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張維亞 via



“嘿嘿, 嫂子……舒服嗎?”趙 大頭一邊動,一邊笑著問道。

   王雪沒回答,只是張開嘴,在他肩膀上輕輕咬了一口。

  這個傻小叔子,問這話讓她怎么好意思回答嘛?不過剛才王雪都感覺自己魂都快要飛升了似的,這是之前二十多年從未有過的感覺。

  這一回,王雪才真正明白,原來和男人做這種事,可以這么舒暢!不過她又看了一眼身下的趙大頭。

  看這樣子,好像小叔子連一點繳械投降的苗頭都沒有!“真是個怪物,以后哪個 女人受得了……嚶嗯……啊……”王雪心里想著,身下又開始傳來了陣陣舒爽的感覺。

  “嫂子,我的還腫著呢!好難受……你得幫幫我!”趙大頭一邊說, 身子卻根本停不下來。

  王雪也有點心急無奈。

  她生過孩子,當然知道男人一直這樣,肯定對 身體不好。

  “啊……真是個冤家,嫂子都要被你折騰死了……”嘴上雖然這么說,王雪的身子卻也開始迎合了起來。

  如此又過了幾十分鐘。

  王雪都不知道自己到了多少次的時候,總之現在趴在趙大頭的身上,連動一根手指頭的力氣都沒了。

  “嫂子,大頭要尿尿了!快……”這時,趙大頭突然一吼,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趙大頭癱軟在了床上,此刻他頭腦前所未有的空靈,似乎一下子又回到了在水潭下撿到那枚怪蛋的時候。

  而躺在趙大頭身下的王雪也早就沒了力氣,被趙大頭壓在身下一動不動,臉色泛紅的喘息著。

  趙大頭回過神來,看著身下的王雪,恍惚間似乎忽然一切都清晰了起來。

  心底更是泛出一種奇怪的感覺。

  趙大頭回想著以往的記憶,就如同是站在屏幕前觀看電影一樣,而電影屏幕中的那個傻子就是自己?此刻的趙大頭顯然已經恢復正常,不再是以往癲傻的趙大頭了。

  而且莫名的趙大頭腦子里也多了些的 東西,這些東西告訴他,小時候他在水潭中吞下的那顆怪蛋。

  這是一條成了精怪的蛟蛇的內丹,也因為這樣所以趙大頭從那時候變得呆傻。

  龍性本淫,凡是和龍沾上丁點關系的都脫不了這一條。

  在第一次和王雪云雨之后,趙大頭才終于從癲傻的狀況中解脫出來。

  “大頭,你怎么?”王雪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趙大頭愣愣的一聲不吭,身子也一動不動,只怕出了什么事情,王雪連忙 開口詢道。

  和自己的小叔子發生這樣的事情,王雪心底也是極難為情的,不過好在這是個傻子,不然還不得羞的鉆到地縫里去。

  趙大頭沒有說話,反而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王雪裸露著的身體,兩個人此刻還連在一起,片刻的功夫趙大頭似乎又有了反應。

