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sifangclub



黃天本來就生氣,在加上剛剛 被我唬住了,可能覺得面子上過不去,盯著我看了半天終于 忍不住吼道:你又算什么東西,哪兒來的?告訴你啊,別多管閑 事兒

   這黃天看起來瘦不拉幾的弱不禁風,沒想到這脾氣還挺沖。

   不過我還真不怕,你沖,我比你更沖! 我眉頭一挑,獰笑一聲,臉色狠狠 說到:小兔崽子,懂不懂尊敬長輩,老子都能當你爸爸了。

   聽到我的話,那黃天等人還沒出聲,我身旁卻是傳出一聲嗤笑聲。

   轉頭一看,居然是那小姑娘小蕓,此時正好笑的看著黃天,眼里還帶著一絲挑釁。

   這下那黃天哪還忍得了,當即是怒吼道:我操你大爺的!老東西,找死吧你! 黃天一邊吼著,一邊就揮著拳頭沖了過來,他身后的幾個幫手一看,也是同時嚎叫著沖了過來。

   我無奈的一笑,回頭撇了一眼那小姑娘,還真是個豬隊友啊,一句話沒說就把人惹毛了。

   不過看到我看過來,那小姑娘居然還 無辜的攤了攤手,調皮的吐了吐舌頭。

   搖搖頭,看著沖過來的黃天等人,我的眼神也是冰冷下來。

   我不是一個主動惹事兒的人,但是也從來不會怕事兒,如果確定了麻煩,那我會毫不猶豫的去解決掉麻煩。

   說時遲那時快,黃天已經沖到了我的面前,狠狠的一拳朝我的面門打了過來,那模樣別提多兇狠了。

   不過我卻不屑的撇了撇嘴,外行就是外行,出手的時候破綻百出,在練家子看來,這種攻擊是最不實用的,看起來聲勢浩大,其實毫無作用,輕易就能躲避。

   我身子微微往旁邊一側,那黃天的拳頭就從我的旁邊擦過,我順勢抓住他的手臂,用力往后一扯。

   黃天用力一拳被我躲開,本來就已經失去了重心,又被我一扯,整個人從我身邊擦過,向前撲去,直接摔了個狗吃屎。

   唉喲!一聲哀嚎從黃天嘴里發出,果然是弱不禁風。

   黃天的同伙一看,都是一頓,隨即更加憤怒的朝我沖了過來。

   首當其沖的一個家伙速度還挺快,眨眼就到了我面前,眼看拳頭已經到了,我心里一橫。

   那就狠一點兒,嚇嚇這幫小崽子。

   我索性直接不躲了,屏氣發力,直接硬生生挨了他一拳。

   這 小子一拳打 在我的左肩膀上,別說,年輕就是好,力道還挺大,我都感覺有些使不上勁了。

   心里暗自叫苦,我臉上卻裝作若無其事。

   那小子見我一點事兒沒有也是愣了下來,我趁機反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扇在那小子的臉上。

   啊!一聲慘叫,那小子痛苦的捂著臉倒了下去。

   那一巴掌我可是使出了吃奶的勁兒,可得有他受的了。

   這小子一倒地,后面沖上來的那幾個家伙頓時愣了,直接停了下來,驚疑不定的看著我。

   分分鐘被我放倒兩個,而且我看起來還一點事兒沒有,這下那幾個小崽子也慌了,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敢先上來了。

