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throbbing creampie



整個大院里頭就住著我們兩戶人家,因為農村條件簡陋,所以共用一個浴室和廁所。

   前不久, 蘇老師去了城里待產,剛生完孩子便急匆匆地回來了。

   這是個年輕負責的女老師,一來是想著在農村坐月子清靜點,二來也是怕學生遇到不懂的地方隨時可以問她。

   知道蘇老師要回來住的時候,我提前幾天便偷偷在浴室的墻上挖了一個小洞,又用廢報紙塞了進去。

   我 興奮地吁了一口氣,看的越發仔細起來。

   蘇老師已經開始往身上抹起了沐浴露,她調整了個姿勢,竟然正面對著墻洞。

  。

   我眼睛都快看直了,興奮地快要流鼻血了。

   農村條件簡陋,浴室里頭有盞昏黃的小燈,可外面卻是漆黑一片,她根本不知道我正在偷看她。

   我興奮地顫抖起來,不知不覺得有了感覺。

   長這么大,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女人的身體。

   雖然之前村里的女人們經常當我的面給孩子喂孩子,甚至還有當著我面在苞米地里解手的。

   不過因為我小時候生了一場大病,所以變成了一個瞎子,即便她們再怎么放的開,我也啥都瞧不見。

   十歲那年,我就跟著村里的一個老中醫學習按摩,整整學了十年。

   可是誰也沒有想到,就在一個星期前,我的眼睛突然好了。

   不過這件事情我沒有告訴任何人,因為就 在我眼睛恢復正常的第二天,村里的顧大嫂便當著我的面給孩子喂孩子,我當時就看受不了了。

   這個時候我想到的一直住在我家隔壁的 蘇婉兒

   蘇婉兒才二十八歲,她老公是鎮子上的公務員。

   聽村里那些光棍說,蘇婉兒不僅長的年輕漂亮,身材更是好的沒邊,可惜我從沒見過。

   這次聽說蘇婉兒要回來坐月子,我 忍不住動了邪念。

   我緊緊地趴在墻洞上,發現蘇婉兒全身上下打滿了沐浴露,開始用雙手不斷搓動。

   看了好久,見蘇婉兒差不多快洗完了,我害怕被發現,正準備溜走。

   可就在這時,我卻忍不住停下腳步,眼睛瞪得更大了。

   蘇婉兒洗完后,并沒有急著穿衣服,反而是將右手放在小腹之上。

   在我不解的目光中,只見她的小手竟然逐漸往下…… 看到這一幕,我的眼睛猛地瞪大。

   她因為生孩子,應該快一年沒有和老公親熱了,難道是因為長期…… 此時此刻,我真想不顧一切地沖進去幫幫她。

   哇!哇! 就在我準備大飽眼福之時,隔壁屋突然響起嬰兒的啼哭聲。

   蘇婉兒原本還想進一步動作,聽到兒子的哭聲頓時急了,火燒火燎地穿起衣服來。

   我被嚇了一跳,這要是被抓到了可就完了,趕緊撒丫子就跑。

   我跑回自己家, 裝作漫不經心地坐在門口,直到蘇婉兒急急忙忙地沖進她家門口,我才松了口氣。

   蘇婉兒的身材可真好啊! 雖然已為人母,但腰肢還是纖細如常,特別是傲人的上圍,稍微看看,便能令人浮想聯翩。

   如果能和她好一次,真是少活十年都愿意。

   小偉子!小偉子! 正當我胡思亂想的時候,隔壁屋突然傳來蘇婉兒的聲音。

   我叫楊偉,自從瞎了之后,父母都相繼離家出走了,只留下我和這棟老房子,村里人都叫我小偉子。

   聽到叫喚,我心頭一熱,便跌跌撞撞地沖到了蘇婉兒家。

   走進臥室一看,我的鼻血都差點流下來。

   只見蘇婉兒白色的襯衫高高掀起,一個可愛的嬰兒,正在津津有味地喝著。

   我忍不住咕咚一聲,咽了口口水。

   蘇老師,發生什么事了? 我故意裝作看不見的樣子,若無其事地問道。

   可過了很久,蘇婉兒都沒有答話。

   順著她的目光一瞧,發現她正死死地盯著我。

   因為是夏天,我只穿了條大褲衩。

   剛才偷看蘇婉兒洗澡,弄的我血脈噴張。

   我雖然年紀不大,可身體十分的強壯,恐怕村里沒有幾個男人比得上。

   蘇婉兒目瞪口呆地盯著我,眼神竟然有些迷離。

   蘇老師!蘇老師! 我只感覺臉上一片燥熱,但表面還是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喊了她兩聲。