  “大頭啊,你,你快下來。

  嫂子被你壓的不舒服。

  ”趙雪自然第一時間感覺到了,連忙害怕的開口說道,剛剛就已經被折騰的要死要活了,這要是再來次,王雪覺得自己非要死在床上不可。

  “哦,哦。

  ”趙大頭眼睛中神色一閃,裝作和以往一樣的樣子從王雪的身子上爬了起來。

  倒不是趙大頭刻意隱瞞自己好了的事情,只不過這事本來就有些匪夷所思,再加上現在這種情況,也不好立刻跟王雪說明白。

  不過在趙大頭的心底卻是把眼前的王雪當做是自己要照顧的女人來看待了。

  以往那個混蛋大哥欺負打罵自己的時候,王雪沒少阻攔。

  更不要說平日中對自己的照顧了。

  “你,你快回去把,身子沒事了吧,早點去睡覺。

  ”看著赤裸裸的趙大頭就站在那里也不說話也不懂,王雪臉上的紅暈更重了,心底想著自己是著了魔,怎么就弄出這么荒唐的事情。

  王雪的話有些語無倫次,趙大頭卻是心領神會,傻傻一笑,然后拿起自己的衣服就朝著自己的 房間走去。

  王雪越是這樣,反而在趙大頭的眼中也就越是可愛,心底更是堅定了要照顧好王雪的念頭。

  見趙大頭走了,王雪這才松了一口氣,可腦子里卻總是忍不住的想著之前趙大頭在她身子上馳騁的樣子,暗暗啐了一口便急忙開始穿衣裳。

  而趙大頭回到房間里,第一時間便開始回想腦子里憑空多出來的那些信息。

  蛟蛇內丹的作用不僅僅讓趙大頭的身體比一般人不知道好多少,還讓趙大頭憑空擁有了一些人一輩子都不可能有的本事。

  不過按照腦海中的那些信息來說,這需要趙大頭不停的和不同的女人發生關系才可以解鎖,就好像是一個通關游戲一樣。

  至于原理是什么趙大頭也弄不清楚,只是隱晦的知道是這么回事。

  這倒是讓趙大頭有些頭疼,不過雖然對于腦子里那些奇怪特殊的能力十分向往,趙大頭到也不至于隨隨便便就去和別人睡覺。

  即便是不去解鎖,他此刻強悍的身體和已經恢復的癡呆就已經讓他十分滿意了。

  最后趙大頭也懶得再去想那么多,倒頭便睡了過去。

  在睡夢中趙大頭似乎見到了一條小蛇,這條小蛇在深山老林中不停的游走,捕獵吞食,漸漸的從一條小蛇變成了數十米的巨蟒,然后又從數十米變成了數百米的龐然大物。

  而最后,這條百米長的白色巨蟒,從趙大頭記憶中的水潭中迎(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風而起,卻不成想被一道從天而降的閃電劈成了焦炭。

  睡夢中的趙大頭忽然從床上做了起來。

  外面的天色已經亮了,趙大頭坐在床上回憶著自己夢中的東西,拿到閃電始終都在趙大頭的腦海中不停的回放著。

  “去他球的,狗屁閃電,反正和老子又沒有關系。

  ”趙大頭恨恨的罵了一句,然后再也不顧之前做的夢,起身從床上坐了起來。

  “起來了啊大頭。

  ”王雪早就已經起來了,此刻正在院子里忙著打水,看到趙大頭從房間里出來,臉上掛著笑開口喊道。

  趙大頭還不想讓王雪知道自己已經好了的事情,便裝作傻笑的模樣緊緊的盯著王雪的胸。

  趙大頭這到不是故意的,只不過不知道是因為內丹的緣故還是什么,讓他不自覺的就看了過去。

  他這一看不要緊,王雪的臉卻刷的一下就紅了,昨晚的荒唐事王雪本來就打算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生的,可趙大頭火辣辣的眼神卻躲不過。

  就在王雪想要開口罵趙大頭幾句的時候,院子的門卻忽然被人從外面撞開了。

  王雪和趙大頭兩人都朝著門口看去,只見一伙人不分青紅皂白的就闖了進來,而王雪的臉色卻又是一下子變得蒼白。

  來 的是人是外村的,趙大頭雖然不認識,但是卻也見過,以前趙鐵柱還在的時候,就經常和 這些人廝混。

  也正是因為這些人,趙鐵柱才欠下了不少了賭債。

  這些人來趙家,顯然是來要債的,要知道趙鐵柱雖然人走了,可欠下的債卻一分錢都沒少。

  “呵呵,嫂子,鐵柱欠的錢今天該還了把,這一拖都拖了有好幾個月了,我們這要是再不來要,嫂子你都快要忘了把。

  ”為首的是一個看著猥瑣瘦弱的男子,身后倒是跟著幾個強壯的漢子,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人物。