   我嘿嘿一笑,小孩兒還是小孩兒,這就被我唬住了。

   怎么樣?還打嗎?我看著剩下的幾個人笑道。

   看著我笑吟吟的樣子,那幾人猶豫了一會兒,最后居然直接丟下那黃天和挨我巴掌的家伙 跑了

   我直接一愣,忍不住笑了笑,還真是果斷,而黃天見到自己小弟丟下自己跑了,也是忍不住吼道:臥槽!你們幾個給老子回來! 不過那幾人哪里還管他,頭也不回的消失了。

   小子,現在知道尊敬長輩了嗎? 擺平了幾個家伙,我走到那黃天面前,一臉的笑意。

   呵呵,知知道了大大哥,我錯了饒了我吧 黃天看著我猛的一哆嗦,連連求饒,沒了小弟撐腰,他一個人連屁都不是。

   饒了你可以,道歉吧。

  我懶洋洋 的說到。

   對不起大哥對不起。

  那黃天如釋重負,馬上點頭哈腰的道歉。

   不是我,是給她,蠢貨! 我喝了一句,指著身后的小姑娘,小蕓 黃天一頓點頭哈腰,給那小姑娘道了歉。

   雖然對于黃天的道歉,那叫小蕓的姑娘理都沒理,不過我還是讓他走了。

   畢竟還是學生,教訓一下就行了,沒有必要太過分了。

   等到那黃天走后,那叫小蕓的姑娘才好奇的看向我。

   謝謝你大叔。

   雖然對于她這聲大叔不是很滿意,但是我也沒明著說什么。

   行了,沒事兒就好,走了。

   本來還想和她聊一會兒的,不過我心里惦記著和 王婷婷的飯局,也沒有這個心情了。

   說完我看了看表,已經六點多了,估計王婷婷也已經到了吧,于是我轉身就跑了,第一次和王婷婷吃飯呢,可不能遲到啊。

   那姑娘見我說走就真的走了也有些意外,連喊都喊不住我。

   不過我現在可沒心情管她,大步流星趕路,幾分鐘后,我就出現在約定好的飯店外了。

   進入飯店,還好王婷婷還沒有到,我才沒有遲到的尷尬。

   找了個位置坐下,等了一會兒后,王婷婷還是沒有到,我正準備發微信給她的時候,她的微信倒是先發了過來。

   李師傅,不好意思,我今天可能來不了了。

   臥槽!一看到這信息我整個人都不好了,這特么的不是耍我嘛! 雖然心里很是不爽,不過我還是沒有說什么不好的話,依照王婷婷的性格,應該是出了什么事兒耽誤了,不然不會這樣放我鴿子。

   但是王婷婷就發了一條微信后,又是音訊全無,我發了好幾條微信都沒有回復我。

   看著對話框我有些失望,不過心里卻有些擔心起她來,到底出了什么問題。

   等了很久還是沒有等到王婷婷的回復,看來是真的不會來了,我看著一桌子的菜也沒什么胃口,草草吃了一點兒后,就全部打包帶回去了。

   回到家后依然沒有等到王婷婷的回復,我也不報希望了,早早就睡了。

   第二天我照常去新房干活兒,而王婷婷又和之前一樣,如同消失了一樣,微信也不回復,人也沒有來過。

   王婷婷的消失讓我憂心忡忡,干起活兒來也是毫無動力,也不知道她到底遇到什么事兒了,這樣一想我就非常煩躁。

   突然,新房的大門被人打開了,我一驚,隨后心里一喜,這個時間能來的,難道是王婷婷過來了? 我連忙放下手中的活兒,從房間里出來,果然,王婷婷正從大門外走進來。

   婷婷!我高興極了。

   李師傅。

  王婷婷也是微微一笑。

   你這幾天去哪兒了,我好想你。

  我上前拉住王婷婷的手說到。

   王婷婷臉色一紅,沒有回答,我也沒有在意,不過我能看出來,她的情緒并不高。

   看來她說的那件事兒,對她的影響還是很大的。

   我看著王婷婷原本精致的臉蛋變得憔悴,突然有些心疼。

   婷婷,沒事的,都會好的。

  我一把將王婷婷摟進懷里 安慰著她。

   王婷婷沒有反抗,任由我抱著她,過了一會兒居然直接在我的懷里小聲的抽泣起來。

   我頓時慌了,我是最怕 女人哭的了,一哭我就頭大。

   好了好了,婷婷,別哭了別哭了。

  我輕輕拍著她的腦袋安慰她,心里是暗暗叫苦。

   不過有時候心里有憋屈,大哭一場發泄一下,倒還比較好,所以我任由王婷婷埋在懷里,眼淚很快打濕了我的上衣。

   大哭一場后,王婷婷的情緒慢慢穩定下來,直起身來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我。

   我知道她的尷尬,所以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沒說,只是安靜的陪著她。

   李師傅,讓你見笑了。

  王婷婷擦掉了眼淚說到。

   沒事兒,唉,你別叫我李師傅了,聽著怪別扭的,以后就叫我老胡吧。

  我笑道。

   好吧,老胡。

  王婷婷笑了笑點點頭。

   隨后王婷婷猶豫了一會兒后,又開口說道:唉,你不知道, 馬亮那個混蛋,昨天居然又偷偷出去亂搞,真是氣死我了。

   我怎么這么命苦,當初怎么就嫁給他這個禽獸了! 你怎么知道?你看見了?我不由自主問到。

   王婷婷苦笑著點了點頭,我恍然,原來是這樣。

   我總算知道她昨天為什么放我鴿子了,原來是看到了奸夫淫婦,怪不得臨時不來了。

   不過看她現在這個樣子的表現,昨晚怕是沒有當場捉奸成功吧。

   果然,王婷婷恨恨的說到:昨天晚上我猶豫了,但是我現在真的是好后悔,好后悔昨天晚上沒有揭穿馬亮這個禽獸! 可惜,我低嘆一聲,居然沒有搞死這個混蛋,不過現在既然王婷婷已經知道了這個事情,那以后肯定還有機會的。