   啊! 直到此時,蘇婉兒才回過神來。

   只見她一張雪白的俏臉突然變得通紅一片,囁嚅了半天才小聲 說道: 小……小偉子……我……我那里疼的厲害...... 那里是哪里? 我愣了一下,脫口而出道。

   唰! 蘇婉兒的臉直接紅到了脖子根,糾結了好久,她才低聲說道: 就……就是喂孩子的地方…… 啊? 我裝作一副驚訝的樣子,認真地說道: 這樣啊,我聽師父說,要是不及時去看醫生,恐怕會有什么后遺癥! 那可怎么辦! 也不知道是疼的還是急的,蘇婉兒的眼淚在眼眶里打著轉兒。

   這村子里的赤腳大夫只能治些小毛病,現在去醫院恐怕來不及了! 其實漲并不是大問題,是哺乳期的正常反應,只是看著蘇婉兒,我鬼使神差地就胡說八道起來。

   對了!小偉子,你不是跟著老中醫學過按摩嗎? 蘇婉兒聽我提起師父,突然眼前一亮,像是想起什么似的。

   可是很快,她的俏臉蛋兒便漲的通紅,出現糾結之色。

   蘇老師,你該不會是想要我幫你按吧?看著她這副掙扎的神情,我似乎 明白了什么,心里也忍不住浮現一個邪惡的想法.... 我…… 蘇婉兒俏臉一紅,一雙大眼睛含羞帶怯,站在原地有些猶豫不決。

   蘇老師,咱們這孤男寡女的不太好,我還是送你去醫院吧! 我表情嚴肅,連忙說道。

   其實我恨不得立馬幫蘇婉兒,可還是故意裝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就是怕她發現我早有預謀。

   說著,我急急忙忙便往院子門口走。

   等等... 沒想到,蘇婉兒卻站在原地,半天沒有挪動腳步,哭著說道: 這里離縣城這么遠,我……我怕撐不到那個時候... 糾結了半天,蘇婉兒似乎下定決心。

   可能是疼的實在受不了了,她終于放下了女人的矜持和羞澀(兩性口述小說)。

   師父確實教過我。

   我停下了腳步,故作為難地說道: 可咱們畢竟男女有別……唉……算了,醫者父母心,蘇老師我先幫你檢查一下。

   我一邊說著冠冕堂皇的話,一邊走回到蘇婉兒身邊。

   蘇婉兒似乎徹底放下了戒備。

   可能是她認為我是個盲人,不會產生什么邪念。

   此時此刻,她的臉已經紅到了脖子根。

   將剛吃飽的孩子放回搖籃里頭,蘇婉兒便坐在了床上。

   我的心里如同百爪撓心,強行克制內心的激動,用顫抖地聲音說道: 蘇……蘇老師……你先把衣服掀開。

   蘇婉兒穿的是寬松的睡衣,而且為了方便喂孩子,里面什么都沒穿。

   聽 了我的話,蘇婉兒的臉紅的更加厲害了。

  可能是想到我什么都看不見,這才有些釋然,便順從地掀起了衣服。

   蘇婉兒似乎并不有察覺什么異樣,反而由于過于緊張,連聲催促道: 小偉子,你能不能快點... 哦!好好…… 我木訥地點頭應著,雙手卻已經鬼使神差地伸了過去。

   我整個人如同被電擊了一般,全身上下都酥酥麻麻起來。

   不過我不敢停留在一個地方,怕引起懷疑,便東捏一下,西摸一下。

   嗯…… 也不知是因為疼痛,還是受到了刺激,蘇婉兒竟然低聲喚了起來。

   我也并不純粹是占便宜,對于按摩我的確算得上熟能生巧。

   海哥忙不迭擺出笑容,連連稱好。

    沒一會兒,瑤姐穿著一襲紫色 旗袍,踩著高跟鞋走來。

    陳瑤一過來,惡狠狠瞪了我一眼,呵斥道,“還不趕緊滾,惹得李姐不快,回頭看我怎么收拾你。

  ”  我知道,陳瑤是想讓我先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可我剛轉身, 胖女人卻趾高氣昂喝了一聲,“站住,他還不能走。

  ”  陳瑤婉言 一笑,“李姐,何必發這么大的火呢,氣大傷身,跟一個毛頭 小子有什么好計較的,這(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樣,我給您換一個懂事,乖巧的。

  ”  “陳瑤,我可是你們的VIP客戶,每月在你們這里的花銷可不少,你就這樣子敷衍我的?”  胖女人冷哼一聲,不依不饒,即便是陳瑤來了,也沒有賣面子,反而愈發得寸進尺。

