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juy 726



  我知道,這些恩惠都是從你那兒來的。

  每個人都被你的燦爛和神圣感動了, 不用要求去囑咐,更不用制度去約束,每個人都 有了追隨你的夢想和不移的意志,不去管時間如何流逝,不去管什么海枯石爛、滄海桑田,生也不變,至死不忘。

     風景總是站在幸福的那邊,這樣幸福就有了模樣。

    喬木一盞盞飄落了燦爛,世界被枯萎深深掩埋,那條寂寞的小路上,一對白發蒼蒼的老夫妻互相攙扶著,他們要追逐小鳥兒正在追逐的那瓣藍天。

  盡管那里不再藏著少年的夢想,壯麗的青春,木訥的腳步依然不肯停滯,么辦法,誰叫幸福始終在前頭堅定的招呼?直到老得哪兒都去不了了,坐在搖椅上慢慢聊聊往昔,講一講用一輩子還沒有完成的現在,聊聊故去和現在的愿望,收藏著 人生路上點點滴滴的歡笑。

  這就是人間——最浪漫的事。

    當那潔白的月牙兒把夢照亮,花兒的心扉無聲的敞開,月下花前的那對伉儷的私語卻是如此甜蜜。

  還是要借借月上柳梢頭的意境,讓那一對對鴛鴦海誓山盟的誓言變成幸福的眼淚吧,讓平靜如水的夜作證:每一對鴛鴦都有個白頭偕老的約定。

  一個人愛另一個人,一生一世不走樣,真是很不簡單的事情。

  踏過磕磕碰碰、朝朝暮暮的磨合期,穿越卿卿我我、蕩氣回腸的愛情河,回到柴米油鹽的真實里,回到鍋碗瓢盆的瑣細里,回到奉母撫兒的操勞里,但是要記住,浪漫里不得忘形,平凡里不要失真。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在沒有止境的忙忙碌碌中,拯救自己的只有那顆安靜的心,守住屬于自己的那份平淡吧。

  在某一個噩夢醒來的早晨,牽掛的依然是屬于自己的另一半;在每一個夕陽西下的黃昏,另一半為另一半準備了一如以往的粗茶淡飯。

  接受世間的不公平對自己最為公平,拒絕天上掉下的幸運對自己最為幸運。

    一棵傲岸之樹終于成為棟梁,樹的 生命結束,樹的骨氣依然,我不敢說這是不是幸福的模樣?但是,我敢斷定當它枝繁葉茂,立于蒼茫天地間,每一枝向上的椏枝都有一曲幸福的歌,每一片葉子都有一首幸福的詩。

  把歲月鐫刻于心田,用年輪記錄歷史滄桑,一切如此自然順理成章,難道還容得下閑言鉆空子嗎?百鳥棲息,有了生存的恬靜,坦然面對日出日落,有了墨客的雅致,笑看天地風雨,有了英豪的度量,那一定才是幸福的樣子。

  因為萬物在崇尚理想主義的旅程中,更加敬重這具體而又真實的生命。

    一朵花開了,完成了成長路上一段最為壯麗的歷程。

  無論是華貴的名流還是無聞的野草,那過程都歷經了跋山涉水的艱辛,有蝴蝶的舞蹈,有蜜蜂的歌唱,也有“那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的憂傷,微笑也好,眼淚也好,都是為了迎接 生命中豐碩的結果。

     讀小學的時候,課本里有一則關于幸福是什么的故事:三個孩子用了十年時間終于弄明白了幸福是什么?第一個說,我們分手以后,就到一個城市里去了,進了學校,學到了很多東西,現在是一個醫生。

  很簡單,我給病人治病,他們恢復了健康,多么幸福。

  我能幫助別人,因而感到幸福。

  第二個說,我走了很多地方, 做過很多事。

  我在火車上、輪船上工作過,當過消防隊員,做過花匠,還做過許多別的事。

  我勤勤懇懇地工作,我的工作對別人都是有用的。

  我的勞動沒有白費,所以我是幸福的。

  留在村莊里的青年說,我耕地,地上長出麥子來,麥子養活了許多人。

  我的勞動也沒有白費,我也感到很幸福。

    一滴露珠,融入了五色的大地,它滋養了五谷,滋養了文明,滋養了思想,它說,它很幸福;又一滴露珠,它幸運地跳入了溪流,它壯大了江河,成為了大海的一滴,成為了云朵的一分,成為了彩虹的一角,它能不說很幸福?  豐富的生命里一定有酸甜苦辣,斑斕的人生中一定有赤橙黃綠。