   沒事兒婷婷,既然你知道了這件事兒,以后你就掌握了主動了,想要收拾馬亮這個混蛋還不簡單嗎。

   這個混蛋,居然這樣對我,真是氣死我了。

  王婷婷點點頭,不過還是狠狠的將馬亮罵了一遍。

  (女同學上課摸下面讓我) 我心里暗自高興,王婷婷越恨馬亮,那我的機會就越多,等到捉奸成功的時候,就是我上位的時候啦,哈哈。

   不過表面上我還是配合著王婷婷,裝出一副恨之入骨的模樣,將馬亮狠狠的問候了一遍。

   女人吐槽什么事的時候,男人根本不需要腦子,跟著吐槽就對了,更何況馬亮還是我的對手,我自然是不遺余力的。

   這樣沒過多久,王婷婷的心情好像就好了很多,連起色都好了一些。

   謝謝你老胡,還好有你在,要不然我還真不知道該找誰訴說。

   王婷婷看著我,眼里還帶著一絲感激和慶幸。

   說什么呢婷婷,放心吧,不管發生什么事兒,我都一定會站在你身邊的。

   我笑了笑,現在這個時候,表明我的立場是非常重要的。

   我的話說得這么明顯,王婷婷的臉一下就變得通紅起來,猶豫了一下,隨后身體一傾,一口親在我臉上。

   老胡,等到這事兒過去了以后,我就好好報答你 邱 蘭馨羞答答的低下頭,小聲道,“你松開手,我來教你。

  ”老馬聞言,連忙將邱蘭馨的手松開,并掏出身上的那款老式翻蓋手機,不解的問,“蘭馨,你幫我瞧瞧?”邱蘭馨“撲哧”一聲笑道,“馬叔叔,你這手機早過時了,要用智能機才行!”說完,她拿出自己的觸屏手機給老馬演示,當手機屏幕播放出那種火爆的影像時,老馬瞬間口干舌燥,身子不由的有了感覺!“這女演員還沒你漂亮,你看她的身材,都沒你好……”老馬看得津津有味,殊不知身旁的邱蘭馨,在這種極度曖昧的氣氛下,渾身燥熱……“咦,怎么不動了?”手機影像突然暫停,老馬郁悶的扭過頭去,恰巧發現了邱蘭馨火熱的目光。

  意識自己失態,邱蘭馨的俏臉登時飛起了兩朵火燒云,她趕緊湊過來調試手機,嘴里支支吾吾的掩飾。

  “我,我看看,這,這不會是斷網了吧。

  ”此時,老馬把手機抱在懷里,看著邱蘭馨的蔥指在屏幕上點擊,一股濃郁的女人氣息撲鼻而來,老馬心底的那簇火焰頓時燃燒了!由于兩人挨得很近,邱蘭馨柔軟的上身,時不時的蹭著老馬的胳膊,柔軟的觸感讓老馬全身的血液都沸騰了!“蘭馨,手機經常會這樣嗎?”老馬嘴上問著話,胳膊卻情不自禁的貼過去。