  王雪臉色難看,可站在王雪身后的趙大頭卻臉上神色淡然。

  猥瑣瘦弱的男子叫周強,是隔壁村子的賭徒。

  周強不僅在隔壁村子臭名昭著,即便是趙鐵柱村子里的人見到這個家伙都會盡量躲著走。

   姐夫,不要,我是 曉曼…… 秦曉曼一手撕掉臉上的面膜,一手抓緊自己的褲子,一臉臊紅的小聲提醒道。

   啊!? 秦曉曼身后的周天浩被驚的一個激靈。

   他剛剛出差回來,看到沙發上躺了一個人,身材跟她 老婆差不多,穿的還是他老婆的睡衣。

   加上沒開燈,光線有些昏暗,他就下意識的以為這個人就是他老婆,所以脫了衣服褲子準備做點什么,沒想到搞錯了。

   曉曼,對不起,我以為是你 表姐躺在這里…… 周天浩趕緊站起身,尷尬的解釋道。

   沒,沒事…… 秦曉曼雖然感覺很難為情,但這也不能怪姐夫。

   當她轉過身的時候,一下就驚呆了。

   因為周天浩身上什么都沒穿,一眼就看到了那個地方。

   這也太厲害了吧?! 她是衛校畢業,學護理的,對人體很了解,周天浩那里直接讓她震驚了。

   周天浩 原本是打算趕緊轉過身穿上衣服褲子的,但是當他看到秦曉曼的時候,眼睛直接黏在秦曉曼的身上了。

   他一直知道秦曉曼很漂亮,但是他工作一直比較忙,跟秦曉曼也有很長時間沒見了,沒想到現在的她更漂亮了。

   今年十八歲的她膚若凝脂,五官精致,身材更是沒話說,即使穿的是睡衣,也完全遮掩不住她傲人的資本。

   想到自己的手剛剛在秦曉曼身上游走的手感,周天浩喉嚨一緊,一股暖流自小腹往下,讓他有一種想要撲倒秦曉曼的沖動。

   曉曼,你姐呢? 周天浩發現秦曉曼正盯著自己那里看,心里竊喜不已,干脆也不回避她,直接當著她的面,慢慢的穿著衣服褲子。

   她既然想看,就讓她看個夠。

   說不定等她看的受不了了,兩人還能發生點什么。

   她出去了,姐夫,我先回房間了。

   秦曉曼沒想到自己居然會盯著一個男人那里看,回過神來之后,臉早就紅的要滴血了,趕緊轉移視線,起身往房間走去。

   雖然她知道不該看,但是她發現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眼睛的余光還是往周天浩身上看了一眼。

   周天浩將這一切看在眼里,嘴角勾起一絲壞笑。

   看來這個小丫頭也開始想男人了,自己可要想辦法好好滿足她一次,不能讓其他人搶了先機…… 秦曉曼近乎落荒而逃的跑回了自己房間,將門關上之后,用手壓住了自己瘋狂跳動的胸口,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剛才的畫面依然在她的腦海中回放,特別是周天浩的手觸碰她的身體的時候,給她帶來的那種舒服的感覺,讓她有點欲罷不能。

   腦子里越想,她的身體就越難受,最后忍不住躺在床上,學著周天浩剛剛的動作,自己的雙手,開始在身上慢慢游走。

   怎么回事,不僅沒有他摸的這么舒服,好像還更難難受了…… 過了一會兒了,秦曉曼有些不解,又有些失落。

   她沒有跟男人那個過,也完全沒有經驗。

   不能再想了…… 秦曉曼用手捂住自己的腦袋,趴在床上有些頹敗,甚至還有點后悔,剛才應該多看兩眼。

   她不知道的是,她這一系列的動作全都被站在窗口的周天浩給偷看到了。

   作為過來人,周天浩自然知道秦曉曼這是怎么回事,心里更加激動了。

   見秦曉曼停下來,周天浩躡手躡腳的回到了自己房間,然后沖著外面喊道:曉曼,曉曼,你過來一下…… 秦曉曼正難受呢, 聽到姐夫喊她,以為有事,趕緊從床上爬了起來。

   姐夫,你叫我? 秦曉曼走進了周天浩的房間,因為之前發生的事,所以有些害羞,聲音軟綿綿的,羞紅的臉頰帶著一絲嫵媚。

   周天浩看得吞了一口唾沫,裝作有些痛苦的指著自己的腿說:小曼,你不是學護理的嗎?我前段時間傷了腿,現在有點痛,你能不能幫我按摩一下? 傷到哪里了?不嚴重吧? 秦曉曼聽到周天浩受傷,有些緊張的問道。

   就是大腿內側拉傷了,不是很嚴重,就是經常會痛。

  周天浩指著大腿說道。

   秦曉曼聽到大腿內側,原本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想到自己這次來城里是找工作的,還要在姐夫家住一段時間,又有些不好意思拒絕。