  上帝投擲到人間最為奢侈的蛋糕,有時讓你魂牽夢繞,有時讓你回味無窮,這樣就有了風景。

  但風景總是站在幸福的那邊,這樣幸福就有了模樣。

    那一米陽光的暖,似曾相識的笑顏,就好似那恍若 初見的美麗,淡淡的成為生命中那不可復制的風景,微微的在蒼白的記憶里開出些溫馨的小花。

  也許,此時再遙遠的路途,再遙遠的人兒,都會因這恍若初見的美麗,都會因這些或那些細碎的情意而顯得溫暖,顯得彌足珍貴,顯得源源流長,而不再彷徨。

    正如“尺有所短,寸有所長”,我們都需要永遠抱著一顆謙卑恭讓的心,因為或許只有這樣才能讓自己日益完善,讓自己一天比一天更加完美。

  記得,那安妮寶貝曾說“總是需要一些溫暖,哪怕,只是那一點點自以為是的紀念”。

  因為,只要我們依著陽光而行,伴著溫暖而動,那些個流年里散落的風起雨落,那些個歲月里走失的人來人往,無論是塵封的,還是珍藏的,都將會成為我們人生中最美的過往,最美的美麗,并永不褪色的持續著蘊藏著。

  那么,生命的路口,到底有多少情,最終成了合不攏的念?又到底有多少人,最終成了隔水觀望的花?   人生沒有重來,生命也無法倒帶,或許這世上的萬千風景,轉身只不過是那一剎那,那一瞬間。

  那么,在時光的眼眸里,誰曾為誰書寫永遠,誰曾為誰毫無目的守著所謂的地久天長?說一段永遠,守一份地長天久,終究,這些所謂的過往,所謂的地久天長,會漸漸的消失在這一路的燈紅酒綠里嗎?飄散在這曾經的綠肥紅瘦里嗎?寡淡在這過往的滄海桑田中嗎?那你是否還曾記得:記憶中總有一朵花兒,曾開在我們心間;總有一棵草木兒,我們也曾溫柔相待過;總有一幅畫,是我們自己一筆一筆用心著墨的……  也許,歲月(兒童益智故事),就是這樣輕盈的邁著前進的步伐,不知不覺毫無目的度過了一個春又度過了一個秋,而等我們慵懶的從睡意朦朧中清醒的睜開眼時,卻發現時間轉眼走到了蕭瑟。

  那風吹葉落間,灑落了多少深情;雨絲飛揚刻,增添了幾分薄涼。

  而似乎其中總有那么一股淺淺的情緒,淡淡的在心間無限的擾著,無限的彷徨著,似乎在等那曲終人散后的燈火輝煌,那燈火輝煌后的黯然銷魂。

  這時,那恍若初見的美麗又將在哪里暗涌著別樣的芬芳?  時光易涼,歲月漸老,慢慢地懂得,漸漸的明白,很多愛不是像口頭上隨便說起來那么容易,那么膚淺,那么隨性,那么任意。

  畢竟時光荏苒,年華已過,而那匆匆而過的人生,所擁有的是否就真為其所屬,那失去的又是否就會真的消失。

  落寞的心,交織著怎樣的回憶。

  是否就像“炊煙起了,我在門口等你。

  傍晚來臨了,我在山邊等你……”那樣執著,這樣癡情,這樣的為愛傾覆一生。

  那,紅塵的深處,到底是誰在唱一曲沒齒難忘,唱一首今生無悔。

  那一縷殤,到底驚了誰的夢?那一場煙花迷離,到底又擾了誰的風景?  那恍若初見的美麗,夜微涼,心若水,彈指間,回眸刻,嫣然一笑,紅塵路上誰為誰癡迷?若人生只如初見,那又何必承受人走茶涼,半世情殤。