  感受到老馬細微的動作,邱蘭馨微微一顫,心中掀起驚濤駭浪。

  “馬叔叔,你、你先看吧,我回屋休息了。

  ”調好手機,邱蘭馨紅著臉起身,再不離開,她都不能自已了。

  “你別走啊!”老馬下意識的伸手拽了一下,竟然將她拉入懷里。

  “啊!”柔嫩的嬌軀坐上老馬的雙腿,兩人的身體緊緊的貼合在一起。

  兩人都忍不住輕哼了起來,強烈的觸感,讓彼此像火山一樣爆發了!老馬忍不住伸出了雙手,邱蘭馨媚眼如絲,雙頰緋紅,銷魂的嚶嚀著。

  “嗯……我……我想……”在老馬的挑逗下,邱蘭馨嬌喘吁吁,此刻,她坐在老馬的懷里,猶如投進了灶火堆里的干柴,體內的渴望豁地熊熊燃燒。

  美人在懷,瞬間侵沒了老馬的理智。

  “蘭馨!叔叔不行了!”老馬叫了聲,抱著邱蘭馨就滾倒 在沙發上

  面對壓在身上的老馬,邱蘭馨嬌羞的別過頭去,額前的縷縷發絲被香汗浸濕,貝齒咬著紅唇,像一只充滿憐惜的小羔羊。

  這時,“咚咚咚”的敲門聲便響了起來。

  頓時,兩個人慌作一團,手忙腳亂的整理好衣服。

  “誰啊!”老馬皺起眉頭,沒好氣的大聲問道。

  “開門啊,是我,牛 大江!”門外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

  “老家伙來的可真是時候!”老馬心里埋汰著,極不情愿的打開了門。

  門外站著一個和老馬年齡相仿的男人,只是長得過于著急了點,人到中年頭發就掉光了,這個人便是牛大江,也是老馬單位上的老同事,兩人同期內退下來,經常在一起休閑娛樂。

  見到老馬,牛大江嘿嘿一笑,“這么好的天氣,窩在家里干啥?走,釣魚去!”老馬看看墻上的掛鐘,有點擔憂的說,“這快兩點了,還釣得到魚么?”牛大江聞言,瞥了瞥屋內的邱蘭馨,揶揄的笑道,“怎么釣不到,又不是釣美人魚!”老馬嗔怒的瞪了牛大江一眼,低聲說,“別老不正經!”這會兒,邱蘭馨從沙發上站起來叫了聲,“牛叔叔你們聊,我先休息了。

  ”說完就紅著臉去了臥室。

  牛大江回應了一聲,眼神刻意在邱(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擊)蘭馨的身上停留了一會兒,這才又催促老馬道,“快點收拾下來,我去車上等你,地方都聯系好了。

  ”牛大江下樓后,老馬在家里拿出漁具,臨行前準備跟邱蘭馨打聲招呼,可見她房門緊閉,想想也就算了。

  剛才發生的曖昧事,歷歷在目,老馬突然有點臉紅。

  一下午,兩個老男人戰績斐然,不出兩小時就釣到十幾斤,鳊、白、鯉、鯽樣樣俱全,見時候不早了,兩人便打道回府。

  “晚上去我那兒整兩口!”現成的活鮮魚讓牛大江犯了酒癮。

  同住一個單位大院,平日里又經常串門,老馬自然不會拒絕,回家先把邱蘭馨的晚飯安排好后,就跑去隔壁單元樓的牛大江家里。

  開門的是一個貌美少婦,三十出頭,打扮得花枝招展,風姿綽約,身材前凸后翹, 笑起來頗為迷人。

  她叫 趙雅婷,是牛大江的第二任妻子,三年前,牛大江就離婚了,據說就是因為和趙雅婷跳了一次舞。

  老馬進屋后,趙雅婷又是端茶又是切水果,說來也奇怪,牛大江的幾個朋友當中,趙雅婷唯一待見的就數老馬了。

  牛大江在廚房里忙活,趙雅婷就陪老馬在客廳里看電視,兩條大長腿隨意的卷縮在沙發上,包臀裙根本遮不住腿下的風光。

  趙雅婷在嫁給牛大江之前,是市中心一家音樂會所的DJ公主,就是那種包廂里陪客人唱歌跳舞的小姐。

  這種女人久經沙場,練就了一身本領,先不說衣著暴露、搔首弄姿,光是那一顰一笑,就能分分鐘把男人的魂給勾走。

  這會兒,趙雅婷在客廳里和老馬單獨相處,每一個舉動都似乎充滿了無盡的誘惑,就連任意坐在沙發上的姿勢都是火辣辣的,看兩眼就讓人忍不住流鼻血。

  老馬抿了一口茶,盡量讓自己保持穩重,可是眼光卻時不時的往趙雅婷的身上瞟,那低的不能再低的胸口,里邊的34D的輪廓清晰可見。

  趙雅婷彎著腰給老馬的茶杯加水,寬松的領口垂直而下,那對被內衣包裹的雪白圓潤,瞬間就暴露在老馬的面前。

  老馬的眼睛都看直了,難怪牛大江的頭發越來越少,未老先衰。

  “老馬哥,你別只顧著 喝水呀,來,吃點水果!”趙雅婷笑起來很妖嬈,伸出光潔的玉手,遞給了老馬一只香蕉。

  “雅婷太客氣了,你擱那吧,我要吃自己拿。

  ”老馬含蓄的笑了笑,又喝了一口茶壓壓驚。

  “咯咯!”趙雅婷捂著嘴笑起來,“老馬哥,你不吃我可吃了哦。

  ”說完,她故意用撩人的動作吃著香蕉,簡直讓人浮想聯翩。

  老馬咽下口水,身子頓時來了感覺。

  趙雅婷眼角的余光,早已發覺老馬身下的變化,瞬間心神蕩漾,朝老馬挑了挑眉,那對被黑色包臀裙緊緊勒住的大長腿不禁微微相互磨蹭著……老馬身子骨一顫,心中不覺咯噔了一下,“這女人不會是想要了吧!”這么一想,老馬忍不住偷偷地望向廚房,牛大江就在里面,近在遲尺,趙雅婷的膽子未免也太大了!然而,不容老馬多想,趙雅婷居然湊了過來,嬌滴滴的說,“老馬哥,你怎么老喝水呀,喝多了不想上廁所嗎?”說話間,趙雅婷意味深長的盯著老馬的。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