    “今天,我就要這小子服侍我,伺候我舒服了,這件事就算過去了。

  ”  陳瑤笑道,“李姐,這小子第一天上班,技術差,我還是給你找個熟練一點的。

  ”  胖女人嘴角泛出冷笑,手指頭指著陳瑤,皮笑肉不笑道:“陳瑤,別給我來這套,你以為你是什么東西,不就是一個媽咪嗎?老娘說的話,你聽不懂是吧,今天誰伺候我都不行,我就是要這小子,不然,我叫人封了你的店!”  一聽封店,我慌了神,停下腳步。

    我完全沒想到才第一天就給陳瑤惹下那么大的麻煩。

    我咬咬牙,上前一步,打算豁出去,為胖女人服務。

    事情因我而起,我不能讓陳瑤難做。

    海哥似乎看出我的打算,一把拽住我的手,沖我搖了搖頭,使了個眼色。

    我明白他的意思,叫我不要沖動,一切交給陳瑤來處理。

    此時,陳瑤臉上的笑容慢慢凝固,到最后徹底沉了下來,冷冰冰說道:“李姐,今天這單,我就給你免了,以后要想過來玩呢,我也熱烈歡迎,要是想玩花樣,我陳瑤也不是吃素的。

  ”  胖女人愣了一下,接著臉色頓時陰晴不定起來。

    她似乎沒想到,陳瑤居然會為了我這個毛頭小子,得罪她這么一個大客戶。

    最后,胖女人放了幾句狠話,滿臉不爽的離開。

    我以為陳瑤會跟我說點什么,可是并沒有,她很快離開。

    不過在擦身而過的瞬間,我從她的眼神里看出了點什么,仿佛是失望。

    我握緊拳頭,暗暗發誓,一定要好好做,不能夠再給陳瑤帶來麻煩。

    “海哥,剛剛的事對不起。

  ”我向海哥道歉,心里一直過意不去。

    海哥搖頭苦笑,“這事情也怪我,沒有跟你說清規矩,匆忙就讓你上鐘了。

  ”  “會所,不會有事吧?”  我有些忐忑問道,剛才胖女人威脅的話,還縈繞在耳邊。

    “你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這些事,不需要你操心的。

  ”  海哥拍了拍我的肩膀,隨后,開始給我介紹會所的一些工作,還有服務內容。

    聽完后,我算是明白會所的真正性質,說的好聽點,是做男公關,說難聽點,就跟胖女人說的那樣,是做鴨。

    整棟大廈,從五樓到 八樓,都是會所經營的,五樓是KTV,六樓是單純給客人全身按摩,不允許做其它事情。

    而 七樓則不同,只要技師愿意,就可以跟客人上七樓,這里什么服務都可以做,我也參觀了七樓的房間,跟六樓完全不同。

    雙人豪華大床,浴缸,還有數十種情趣用品,都是一些沒拆封過的,各種花樣都有,簡直讓人嘆為觀止。

    “那八樓是做什么的?”  我下意識地問了海哥一句,七樓都那么勁爆,對八樓,我心里產生不少好奇。

    海哥神秘一笑,“八樓是專門提供給一些特別客戶的。

  ”  特別客戶?  “皮鞭,蠟油……”  海哥挑了挑眉,簡單說了兩個詞。

    我倒吸一口涼氣,這可不就是另類的那種。

    “放心吧,公司是不會強制員工做事的,除非你自愿。

  當然,七八樓的服務費用,每上一層,都是成倍的往上翻。

  ”  說到這,海哥忽然一臉凝重,“陳陽,我必須提醒你一句,不到萬不得已,最好不要上八樓。

  ”  我心頭一震。

    別說八樓了,就算是七樓我都不愿意去,回想起之前的胖女人,要是讓我在她身上蠕動,我怎么也提不起興致。

    接下來,海哥又給了我一些視頻,讓我學習,里面都是一些按摩技巧,對于這方面,我似乎很有天賦,很快就學會了。

    第二天,會所開業后,我接到了第二個單子,只不過,這單子有點特殊。

  發生胖女人這件事之后,我有些緊張,生怕這一次的客人,也是什么老女人。

  我心里想著,要是對方又提出什么過分的要求,我要怎么辦?我既忐忑,又焦慮,可我知道,我始終要過這一關的,我一步一步的走到包廂門口。

  我深吸一口氣,拎著工具,走了進去。

  可是當我看清楚里面的人時,我愣住了,瞪大了眼睛,錯愕出聲道,“瑤姐,你怎么在這?”我環顧四周,包廂里,除了陳瑤之外,并沒有其她人,難不成,叫我過來服務的人,是陳瑤?“我聽阿海說,你一直吵著要上鐘?”陳瑤淡淡地說了一句,聲音平緩,沒有一絲起伏,聽不出任何情緒。