  又或許,我們只是那一只 飛鳥,那一條游魚,而在時光中變換著游魚飛鳥,飛鳥游魚。

  只是偶然間,傾某刻你落在了河邊飲水,看到了水中的我,或我在水中,巧遇了落在河邊飲水的你。

  或許,才有了這片刻的駐留,短暫的凝眸,但最終,你還是會離開,會展翅飛翔,會尋找那只僅屬于你一個人的地方,一個人的天堂。

     她,學古典文學的女生,漂亮、浪漫;他,學應用物理的男生,嚴謹、務實。

  兩人不甚相配,但,還是結婚了。

  用她的話說:“在最想結婚的時候,恰好碰見他,也就結了。

  ”  語氣里有那么一點點不甘和無奈。

    他卻很高興,娶到這么一個漂亮能干的妻子,簡直超出他的預期。

  沒事的時候,他會把她和身邊熟人的老婆比,然后告訴她結論:“我的老婆是最好的!”  她淡淡一笑,說:“無聊。

  ”  她心底 有一個小秘密,那就是,她一直默默愛著另一個人。

  那個人,是她大學時教授古漢語的 老師,這份愛情因為得不到,更讓人欲罷不能。

  她珍藏著老師手抄 給她的詞,是陸游的《訴衷情·當年萬里覓封侯》,不過將最后一段改成了:此生誰料,心在香山,身老滄州。

  她的名字里,有一個“楓”字,秋天的楓葉是紅色的,而香山,以紅葉聞名。

  一份感情,要這樣曲折隱晦地表達,她看了,說不出的苦澀,苦澀里又夾雜著甜蜜。

    她等,一直在等,青春在等待中溜走,而最終,老師也沒能給她一個想要的結局,對她說:“沒辦法,她不肯離,有孩子啊,沒辦法……”她決定放手了,她不愿意自己視作生命一樣珍貴的愛情,到頭來卻讓老師如此為難和痛苦。

  如果不能 和老師結婚,那么,和誰結不也一樣?這時候,恰好別人介紹了他,于是,她嫁給了他。

    他一直待她很好,他不會寫詩,不懂浪漫,但是,他疼愛她。

  她有關節炎,不能碰涼水,他每天早晨起來,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開家里煤氣灶的兩個灶頭,同時燒水,等她起床,家里的5個熱水瓶全都灌滿了。

    他也包容她所有的愛好,她去看電影,他陪她去,給她拿包、拿水,在她流淚的時候,給她遞上紙巾,盡管,他會在旁邊的位置上睡著;她去聽音樂會,他不想聽,就先送她過去,估摸著要結束了,再去接她,什么時候她出來,總能看見他站在門口的身影,從未讓她等過1分鐘……   還有,他欣賞她,在外人面前提起她來,總是一副自豪的樣子: 我老婆那菜做得,只要給她嘗一嘗,她回家就能做得差不離;我老婆那文采,我們家的生活費基本上都是花她的稿費;我老婆那皮膚,天生麗質,從不用化妝品,真給我省錢;我老婆那人,不虛榮,什么名牌都不要,就愛看個書……成天“我老婆我老婆”,搞得別人都很好奇,爭相一睹她的風采,發現也不過就是個尋常人嘛。

    最后她也有點兒不好意思了:“你別這樣夸我,多不好!”他頭一揚:“怎么了?我夸老婆還不讓?”她被他那副理直氣壯的樣子逗笑了,說:“瞧你那傻樣!”  有時候她會想,這個世界上,看我哪兒哪兒都覺得好的人,對我提的任何要求,都會當作一件大事想辦法去滿足的人,大概就只有他了。

  他真的是一個很好的結婚對象,溫厚、忠誠、人品好、會疼人,只是曾經滄海難為水,她總是不自覺地會拿他和老師比,和老師之間那種心有靈犀的默契,那種精神交流的酣暢,那種欲說還休的情愫……和他,從未有過。

    也因此,她對他,似乎總是淡淡的樣子,熱情已經用盡,剩下的,只是和一個實在庸常的男人,平淡安靜地相守。

    他們婚后有了一個可愛的兒子,兒子是她的心肝寶貝,也和她最親,會勾著她的脖子說:“ 媽媽你要慢慢地長啊。

  ”她問:“為什么?”兒子說:“你要是長得快,和我長得一樣快,那我長大了,你就老了,就死了,所以媽媽,你要慢慢長,等我長大,我不想讓你老,讓你死。

  ”兒子這樣的話,總讓她有一種要落淚的感覺。

  他也對她說:“我知道,你在兒子心目中的位置是無可取代的,我只希望,我在你心目中,也有一個小小的位置,不會被別人取代。

  ”   她也問自己:會嗎?不會的。

  她回答自己。

  兒子是她的命,她怎么能讓兒子的世界坍塌(是男人就把她搞大),而他,這個善良而無辜的男人,她怎么能傷害他?  日子就是這樣慢慢過下來了,而對老師的思念和懷想,似乎成了一種背景,一回頭總能看到,又似乎是一個港灣,心很累的時候,她會允許自己花上一點時間沉浸在回憶里,和老師的點點滴滴,甜蜜又苦澀的感覺,那樣熟悉又遙遠……她把這種回憶,當作給自己的一種獎勵。

