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服,匆匆的跑了出去。

  “該死的王八蛋……”鄭峰腦門側面的太陽穴都是凸了起來,他爬上窗戶,朝著門口看去,他倒是要看看,是哪個王八蛋這么不是時候的來搗亂。

  “咔嚓。

  ”表嬸將大門打開,外面站著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男人身著一身迷彩裝,灰頭土臉的,身上骯臟無比。

  鄭峰一眼便是認出這個男人,平日里見了面還會打聲招呼,尊稱他一聲 黃叔,黃叔靠著給工地打工為生,他的表叔也和他一樣在那工地上。

  只不過,黃叔是個老實人,平時見了面也是笑呵呵的,今天卻是瞪著眸子,像是發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

  “哎呦,不好了,不好了,你家老鄭在工地出事了。

  ”黃叔滿頭大汗,滿臉的褶子全是汗水,整個人急的直跺腳。

  一聽表叔出了事,表嬸當即臉色便是大變了樣,那雙眸子中滿是急切,連忙問道,“怎么了?我們老鄭怎么了?”黃叔搖著頭擺擺手,拉著表嬸就要走,“別問了,別問了,趕緊走吧,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到了你就知道了。

  ”看黃叔那份焦急的模樣,表嬸也知道事不宜遲,她掙脫開黃叔的手,一邊朝著屋里跑,一邊說道,“你等等,我說點事就走。

  ”說罷,表嬸便是跑到了窗臺邊上,看著鄭峰叮囑道,“鄭峰,你表叔出事了,表嬸得過去看看,要是我晚上沒回來,你就自己把飯菜熱一熱吃吧,我先走了……”鄭峰連答話的機會都沒有,表嬸便是跟著黃叔跑了出去。

  “噗通。

  ”鄭峰趴在窗臺上盯著表嬸離去的地方,半晌,身體像是被抽干了一般,橫著躺在了表嬸的大床上,看著天花板陣陣發呆。

  好好的一次機會,早知道剛才就不該那么墨跡,直接把黃瓜拉出來自己整就對了,整的現在人也沒了,自己也無聊至極。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