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a 片 1



新聞網28日報道我整個晚上,先后弄了她三次,差點把她的骨頭拆了,到了最后,她趴在我的身上,嘿嘿地傻樂。

   我問她傻樂什么?她說:我得感謝 陸雅,給我送來這么好的寶貝,把你電話告訴我。

   我警惕地問:你要干什么? 治病啊,我的病就承包給你了。

  她的眼睛灼灼的,像大灰狼守著小白兔那樣的看著我,我不禁打個寒顫,這娘們兒恐怕得把我吃得骨渣不剩。

   她還告訴我:演藝圈,不少女星,因為生活沒有規律,或多或少都有病,但是,她們又是公眾人物,不敢去醫院,生怕被人發現。

  以后, 我就把你介紹給她們。

   我真沒想到,我這一次竟然還能開辟一個新的市場,想到那些女星,我的心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天亮的時候,我就要離開了,我穿上衣服之后,她又把我喊停了,我以為她要反悔,誰知她又給我寫了一個支票,這次還是五十萬。

   靠,這個錢肯定是買我這一宿的,我有點難為情了,心里有點自責。

   臨走,她竟然戀戀不舍,抱著我又親了一回。

   手里拿著這一百萬,想想這一夜的經歷,我自信滿滿的。

  看來,人得找對自己的領域,以前,我有病了,是哥嫂照顧我,成為別人呵護下的弱者,結果就整天窩在家里,混吃等死。

   可是,這次陸雅讓我出來治病,我就感覺自己像神靈附體了,以前學的東西全都冒出來了,做事也膽大了。

   想到這些,我自信了,也有底氣了,以后,我能養活得了 嫂子和侄子。

   來到地下車庫,陸雅早早等在那里, 林墨秋徑直向她走去。

   林墨秋在距離陸雅有段距離的地方,停住了腳步,兩個人似乎沒有什么都多說的,林墨秋只是淡淡地說了句:如果治療效果好的話,以后再聯系你。

   這個家伙居然說這話,和剛才跟我說的竟然不一樣,我估計可能是想以后跟我私下來往的緣故。

   我上了陸雅的車,然后陸雅就把車開出了這個別墅,我發現陸雅有些憔悴。

   這一路上,陸雅不住地打量我,半晌問道:昨天晚上怎么樣啊? 什么怎么樣啊?你走了之后,我就開始給她做針灸,又 做了熏蒸。

  我胡謅八扯地說著。

   陸雅轉頭在我身上聞了聞,道:告訴你,哈,這個女人不能招惹。

   她是誰啊? 一個戲子而已,跟了個老頭兒,結果總是懷不上孩子,那老頭兒就嫌棄她了,在外面又找了一個,準備逼著她離婚呢。

   哦,昨天給她做到一半的時候,一個保鏢告訴她,說是老板回來了,帶了個女的回來,她就出去了,回來就不太高興。

   哼,有她受的,現在看著人五人六的,等人家小三把孩子生下來,就該把他攆走了。

   哦……我不知道該說什么,但是陸雅這么幸災樂禍,我有點不舒服,畢竟這是第一個和我發生那事的女人。

   你昨天沒做什么越格的事吧?陸雅突然臉上一陰,我給嚇了一跳,不由得趕緊道:沒有啊,沒喲啊。

   媽的,這個女人真是可怕,說翻臉就翻臉。

   哈哈哈,瞧你嚇的,沒有最好。

  陸雅說著,竟然把車停下了。

   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就琢磨著,是不是自己哪個地方露餡兒了? 真的沒有?陸雅陰測測地問道。