   而且自己學護理的,姐夫有傷痛,幫他按摩一下也是應該的。

   想到這里,秦曉曼便羞答答的點了點頭,用蚊子似的聲音嗯了一聲,乖巧的蹲在了周天浩的面前,輕輕的按了起來。

   秦曉曼此刻穿著睡衣,領口有點大,里面也沒有穿衣服,周天浩居高臨下,一低頭就看到了她前面的風景。

   好白!好大! 周天浩不停的咽著口水,身體變得燥熱無比。

   而且,他此時只穿著一條寬松的短褲,秦曉曼溫熱的小手輕輕的貼著他的皮膚按摩著,那酥麻的感覺瞬間游遍了他的每一個細胞,以至于刺激到了那里,然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產生了變化,直接把褲子給撐了起來…… 秦曉曼原本在專心的按摩著,但是周天浩那里反應實在是太大了,她想不發現都難,然后忍不住悄悄的看了一眼,直接從褲子的縫隙看到里面…… 此時開著燈,比之前看的更清晰了,似乎還有一股濃烈的男性氣息鋪面而來,讓秦曉曼的心也跟著亂了,情不自禁的咽了一下口水,甚至有一種想用手去摸一摸的沖動…… 察覺到秦曉曼的目光之后,周天浩竊喜的同時也害怕秦曉曼生氣,急忙解釋道:對不起曉曼,我不是故意的,只是這幾年我跟你表姐工作忙,聚少離多,現在看你年輕漂亮,又幫我按摩,一時間便沒有控制住…… 秦曉曼原本還有點生氣,但是聽到周天浩夸她年輕漂亮,那一點不開心也就沒有了。

   而且她是學醫的,自然知道男人有時候會情難自禁,所以更加釋然了。

   她有些嬌羞的點了點頭說:我知道,姐夫,您現在感覺怎么樣了? 看到小丫頭這么好哄,周天浩又是一陣開心。

   好多了,沒想到曉曼你長得漂亮,脾氣也這么好,還通情達理善解人意,被你這么一按,姐夫都舒服的不想起來了,你幫姐夫再按一按。

   秦曉曼看到姐夫反應劇烈的那里,其實有點不知道該不該繼續,畢竟他們的關系,加上這種氛圍,確實有點尷尬。

   但是周天浩都這么說了,她也就不好拒絕,輕輕的,嗯了一聲。

   只是按的時候,她眼睛總是忍不住偷偷的往周天浩撐那里看去,腦子里也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之前周天浩貼在她身上的感覺。

   慢慢的,她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感受到秦曉曼的變化,周天浩臉上的笑容更甚。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想拿下來應該不難。

   沒多久,外面傳來了開門聲。

   表姐回來了! 秦曉曼聽到聲音,神色一慌,馬上拿開放在周天浩大腿上的手,馬上準備出去。

   等一下,先不要出去! 周天浩突然把秦曉曼叫住了。

   秦曉曼不明所以的轉頭看了周天浩一眼,只見他指了指自己的褲子,有些尷尬的說道:你現在出去,讓你表姐看到不太好,要不你先到陽臺去躲一下吧。

   秦曉曼這才反應過來,要是讓表姐知道周天浩跟她呆在一個房間,還有了身體反應,肯定會產生誤會,到時候解都解釋不清。

   她也來不及多想,馬上就按周天浩說的,躲到了陽臺上。

   陽臺不大,簾子也沒拉嚴實,秦曉曼提心吊膽的躲在角落里,看到周天浩打開房門出去了。

   她原本以為姐夫會想辦法支開表姐讓自己離開的,可沒有想到他再次回到房間的時候,已經跟表姐抱在一起,動情的吻了起來。

   看到兩人越吻越激烈,還開始脫對方身上的衣服,秦曉曼突然有些緊張。

   難道表姐和姐夫要當著她的面做那種事? 但是姐夫明明知道她在陽臺上啊。

   很快,房間里的兩個人衣服已經脫光了,秦曉曼看到姐夫用力的把表姐兩腿一分,狠狠的一個沖刺…… 隨即,表姐嘴里發出那種聽上去不知道是痛苦還是歡愉的聲音。

   秦曉曼在陽臺上看的目瞪口呆,雖然她知道不該看,但是對從沒看過這種畫面的她來說,此時的周天浩好像有一種魔力,把她所有的注意力都給吸引過去了。

   房間里的戰斗越來越激烈,秦曉曼看著看著,感覺體內好像有一團火在燃燒著她,難受極了。

   好像出于本能反應一般,秦曉曼把自己想象成了眼前被姐夫用力撞擊的表姐,想著想著,她感覺自己那里有東西…… 房間里,周天浩此時已經把他老婆想象成了秦曉曼,拼命的沖刺著,越沖越有勁。