  因為之前的事情,海哥怕我再出現情況,所以一直讓我多習慣兩天,可是,我卻急著還陳瑤的錢,而且會所生意火,一直缺人手,我也想彌補之前的過錯,為陳瑤分擔,所以一直主動請纓。

  沒想到,這事情傳到了陳瑤的耳朵里。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窘迫,陳瑤也沒有在多說什么,而是沖我招了招手,淡淡地說了一句嗎,“還愣著干嘛,放水,伺候我洗澡。

  ”聞言,我心頭一陣蕩漾,呼吸都變得有些急促起來,我知道,陳瑤這是要考驗我。

  我連忙走到木桶前,將水放滿,撒上玫瑰花瓣,我記得陳瑤小時候最喜歡的就是玫瑰花的味道。

  陳瑤今天穿的是一件大紅色的旗袍,配上她高挑的身材,前凸后翹的,既典雅又很有女人風味。

  陳瑤站在原地,給了我一個眼神,示意我替她脫衣服,說真的,這時候我的手,有些顫抖,內心緊張不已。

  旗袍上的扣子很多,解起來很麻煩,而且我的手一直在輕微的抖動著,解了半天,也才解開一顆。

  特別是站在陳瑤身邊,她的身體有著一股芳香,很好聞,不斷的傳入我的鼻尖,讓我內心泛起陣陣漣漪。

  陳瑤輕笑一聲,很是直白地問道,“怎么,瞧你緊張的樣子,沒脫過女人的衣服?”我一臉尷尬,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話,“沒脫過旗袍。

  ”陳瑤睨了我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隨后,自己動手解扣子,褪下了旗袍。

  旗袍滑落,噗的一聲落在了地上,剎那間,陳瑤完美的嬌軀暴露在了空氣當中,肌膚似雪,白里透紅。

  這一刻,我差點流鼻血了,陳瑤的身材真的很好,特別是現在,只穿著三點式站在我面前。

  而且,是那種半透明的黑色蕾絲系列,簡直讓人無限遐想。

  看著陳瑤的嬌軀,我起了反應,褲子撐起了一個小帳篷,我暗罵自己無恥,這可是陳瑤,我怎么可以這樣子。

  可這實在怪不得我,陳瑤實在是太誘人了,而且,說句不要臉的話,以前小的時候,我就一直想著娶陳瑤,長大之后,甚至還做夢夢到過她。

  此時此刻,陳瑤就這樣子站在我面前,我要說心靜如水,那不是扯淡嗎,我可是正值血氣方剛的年齡。

  讓我失望的是,陳瑤脫了旗袍,就沒有繼續下去,這讓我稍稍有些遺憾。

  冷不丁的,陳瑤問了我一句,“好看嗎?”“好,好看!”我下意識的回答。

  “想不想繼續往下看?”陳瑤輕輕一笑,手放在了后背的內衣上,一副欲要接下來的樣子。

  我內心一陣激動,心里狂喊,想啊,想啊,我做夢都想。

  可是,當我看到陳瑤嘴角掛著那玩味的笑容時,我就知道,她是在調侃我呢,我一陣苦笑,“瑤姐,您就別戲弄我了。

  ”“怎么著,瞧不上姐,嫌棄姐人老珠黃?”陳瑤擺出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那模樣,就跟林黛玉似得,惹人憐惜。

  我心里一急,脫口而出道,“怎么會,姐那么漂亮,我……”我急的有些語無倫次,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

  陳瑤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行了,不逗你了。

  ”說完,她自己走進了木桶里。

  我這才明白過來,自己還是太嫩了,還是上了陳瑤的套,接下來,我打起了精神,準備為陳瑤服務。

  我手握濕熱的毛巾,擦拭陳瑤的背部,輕輕的,掌控著自己的力道,陳瑤的肌膚吹彈可破,我生怕弄疼了她。

  十幾分鐘后,沐浴結束,陳瑤站了起來,嘩啦啦的,水珠從她的身上滴落,這一刻,我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出水芙蓉。

  泡澡過后,陳瑤的肌膚上,泛起一顆顆粉紅色的疙瘩,我又用干毛巾,輕輕的替她擦干,隨后,陳瑤躺在按摩床上,閉上了眼睛。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