   沒有啊!我咋的了?我腦門子冒汗了。

   那你臉上怎么有個唇印兒呢?說著,這個家伙就用手指點著我的腦門兒。

   這跟我沒關系啊,她早晨感覺到沒那么難受了,就高興了,就這么親 了我一下。

  我迅速地編著謊話。

   嗯,就算你過關了。

  陸雅重新啟動了車子。

   我可給嚇出了一身冷汗,其實我也用不著這么怕她,不過就是,以后要在人家手下混飯吃。

   把那擦了,回去讓你嫂子見了,又該難受了。

  陸雅不咸不淡地說著。

   我趕緊把那個地方擦了擦,心里暗暗罵林墨秋,這個家伙這是誠心的,故意給我留這么個印,就是要讓陸雅看到。

   剛才聽陸雅那種幸災樂禍的語氣,就知道了,兩個人關系不是很好。

   這女人啊,要小心,真是處處是陷阱。

   忽然,我想起了一個事,我趕緊把那個診費拿了出來,交給了陸雅。

   陸雅拿過那個支票,一時間竟然愣住了,她一會兒看看我,一會兒看看支票,半晌才道: 這么多?你確定你跟她沒事? 你不是說,我不能用手之外的地方碰她嗎?要是碰了,她還能放我走?我裝癡賣傻。

   那怎么這么多呢?陸雅吃驚地問。

   多少啊?我也不知道,反正,昨天我給她做了針灸,又做了別的,她就特別高興,直說總算能睡個好覺了。

   這是五十萬呢,乖乖,這回你發財了,喏,給你的。

  陸雅突然有些淡漠。

   這不好吧,我現在是康復中心的員工,代表的是康復中心出診,凡事都要有個規矩,我要是這么自己拿著了,以后別人怎么辦?還是上交吧,中心入了庫,怎么分成也好,獎勵也好,我拿得也踏實,對不對? 這不是我故作姿態,我還真就這么想的,當然,我兜里的五十萬,是另外一碼事,那不是治療的診費,是什么,我就不丟人了。

   我的話出乎陸雅的意外,她以為我家這么窮,我可能就順手裝了起來,畢竟我現在還沒正式上班。

   她愣愣地盯著我,半晌問道: 樂子,你真是這么想的? 我不是這么想的,我能這么說嗎?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對不對?你跟我嫂子好歸好,咱們內部人更得帶頭遵守規章制度,對不對?我的自信來了,所以說話也順暢。

   樂子,行!我沒看錯你。

  好,那這樣,診費我先收著,回頭,我讓財務把 獎金發給你,還有提成一塊。

   那我就謝謝陸總了。

  我心里高興,也學會油嘴滑舌了。

   那你怎么個謝法?陸雅又開始盯著我了。

   怎么謝都行,請你吃飯也行,送你給禮品也行。

  我很是大方。

   樂子,想不到(瓶子塞下體小說),你的醫術這么高,以前真是白瞎了,我就等你去我那里呢,希望你能好好地幫我一下,現在真有些累。

   我也不知道她說得累是怎么回事,就瞎答應。

   陸雅居然這么高看我。

   說實話,我真心感謝陸雅,是她開發了我,發現了我,給了我這么一個機會,要不然,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還行。

   但是此刻,我還是故作痛苦,嚎叫道:嗨,萬惡的資本家啊。

   陸雅嫣然一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發現陸雅好像滿腹心事,笑起來也是很勉強的那種笑,這跟她那種大大咧咧的性格不符。