    有一天,她突然接到老師的電話,老師告訴她,妻子前不久病逝了,兒子也出國了,他現在是一個人。

  又問她:“你現在過得好嗎?”又問她:“這個周日你有時間嗎?我們見個面吧!”她頓時心亂如麻,腦子里一片空白。

  有多少次,她想過和老師重逢的畫面,現在真的要來了,她為何卻是這般的膽怯。

    她的臉色一定有些變樣了,他關切地問她:“怎么了?”她說:“沒事,一個老朋友,約周日聚一聚。

  ”一連幾天她都是魂不守舍,他讓兒子多陪媽媽:“你媽媽看起來有心事呢。

  ”  周日那天,她去赴約,不過才隔了將近十年的光陰,她的老師,怎么老成這樣了?一個干癟的木訥的小老頭,讓她覺得陌生,那個在課堂上妙語連珠揮灑自如的老師呢?難道只是出自她的記憶?還是,她的記憶美化了老師?   有一些東西 在心里坍塌了,她有些后悔:真不該來的。

  又有些釋然:來了也好,十年的忘不掉放不下,也到了該了結的時候。

    她和老師在街頭告別,說再見,說再見的同時,她心里已經清楚:不會再見了。

    兒子打電話來:“媽媽,你什么時候回來,我和爸爸等你吃晚飯呢。

  ”她原本被抽空的心驀地一熱:“媽媽這就回,等著啊!”在這樣的時刻,能有一個溫暖的家可以奔赴,她突然對這一切充滿了感激。

     到了家所在的路口,她遠遠就看見了他拉著兒子的手,正在等她。

  她加快了腳步。

    晚上,兩個人躺在床上,她突然對他說:“你知道我今天去見誰了嗎?”  他翻了個身,打了個哈欠,說:“太晚了,先睡吧。

  ”  她說:“你不想知道嗎?”  他沒出聲,她看了看他,他發出輕輕的鼾聲,已經睡著了。

  她在心里嘆了個氣,搖搖頭:唉,他就是這個樣子,粗線條大心眼,沒辦法。

    他的臉埋在枕頭里,悄悄地笑了——其實, 他知道的。

    他知道的,在結婚的那一天,他去接她,花車經過音像店,傳出一首歌:“……因為明天,我將成為別人的新娘,想你想你想你,最后一次想你……”她的淚水突然就掉了下來,那時候,他就知道了。

  還有,她的沉默、失神、悵然……他都知道,那是因為什么。

  但他從來沒打算就這個問題去和她弄個一清二楚——因為一旦說破,那他就得拿個態度出來:你已經嫁給我,就不能再想別人了,如果你再想別人,我就……就怎樣?發怒嗎?傷心嗎?離婚嗎?而依她的性子,百分百會這樣接招:是的,我想著另外一個人,我一直愛著他,我對不起你,我們離婚吧!離婚?和這么好的一個老婆?他才不干呢!即使她的反應不會這么激烈,但,她心里會別扭吧?他心里也會別扭吧?總是這么別扭,積累在一塊兒,對婚姻也是有殺傷力的。

  很多東西,一旦說破,就收不回來,就坐實了,就再也無法抹去了;而如果不說,為對方留有余地的同時其實也是為自己留了余地,相信時間的力量,就像大風經過之后的沙丘,一切都被深深掩埋,沒留一絲痕跡……   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裝作什么都不知道,就是好好對待她,讓他對她的愛,讓她對兒子的愛,結成一條堅不可摧的防線,一點點擠走她心里的那個秘密,直至不露痕跡地全面占領她的心。

    夫妻間的很多問題,就像皮膚上出現了一小塊破損,有一些,是癌癥前期,需要馬上去解決,越拖下去越嚴重;有一些,只是簡單的擦傷,你不去碰它不去管它,慢慢地,它自己也就好了,如果你時不時總去撓它一下,那它總也好不了。

    是的,在他們婚姻的很長時間里,她都想著念著愛著另一個男人,那又怎樣?重要的是這個女人嫁給了他,一直和他生活在一起,是他兒子的母親,他們有一個溫馨和睦的家庭,沒有什么比這更重要的。

  而且,他在心里狡黠地笑了一下——他知道他媳婦那人,眼里容不下沙子,做不了什么出格的事兒,也就是,在心里想想而已。

    今晚過去,她大概想也不會想了,他心里涌上了一些憐愛的情緒:這女人真是傻啊,為了一份校園里的感情,心心念念記了這么多年,這不正說明她的純粹和長情嗎?我沒有看錯人,這樣一個女人,是值得好好珍惜和守護的,就讓她以為我什么都不知道吧,沒有任何心理負擔地生活,好在,都過去了。

  他輕輕呼出一口氣:明天,將會是新的一天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