   而且他知道秦曉曼很有可能在外面偷看,所以故意把跟他老婆結合的地方,暴露在秦曉曼的方向。

   他之前特意叫她老婆早點回來,就是想讓秦曉曼看這場好戲,自然要把最刺激的地方給她看。

   秦曉曼完全不知道眼前發生的一切都是周天浩故意的,她這會兒已經難受到了極點,兩條腿死命的夾著,來回摩擦著。

   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讓她身體的難受稍微緩解一點。

   她希望這樣的狀態趕緊結束,可讓她奔潰的是,周天浩居然堅持了一個多小時才完事。

   四十多歲的人了還這么持久,秦曉曼不由的開始有些羨慕自己的表姐了。

   等到表姐去浴室洗澡之后,秦曉曼為了不讓周天浩發現異樣,深吸了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從陽臺走了出來。

   姐夫,我先回去了! 秦曉曼點著頭,小聲說了一句,然后準備出去。

   但是此時周天浩并沒有穿衣服褲子,她又忍不住偷偷的往他身上看了一眼,發現他那里居然還屹立不倒。

   剛剛跟表姐歡快了一個多小時,現在還這么厲害,讓秦曉曼莫名的有些口干。

   不過她怕露餡,也沒多看,趕緊收回視線離開了。

   周天浩看到秦曉曼夾著腿走路,臉色也紅的厲害,那里的反應更強烈了,像是受到了召喚一般。

   他知道他現在這把火,只有秦曉曼能滅。

   回到房間里之后,秦曉曼迅速關上了門,脫掉褲子,躺在床上,迫不及待的把手伸向了那里…… 因為第一次做這種事情,秦曉曼嘗試了很多次,可還是不得要領,使得自己很狼狽,可那種難受的感覺依然還是在繼續。

   她覺得要是再這么下去,她肯定會瘋掉。

   曉曼,開門。

   突然,外面傳來了周天浩的聲音。

   秦曉曼愣了一下,迅速的將褲子穿上,將房間門打開。

   姐夫,怎么了? 經過剛剛發生的事,秦曉曼有點不知道該怎么面對周天浩,剛打開門小聲問了一句。

   周天浩自己推門走了進來,然后關上門,一臉愧疚的說道:曉曼,剛才的事情抱歉了,我出差這么久,有點忍不住,剛剛被你表姐那么一挑逗,所以才做了那樣的事情,忘記了你還在里面。

   秦曉曼原本有些懷疑姐夫是故意的,但是看到他真摯慚愧的樣子,又覺得是自己想多了。

   畢竟那是表姐跟姐夫的房間,表姐要是想要,姐夫能不給嗎? 沒事的姐夫,我能理解。

  秦曉曼低著頭,有些不自然的回道。

   周天浩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來解釋這件事,只是用這個借口來找秦曉曼而已。

   他一進房就房間里看了一下,剛好看到了秦曉曼情急之下沒來得及收起來的小褲褲。

   粉色的,只有巴掌大,上面還有卡通圖案,看起來小巧可愛,中間的地方明顯顏色有些深。

   果然動情了。

   秦曉曼因為害羞,并不敢對上周天浩的目光,意識到周天浩的目光有些不對的時候,才急忙回頭順著周天浩看著的地方看了過去。

   看到自己換下來的小褲褲時,她頓時羞紅了臉,顧不得回避周天浩,直接將小褲褲拿起來藏好。

   姐……姐夫……我…… 原本想要解釋一下的,可到嘴邊的話卻不知道如何開口,磕磕巴巴的除了叫姐夫之外,居然什么都說不出來了。

   周天浩被秦曉曼害羞的樣子給吸引了,越看越喜歡,恨不得直接上前將面前這個嬌俏的美人給摟在懷里。

   是不是看到我跟你表姐那個,你難受了? 秦曉曼一下子愣住了,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周天浩問這話是什么意思,頓時更不好意思了。