   到了家門口,卻看到嫂子站在院子里,棲棲遑遑地張望,等車子停下來,嫂子看清了我,神色立即松弛下來,臉上也有了笑容。

   這是一種只有親人才有的那種關切,我的心里立即一股暖流涌上來。

   說真的,無論是陸雅,還是林墨秋,各取所需還行,要是真的娶回家過日子,還得是嫂子,樸實溫厚,是過日子的人,是相陪到老的依靠。

   陸雅一下車,就張揚地喊道:晏紅,我把咱們的雙料大師給你領回來了。

   什么大師!還不是因為你給了他機會!嫂子的心里有個內外的區分。

   可別這么說,你是沒看到,樂子在治病的時候,那種霸氣,把那個小賤人,小潑婦收拾得卑服的。

   看來,陸雅興奮點在于,我昨天把林墨秋的氣焰打了下去。

   嫂子聽陸雅這么說,臉上就現出了興奮的神情,那是一種真心為我高興的神情。

   嫂子看我下車,就過來攙扶我,誰知道,我下意識地一抬頭,腳下就踩空了,一下就趴在了嫂子懷里,我的嘴也對上了嫂子的嘴。

   我一下感受到了嫂子的甘甜,同時,嫂子的胸前也頂在了我身上,弄得嫂子一下紅了臉。

   我也不好意思了,趕緊從嫂子身上站直,也不等嫂子攙我,就拿著導盲杖往屋里去。

   進了屋子,陸雅就開始給嫂子講昨天的事,說我怎么怎么用手一搭,就知道了對方的病。

   說林墨秋開始怎么傲慢,結果被我震懾的沒了脾氣。

   嫂子聽得兩眼放光,她似乎是聽不夠,總是想方設法地詢問,當時的細節,然后開心地笑起來。

   嫂子看我的眼神格外溫柔,我就格外自豪,對嫂子說:放心吧,嫂子,你以后不用再那么累了,我以后一定會照顧好你。

   陸雅對嫂子說道:晏紅,聽到樂子說什么了沒?還不表態? 嫂子臉上一紅,啐了她一口,就出去了。

   陸雅待了一會兒,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她走了后,我有心把五十萬全都交給嫂子,但是,我想到了,今天上午,把五十萬交給陸雅的時候,她那種不安,那種疑慮,我就沒敢輕易拿出來,我擔心把嫂子嚇壞了。

   我只好出去,到了一個較為遠的銀行儲蓄點,我把支票辦成了我自己的,又辦了一張卡,隨后取出來了2000塊錢,回到家,正好嫂子做好了午飯。

   我把2000塊錢交給了嫂子,我說:診費給了陸雅了,等著康復中心會把獎金發給我,這是人家給的小費,不過,這個你別跟陸雅說,因為這不屬于診費,屬于小費,不在上交的范疇,可是,陸雅知道了,還是會不高興。

   嫂子把錢接過來,吃驚地問道:這么多啊? 我就笑道:人家可是有錢呢,陸雅領我去,走得都是專用電梯呢。

   嫂子捧著那錢,我能感覺出來,嫂子的滿足,她賣菜,不知道多長時間,才賣出來這么多錢。

   有了這筆錢,我們的生活就會寬松很多。

   看到嫂子高興的樣子,我自己也高興了,就坐在桌前開始吃飯。

   誰知道嫂子喊了一聲:等一下。

   我不知道嫂子有什么事,就等著,結果嫂子給我拿來了白酒,有些羞澀地說道:男人在外掙錢辛苦了,你喝點酒。

   你聽聽,嫂子怎么稱呼我?男人。

   我的腰桿立即直溜了,我自豪得很,此時,嫂子在我面前,撩起了衣襟,開始給孩子喂奶,那場面真是美得很。

   嘴里一喝酒,我突然想起了昨天的事,對了,我昨天喝酒,可是有了福利的,我今天為何不利用好這個機會呢? 于是,我就故意多喝了一杯,然后,我都沒回自己的屋子,直接就躺在了嫂子的床上,我裝著醉了,嘴里還胡說八道,不一會兒,我就打起了齁聲。

   十多分鐘后,屋里沒了聲音,我聽到嫂子呼吸的聲音,她躡手躡腳來到我跟前,然后開始輕聲招呼我:樂子!樂子…… 我沒反應,嫂子又推了推我,當然還是不能反應。

   不一會兒,嫂子膽子大了,她去把門插上,然后回來,開始解我的褲帶,慢慢地幫我往下褪褲子,她的呼吸越來越沉重,似乎是緊張得很。

   終于,她把我的短褲也褪了下來,然后……我舒服極了,差點哼出來的地步。

   終于,那一刻來了,然后嫂子又帶著藥走了…… 隨后,我真的就睡著了。

   陸雅兩三天才過來,也不知道她在忙什么。

   過來后,陸雅來帶我去了市疾病防控中心,然后在哪里就地做了一個全套流程的檢查,包括尿檢、抽血化驗、x光和胸透等等。

   忙活了一早上,我終于拿到了合格證明。

   幫我做完體檢后,陸雅又走了,我發現她現在真的很忙,而且,總是有一種憂郁,不像過去那么愛說愛笑了。

   過了兩天,她又把合同帶來,讓我把合同簽了,這份合同的薪資有所變動,在原先談好的薪資加獎金等,一萬的工資條件上,又增加了一萬。

   我估計是陸雅看到了我的實力,才這樣修改的。

   不過我也就順勢領了這個好處,因為,我相信自己有這個實力。

   接下來,就是準備上班了。

   就在上班的頭一天,陸雅又來了,嫂子正好做了晚飯,她也坐下來吃飯。

   吃著飯,嫂子就跟我說:明天你去,就能把獎金發了。

   能有多少錢?嫂子好奇地問。

   連分成,帶獎金,一共是15萬吧。

  陸雅道。

   啊?那么多?樂子他能賺那么多?嫂子真是吃驚了。

   當然了,樂子老厲害了,哦,對了,這個事還給忘了,樂子不是會看病嗎?你干脆也給你嫂子看看唄。

  陸雅大咧咧地說道。

   我已經知道嫂子有病,但是我沒點破,卻被陸雅點破了。

   嫂子的臉一下紅了,忸怩著說:什么病啊,我沒病。

   那不行,自己家有這個條件,干嘛不看看,樂子,快給你嫂子號脈。

   既然點到這里了,我就必須看了,再說,只是號脈,怕什么的。

   于是,我就伸出手來,嫂子一看都這樣了,也伸出了手來,我就開始給嫂子號脈,但是一號脈之下,我就感覺到不對勁兒,脈象不清,難道嫂子是那種病? 我突然害怕了,半晌沒說話,可能是我的臉色也不好,弄得陸雅跟嫂子都緊張起來。

   她們看著我,問道:怎么了? 我不敢說破,只好微笑著,道:沒什么,不過,得做個深度檢查,實在不行,嫂子去康復中心拍個片子吧。

   啊?有那么嚴重?究竟是哪個方面的問題?陸雅臉上也很難看。

   可能是卵巢有問題,但是,具體的,我得看過片子。

  我凝重地告訴她。

   能不能做個指撿?陸雅畢竟明白一些。

   能是能,可是,我…… 可是什么?都啥時候了,你還不好意思? 陸雅明白了我是怎么回事,就命令道:現在就檢查,別拖! 嫂子臉色煞白,但是聽說,要我給她堅持,說什么也不要。

   陸雅火了:你這是干什么?你要對我們大家負責,知道不?你的健康關系著在座的每一位,當然最重要的,是你的兒子。

  你不為別人想,還不為你的兒子想?不為樂子想? 說著,就把嫂子拖了過來。

   既然陸雅都把嫂子拖過來了,我也就不在矜持了,趕緊去洗手,為嫂子做檢查,那邊嫂子在陸雅的威逼下,只好把衣服脫了,然后用衣服蓋住了臉。

  我戴上一次性手套,涂上凡士林,慢慢的伸向嫂子…… 上世紀80年代,隨著《 情人》(L’Amant)一書被王道乾先生譯介到中國,法國女作家瑪格麗特· 杜拉斯(Marguerite Duras)為萬千中國讀者所推崇,影響了一些先鋒作家的創作風格,并成為持久風尚。

  對 很多人而言,杜拉斯是《情人》的 作者,《廣島之戀》(Hiroshima mon amour)的編劇,是在少女時代與中國情人有過刻骨情愛的傳奇 女性,是繪盡情色之 美的時尚標簽。

  但在成為“現象”之前,杜拉斯其實已走過文學生涯和 人生的大半程,與在中國被“ 神化”相比,杜拉斯在其母國的“際遇”更加復雜,其文學創作也僅非一部《情人》可以概括。

  不可復制的情人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