   秦曉曼不敢承認,紅著臉說:姐夫你說什么呢,我不懂! 剛才她偷看表姐跟姐夫的事情要是讓姐夫知道的話那該多丟人呀。

   傻丫頭,你是騙不來我的,姐夫是過來人,看你面色緋紅的樣子,姐夫就知道你做了什么。

   秦曉曼沒想到姐夫會這么說,一張臉頓時紅的滴血,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

   周天浩就是喜歡秦曉曼這種不諳世事單純的樣子,他害怕逼急了秦曉曼,說完之后又急忙安撫。

   你別多想,姐夫問你其實也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想提醒你,這種事情自己做對身體不好,你還是個姑娘家,要是讓別人知道的話,以后還怎么嫁人? 周天浩裝作一副很關心秦曉曼的樣子,讓秦曉曼剛才還有些擔心的內心變得暖洋洋的。

   嗯,我知道,就是剛才有點難受罷了,以后我不會了! 秦曉曼咬著嘴唇,甕聲甕氣的說。

   忍著也不行,姐夫在外面出差也經常忍著,但是忍著的話對身體也是有傷害的,你還年輕,偶爾還行,時間長了對身體也不好,你是學醫的,有句話叫過猶不及,你應該明白吧! (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擊) 那怎么辦? 秦曉曼有些緊張的抬起頭看向姐夫,因為她是學醫的,對自己的健康就更是看中,現在聽到姐夫說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頓時有些急了。

   我這里有一個辦法,可以幫你緩解…… 周天浩靈機一動,假裝很關切秦曉曼為了她好,說這話的時候卻裝作很隨意的樣子,不想讓秦曉曼反感。

   怎么緩解? 秦曉曼有些不解的看向姐夫,她的眼睛很大,此刻充滿求知欲的樣子更顯得單純可愛,讓周天浩看的心跳都加速了。

   周天浩斟酌再三,沒有直接告訴秦曉曼自己要怎么幫她,而是直接對她說:姐夫是過來人,這方面的經驗比你多,有很多辦法可以幫你解決,你躺下,我先幫你按摩一下! 秦曉曼聽到按摩就可以緩解,也沒多想,紅著臉躺在了床上。

   她現在是真的難受,確實也希望周天浩能幫她緩解。

   可讓秦曉曼沒想到的是,就在她剛躺下的時候,周天浩就將手伸進了她的衣服里,蓋在了她胸前。

   啊! 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得秦曉曼直接尖叫起來。

   周天似乎早就料到她會出現這樣的反應,直接捂住了她的嘴巴,阻止了秦曉曼的尖叫,小聲說道:別叫小曼,小心被你姐姐聽到。

   秦曉曼不滿意周天浩的做法,可她也害怕姐姐聽到,只能不再出聲。

   曉曼,你放心,我只是想要幫你舒緩,沒有別的想法! 周天浩將捂著秦曉曼嘴巴的手松開,一本正經的說道。

   真的? 秦曉曼將信將疑的看向周天浩。

   自然是真的,我是你姐夫,你就算是不相信我,難道連你姐姐的眼光都不相信了嗎? 秦曉曼貝齒咬著唇,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

   周天浩知道她現在不敢叫,也不好意思拒絕,不等她考慮的時間,一只手已經開始動了起來,小心的在秦曉曼的身上游走。

   秦曉曼被刺激到,身體微微有了感覺,輕微的顫栗起來。

   周天浩感覺到了秦曉曼的變化,心里更是大喜,他發現秦曉曼的身體很敏感,只要稍微一刺激,就會得到回應。

   嗯…… 漸漸的,在周天浩雙手的按動下,秦曉曼嘴里忍不住發出了聲音,眼睛微閉,一臉享受的樣子。

   周天浩看到她這個模樣,心里暗自激動,然后故意把身體往下一壓,把自己那里壓在了秦曉曼手掌心上,不著痕跡的蹭了幾下。

   秦曉曼開始還沒反應過來,等她發現手掌心上是什么的時候,下意識就就給握住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